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五零零章 惹不起(求票票)  秦时小说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

    看着鸿鹄干脆的出动……翅膀,将那人击倒,坠落下方大地,很是行云流水,阳滋不由一呆。

    “……”

    曦儿还等着要看看那人是谁呢?

    可以御风天地间,那就是师尊一个境界,是谁呢?

    还未看清,便是被鸿鹄……击落虚空了,生死不可知,而且那人好像还说话了吧。

    尽管断断续续的。

    似乎提到了晓梦两个字!

    晓梦子?

    那人认识晓梦子吗?

    “阳滋姐姐,那人是谁?你认识吗?”

    “那人……似乎有提到晓梦子?”

    曦儿抱住鸿鹄的脖子,看向身边的阳滋姐姐。

    “不认识!”

    “晓梦子……好像有提到。”

    “他难道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

    阳滋单手摸了摸鸿鹄的光滑羽毛,俯览而下,那人快要坠落大地上了,速度很快,该不会摔死了吧?

    如果真认识晓梦子她们,那就不太好吧?

    “下去看看?”

    有鸿鹄在。

    还有师尊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手段,应该无碍吧。

    阳滋想了想,刚才那人没有看清楚就被鸿鹄打下去了,自己……应该不认识吧。

    不过,万一是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的朋友呢?

    “鸿鹄,下去看看!”

    曦儿轻嗯一声,说不准那人还认识师尊呢。

    有鸿鹄在,也不用害怕。

    刚才那人直接被鸿鹄击落了,实力应该不如鸿鹄。

    锵锵锵!

    ……

    鸿鹄再次鸣叫一声,停下前进的动作,径然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俯冲而下,寻找刚才被自己击溃的人类。

    “……”

    “阳滋姐姐,他……没有气息了吧?”

    数十个呼吸之后。

    由着鸿鹄的精准锁定,在下方一片不知名之地的山脉一隅竹林间……找到了那人。

    那人好像有点惨。

    从空中掉落下来,掉落竹林中,身上又被竹子洞穿了,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流淌。

    面上也都被鲜血覆盖,看之不清。

    腿脚、胳膊都断了吧?

    明显不太正常。

    而且,略有靠近一些,观察了一下,都没有呼吸了。

    是死了吗?

    师尊说过的,人只要活着,便是需要呼吸,吐纳天地之气,炼入天地之气,修行也需要如此。

    “……”

    “死了?”

    阳滋心中觉得怪怪的。

    被鸿鹄打下来,摔死了?

    浑身都是血?

    自己仔细观察了一下,真的气息都没有了,一动不动的,身上还插着竹子,也太惨了一些。

    这人是谁?

    能够御风,那就是和师尊一般的强大,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先前还可以御风的,现在……死了?

    鸿鹄杀的?

    他还认识晓梦子她们?

    一时间,有些沉默。

    自小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杀过人呢,现在……鸿鹄杀了一个人,算不算和她们有关?

    “阳滋姐姐,怎么办?”

    距离竹林中的那人两丈远,曦儿两只小手纠结一处,粉嫩的可爱小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愁绪。

    “会不会是鸿鹄把他打死的?”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动不动了。

    不就是死了!

    “……”

    “要不……我们走吧,这人我们也不认识。”

    阳滋想跑。

    眼前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自己的一颗心现在也是乱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他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呢?”

    曦儿也想走。

    却……再次陷入纠结,又觉得不应该走,小脸上不由的秀眉微蹙,如果是师尊的话,师尊会如何做呢?

    “……”

    “……”

    四目相对,阳滋和曦儿二人皆叹了一口气,她们只是跨乘鸿鹄在咸阳内外逛一逛。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的。

    实在是想不好该如何做!

    嗡!嗡!

    一侧虚空颤动,由空而落两道身影,没有落于大地上,均站在竹林顶端,扫视四方,看向此行目标。

    倒是,这里多了一只实力不若的异兽,还有两位少女,年岁都不大。

    “三元俱灭。”

    狼神平静道。

    “子午玄甲散,很是棘手。”

    “他没有解药。”

    “又强行逃到这里,气息皆无,真元皆散,精血全无。”

    “死!”

    “他死了!”

    立于竹林之上,手握鲨齿,灵觉扩散,苍璩此刻浑身内外的所有状况一览,没有一丝生机了。

    “你们是谁?”

    “认识他吗?”

    又来了两个人,他们认识吗?

    阳滋转动一双明眸,抬首看向那二人,轻飘飘的站在竹子上,实力应该不错,可惜……也不认识。

    “朱家兄弟!”

    “一些朋友!”

    “还有师尊,还有师兄,都是苍璩!”

    “当以他的首级祭奠!”

    卫庄扫了那名少女一眼,资质不错,实力……先天绝巅了?这般年岁就有这般实力?

    从气息而观,有些阴阳家的气息,还有道家的气息?

    那只……白色的巨鸟,有些像近年来在诸夏不住出没的凤者五象之一——鸿鹄,若是鸿鹄!

    那么和阴阳家东君有关?

    和咸阳宫有关?

    虽如此,并未理会他们,苍璩的事情和她们无关。

    如今,苍璩终于死了。

    怅然一语,脑海中拂过诸般画面,当年兰陵城中,苍璩袭杀了师尊,令鬼谷名声有损。

    蜀山之地,师兄为自己故,丹田破碎,至今还在西域,不知道近况如何!渊虹也落入苍璩之手!

    现在。

    他死了。

    还有朱家堂主,他是农家内难得对自己性情的一人,奈何……也是被苍璩狡诈袭杀。

    ……

    一切都是要有结果的。

    解决苍璩的事情,紫兰轩也会少一些麻烦。

    伸手一抓,便是一股无形的强大之力席卷竹林深处的苍璩,他虽然死了,还有别的用处。

    “哼!”

    “你不能带走他!”

    “鸿鹄,把他们赶走。”

    “他是本公主的!”

    阳滋秀眉挑动,神容很是不悦的看向那二人。

    自己问他们话呢。

    不理自己?

    咸阳宫内,还无人敢对自己如此呢。

    一观他们出手想要将那个死人带走,阳滋直接伸手指向二人,同时看向身边的鸿鹄。

    锵锵锵!

    ……

    鸿鹄低首,只得略有低鸣表达自己的不解,双翼伸展,催动内丹,便是一股更强大的牵引之力拉扯那个死人。

    “阳滋姐姐,鸿鹄说它刚才的那一击不足以杀他。”

    “他身上有他们的气息,应该是他们所为。”

    忽而。

    曦儿面上有些喜色。

    鸿鹄告诉自己,那人身死不是它干的,先前一击将他击落,是那人的气息本就不稳。

    刚才又感知了一下,和新来的那二人有关。

    “公主!”

    “嬴政的女儿!”

    卫庄冷眸看向那只异兽,它的实力不弱,若是自己完好无缺,它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现在……自己一身之力不足巅峰三成,现在……竟争不过一只畜生了。

    公主!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