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帝夋之死  天启预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荒芜的平原之上,裂谷绵延,山峦耸立。

    干涸的大地之上吹来了尘埃和风。

    自巨岩之上,两个格格不入的来客坐在最高处,眺望着异域的风景。「前些日子哦,常仪悄悄跑来找我玩,结果没有见到你。」

    羲和在后面,悄悄的往嘴里塞桂花糕,嘴唇鼓鼓囊囊的,声音含糊:「回去的时候,发现下面的人都在说,有狗把太阳吃掉了,把她气的跺脚,好久都不愿意出门。」

    「凡人眼界短浅,并不久长,过一段时间就忘了。」

    彤姬没有回头,假装没看见她偷吃:「大不了我去把那帮呱噪的家伙杀掉好了。」

    「不要!」

    羲和紧张的摆手,忘记掩饰嘴里掉出来的碎屑:「她一定会哭出来的。」

    「她这几年怎么没有来过?」彤姬问。

    羲和沉默了。

    许久。

    「她最近的状况不太好。」

    「.….嗯。」

    同样的沉默里,彤姬轻声呢喃:「她也到时候了么?」

    明明凤凰才走了不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再也没出现过。

    直到在建木之上找到她留下的神之楔,大家才明白,或许那个执着的家伙早已经在自己所看到的无穷变数之中迷失了。

    可无穷的变数里,没有一个,能够通向她所期望的未来。

    无穷的可能是凤凰的威权。

    可无穷的绝望同样是这一份威权的代价。

    而常仪,也和凤凰不同。她生来便不完整,因为自己的存在所造成的干涉。帝夋诞生的太早,也太过于庞大。作为对应的月,她无法支撑这一份恐怖压力,只能勉力维持。

    可就算是再怎么努力…也是有尽头的吧?

    「要去见见她吗?」

    羲和鼓起勇气,轻声恳请:「她很想你。」

    彤姬没有说话。

    只是沉默着。

    许久,才回过头,揉了揉她的头发,展颜一笑。

    「你先回去吧,羲和。」

    彤姬保证:「告诉她,我很快就回去了,会带礼物给她。」

    「嗯。」

    羲和毫不怀疑的颔首。

    很快,日御远去,消失不见。

    只留下她孤独的坐在巨岩之上,凝视着这另一片大陆和国度的风貌,同时,看向了另一轮高悬在天穹之上的太阳。

    自东君的凝视之中,虚幻的日轮剥落辉光,能够分辨出五道交错在一处的庞大齿轮在轰然旋转,牵引着整个世界运转。

    向尘世无时不刻的洒落辉光。

    自四度的毁灭之后,由五位神祗先后把持和完善这一方世界的烈日威权,最后铸就了‘四度变迁,的时代。

    托纳提乌!

    被誉为所有太阳神之中的最强者。

    只自身一人,便足以同五位烈日之主比拟!

    同样,也是他,在不久之前的会议上,对东君的提案率先嗤之以鼻。「联合所有的太阳神,汇聚威权,成就太一?」

    托纳提乌冷笑:「你看上去像是心怀世界的神明么,帝夋?你只是想要拿走所有人的力量,成全你一个人的野心?

    想要的话,先打败我吧,赢了我,什么都好说!」

    「确实,没有那样的必要。」天照赞同颔首:「如今这样很好,有大家分担天命,何必汇聚在一个人身上呢?」

    「大费周章的结果,常常讨不了好。」

    痛饮神酒的阿波罗摇头,戏谑嘲弄:「要我看,还是算了吧。」

    耗费漫长时光和无穷心血所召开而成的会议,就此不了了之。

    「真遗憾,我给过你机会了。」

    彤姬轻叹:「给了你们所有人。」

    无人回应。

    只有远方吹来了焦灼的风。

    「喂,托纳提乌。」

    她挽起耳边的发丝,仰头,呐喊:「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又是你?」

    日轮之中,托纳提乌显现,冷漠俯瞰:「我不是说过了,除非打败我,否则…」

    不快的话语,戛然而止。

    四度变迁的缔造者陷入呆滞。

    风声消失不见。

    一切陷入了死寂。

    只剩下无形的弓弦被开来的低沉悲鸣,宛若整个世界的低沉倾诉。自东君的手中。

    「对不起。」

    彤姬轻叹:「我没有时间了,所以,不会再有机会—」

    苍白的箭矢自赤红色的长弓之上显现,遥遥对准了天穹之上颤栗的烈日。天穹不复湛蓝,只剩下一片如血的赤红。

    崩裂的大地之上,熔岩喷涌而出。

    无穷承载这自长弓之上所涌现的恐怖力量。

    狂风席卷,冲上天穹,带来了灭亡的低语。

    「看来你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强。」

    在那一瞬间,槐诗终于见到了。

    真正的,彤弓!

    昔日自己在虚幻的赌局里他所驾驭的力量,根本无法同日而语。无穷的神性自光明之中涌现,自烈日之中蜕变,推动着整个世界降下杀机。一切都自那长弓的主宰之下,整合为一。

    这便是为太一所创造的伟大容器。

    大地和天穹化为粉碎,只剩下一片漆黑。五重烈日,自那一线微光之下,如泡影一样溃散,甚至来不及逃亡和躲闪。

    这是以帝俊的神之楔为素材,为了灭尽世间的一切同类而铸成的武器。

    托纳提乌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就连神髓之柱,都在彤弓的调动之下,被强行启动,降下了威权—彻底的将五重太阳毁灭。

    以现境之力诛杀不臣!

    当第一支箭自虚空之中焚烧殆尽,五代太阳神所有的积累已经化为了神之楔,落入了彤姬的手中。

    干脆利落。

    如同曾经预想的那样,完美无缺。

    「第一个。」

    彤姬转身离去。

    希腊的大地之上,神庙之中的祭祀浑身赤裸,涂抹香膏和橄榄油,烈日的映照之下,载歌载舞,赞颂着烈日与瘟疫之主,献上牺牲。

    自云端,雷鸣轰然而过。

    赫利俄斯战车之上,洒下了神明的笑声,如此愉快,令凡人们为之狂喜。

    可紧接着,祭坛之上,神明的雕像崩裂缝隙。

    轰鸣骤然炸响。

    自剧烈震颤消散的云层之后。

    一道道如同陨星一般的破碎残骸燃烧着,从天穹之上坠落,砸在了大地之上,掀起新的风暴。而伴随着烈日的熄灭,赫利俄斯的最后哀鸣响彻整个世界。

    黑暗里,祭司们陷入呆滞。

    错愕的仰头。

    感觉到冰冷的液体从天穹之上落下。

    血水如雨,笼罩一切。

    「第二个。」

    天穹之上,俯瞰着赫利俄斯渐渐坠落的残骸,彤姬面无表情的离去。烈焰自大地的缝隙之中喷涌而出,如同潮水一般,渐渐的吞没了被血色所覆盖的大地。

    一切都在燃烧之中哀嚎。

    第三个,

    是乌图。

    两河流域,焦土之上,只剩下城邦的残骸。数之不尽的焦尸自火焰里崩裂,恶臭随着浓烟一同扩散。

    昔日的繁华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只有如此惨烈的模样。

    乃至,跪倒在废墟之间,追悔莫及的神明,捧着怀中的焦尸,绝望的嘶吼和呐喊,咒骂着眼前的凶手。

    「假惺惺的慈悲大可不必,乌图,你降下神罚的时候那么多,可曾落过一滴眼泪么?」

    东君平静的挽弓,无动于衷:「如果你不想他们死,那你就应该早点站出来,面对我,而不是浪费我的时间!」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帝夋!」

    苍老的乌图流下血
7wanshu.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