返回 第5055章 顺水推舟  扶明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成煌前脚刚走,去礼部打听的番子就回来了,给常宇带来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礼部之所以精准的找到这俩个丫头,是因为上头点了名的。

    而这个上头竟然是周皇后。

    原来周皇后昨日跟着崇祯帝出巡祭祀,老百姓在瞧他们,反之他们也在瞧这些老百姓,瞧着瞧着就发现两个丽人儿,当真是越看越喜欢,从衣着判断两人虽不是贫困人家,但也不是大户人家的那种绫罗绸缎,就是普通的小康人家。

    这种家庭最合宜,于是便让随身太监去给礼部的人说了去了,便有了公门人打听莲心两人的事,只不过俩人守口如瓶不透露丝毫个人信息,但却也难不倒公门的人,直接偷偷跟到了家门口,随即这一大早便上了门。

    事情变得有些意思了,常宇站在院子里,手捧一壶茶看着落叶纷飞,有些事他原本并没有考虑,只不过事情却自己往这轨道上走了。

    人生如棋局,若看一步走一步那用不了几步就会被人杀的片甲不留,特别是官场上,你最少要看三步走一步。

    古今中外为臣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资本或者其他目的,皆投君之所好,以保前程,远的不说,崇祯帝最宠爱的田贵妃病逝之后,她爹田弘遇为了不失宠,四处搜罗美女进贡,陈圆圆就是他从江南掠来的。

    常宇是否需要巩固政治资本?

    需要,但他一直认为没必要无所不用其极,他可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比如军功!首先他从没想过取而代之自己去做皇帝,他认为做皇帝是件很无聊很累很没意思的事,他更喜欢开疆扩土,而不是天天在宫里头那鸟笼子里看折子和一帮文臣喷口水玩心眼子。

    当然他更清楚,自己也无法取而代之,历来就没有太监当皇帝一说,他若篡位名不正言不顺不说,更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谁特么的愿意奉一个太监当皇帝!

    简单一句话,皇帝在,太监可以权势滔天,可以目空一切。

    若皇帝不在,太监屁都不是,太监只是皇帝身上的寄生虫,若常宇要篡位,别说其他人,便是李岩,周遇吉这些和他亲近的大将都不能容他!

    但若他不是太监身份,那结果就大不同了。

    这就是太监的宿命。你可以监国但不能窃国,否则天下人都不容你。

    既然不想取而代之,但难免功高震主又或遭人所忌,所以必须要有自保手段,而最好的自保手段就是得宠!

    如今天下未平,朝廷和皇帝都需要他,所以即便现在他遭人嫉,但没人会动他,也动不了他,即便是皇帝有事没事敲打他甚至羞辱他一下,但不会真的拿捏他。

    可若之后的,又或者皇帝不在了呢?

    明朝皇帝几乎都是短命鬼,崇祯帝如今也四十了,在历史上都死一年多了,虽因历史轨迹改变他活了下来,但谁能保证他哪一会就嗝屁了!

    若他死了,那些臣子还能容自己么?太子朱慈烺能干的过那帮人么?

    常宇是信的过朱慈烺了,以他俩交情即便其日后登基对常宇的宠信依然不会变,所以常宇从来没想过在太子选妃这上边再做文章。

    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周皇后找上门来了,那自己有没必要趁机上个双保险呢?

    若小苹果和莲心都入宫了,将来必为皇后和贵妃,加上他和朱慈烺的关系,之后地位稳如泰山!

    大明朝为了防止外戚干政,选秀都从平民百姓家挑选,莲心和小苹果都是平民出身,一个渔家女一个街头杂耍艺人倒都没什么问题,唯一的小问题就是他们的背后都有常宇的身影,小苹果那边身份是查不出来的,但莲心在大太监府上做事,这很容易查出来的,加上他祖籍济南,济南又是德王的地盘,德王和常宇关系又好又得帝宠……

    但这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毕竟常宇是内臣,而且莲心只是他府上的而一个丫头,稍微操作一下就掩过去了,即便崇祯帝知晓这事,也不会太在意,他巴不得死后常宇还卖命一样辅左太子呢。

    毕竟去哪找个既忠心又有本事又卖命的辅左太监呢,有这样的太监他老朱家的王朝才能多延续久些。

    既然找上门来了,那就顺水推舟吧,常宇思虑半响后把莲心叫了出来,见这丽人儿双眼红肿,抽噎不停,看来内心是相当的反抗。

    “真的不想入宫当太子妃,做将来的皇后?”常宇轻笑问道。

    “不想”莲心使劲摇头:“当太子妃和皇后哪里好了,天天出不了门,俺如今多自在”。

    “自在,嘿”常宇苦笑摇头:“那只是你在这家里头自在,将来呢?”

    “将来?”莲心一怔:“大人是不要奴婢了么?”

    常宇摇头:“假若不要了又或者你将来嫁人了,一天到晚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围着孩子灶头转,你还会觉得自在么?”

    额,莲心有些蒙,常宇接着说:“再逢乱世或饥荒年,那种苦你是没受过还是没见过,你吃的苦见的苦也不少吧,你爹现在还在捕鱼,你娘现在还在织网呢,他们苦不苦?你是要他们自在呢,还是要他们享福呢”

    莲心眼泪哗的涌出。

    “可若进了宫,虽少了些自由,但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应有尽有,爹娘弟弟全族人都跟着沾光享福,你说是吃苦好,还是自由好呢?”

    莲心一个劲的哭,到现在她自个都不知道为什么哭了。

    “再说了,你入了宫,将来我若倒台了或者有个不慎,总归还有个帮手能拉我一把”。常宇叹口气:“我终究只是个太监,唯一的靠山就是皇帝,哪日皇帝不爱……”

    “大人怎么会失宠,大人是有大本事的人……俺……”莲心一时不知说什么。

    常宇又接着道:“太子人你也见过的,样貌品行都是上等……”正说着便见素净黑着脸走了过来:“你为了自个前程,是要将我这徒儿卖了么?”

    “我……”常宇还没说话,莲心就大哭着道:“师傅,大人没卖了俺,是俺自个……”

    “闭嘴”素净轻斥:“男耕女织也好,荣华富贵也罢,这事还轮不到你自个做主”说着瞪了常宇一眼:“更轮不到你做主”。

    常宇摸了鼻子笑了笑:“你说的对,一个师傅半个娘,确实轮不到我做主”。

    “天地君亲师,她父母尚在也轮不到我这个师傅做主”素净冷哼一声:“婚姻大事岂同儿戏,总归要和爹娘先说了的”。

    “对,对,对”常宇一拍脑袋:“我这便让人立刻去济南将莲心爹娘接来”随即又对莲心道:“此事全由你心,待你父母到来一块商议再做决定,我绝对不强难与你,若你不想便是被选上了,我亦有法子将这事推了,而且你若进了宫,我亦法子让你不似坐牢那般”

    莲心完全蒙了,看看常宇又看看素净:“那便待俺爹娘来了再做决定吧”。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