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四十三章 隋鉴不远  李治你别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治与其说是在向李勣解释,还不如说是在寻求李勣的支持。

    理由,当然也算是正当,世家敌视,科举难行,皇权不稳,搞个封禅仪式昭告天下李唐的皇权正统,站在帝王的立场上,谁敢说不应该?

    在李勣面前,李治可算是掏心窝子了,连平衡朝局这种帝王心术的话都坦然相告,显然没把李勣当外人。

    李勣确实不算外人,自高祖皇帝赐李姓后,李勣便是天子赐姓之宗亲,他和李家子孙的名字可都是记录在皇室宗亲族谱上的。

    所以李治对李勣的尊重和亲近,不单单是李勣三朝功勋的原因,而是诸多因素综合起来决定的态度。

    李治滔滔不绝说了半天后,眼神期待地盯着李勣。

    李勣倒也很给面子,没有继续装睡,而是频频点头:“陛下所言有理,老臣附议,嗯,附议。”

    嘴上说着附议,可李治的表情却有些失望。

    他发现李勣说这话时一点也不诚恳,敷衍的态度简直昭然若揭。

    深深叹了口气,李治苦笑道:“老将军有话不妨直言,您说的话,朕听得进去。”

    李勣沉默半晌,方才轻声道:“陛下,老臣年纪老迈,神魄不济,陛下说的这些苦衷,老臣听着有些糊涂……”

    李治急忙道:“老将军莫非没听明白?”

    李勣缓缓道:“老臣只有一个问题,提出这个问题后,无论陛下的答案是什么,老臣都绝无二话。”

    李治情不自禁坐直了身子:“朕洗耳恭听。”

    李勣嗯了一声,捋须道:“老臣其实是草莽之徒,隋末天下大乱,老臣起于瓦岗,降于先帝,武德年也好,贞观年也好,老臣也为大唐略尽过绵薄之力……”

    “老臣不是天生反骨之人,隋末那几年,老臣先是立身于草莽,后来又降于先帝帐下,那时的我,还有卫公,鄂公,卢公等一批老弟兄领兵扫荡天下,哪怕拼却性命也要推翻隋帝,教日月换新天。”

    李勣神情渐渐变得严肃,盯着李治的眼睛缓缓道:“陛下猜猜,老臣和诸多老弟兄为何要拼命推翻前隋?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么?”

    “当年最艰困的时候,我等被前隋十万大军包围,谁都没把握活到明天,更没有人想过将来会封公建衙,位极人臣。”

    “陛下觉得,当年的我们浴血厮杀,打下偌大的江山,是为了什么?”

    李治神情怔忪,呆呆地看着李勣。

    李勣却笑了笑,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叹道:“真是不中用了,也就说了几句话,老臣竟困得不行了,陛下,请恕老臣精神不济,想告退回府歇息了。”

    李治下意识起身,张口道:“老将军,朕……”

    李勣转身,又笑道:“老臣老矣,既顽固又守旧,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心思,多言反倒徒增耻笑。”

    “只是我们当年那些老弟兄啊,何曾想过能活着见到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竟有盛世气象,多不容易啊……”

    “陛下,先帝有句话没说错,‘水亦载舟,水亦覆舟’,打江山不易,皇权的根本,在民,而不在君,还请陛下慎思,善待。”

    “隋二世而亡,何也?史书已有定论,天子不仁也。”

    说完李勣起身离去,跨出殿门那一刻,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直到李勣走远了,李治仍呆滞地坐在殿内,耳畔仿佛还回荡着李勣的叹息声。

    …………

    朝会散去,李钦载走出太极宫,刚穿过龙首原外的金水桥,赫然发现李素节等弟子果然仍等候在宫门外。

    李钦载朝他们笑了笑,李素节等人却大喜过望,飞身迎了上来。

    “先生居然毫发无伤,可喜可贺!”李素节惊喜地道。

    李钦载的笑容顿时一僵,眯起了眼睛道:“听你这意思,我必须死在宫里才合情合理对吧?”

    “弟子绝无此意,纯粹是为先生安然归来而高兴。”李素节立马解释道。

    从李钦载眯起眼睛里,他察觉到了危险临近。

    李显凑过来好奇道:“先生,今日朝会如何?有没有很激烈?先生是否舌战群儒,最后兴尽凯旋而还?”

    李钦载更无语了。

    “激烈”,“舌战”,“兴尽”……这几个词能合在一块儿说吗?

    一个活了两辈子,饱受前世各种污秽段子的荼毒,思想有多龌龊你们懂吗?

    李素节小心翼翼地道:“先生今日在殿上跟父皇吵起来了吗?”

    李钦载摇头,随即想到一个有名的送命题,于是突然问道:“我和伱父皇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李素节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先生竟然提出如此卑鄙的问题。

    李素节想了想,道:“当然是下令禁卫救人,先生和父皇都救。”

    李钦载继续送命:“不,你周围没有侍卫,只有你一人,你救谁?”

    李素节小心翼翼地道:“先生,弟子说实话您莫怪罪,弟子以为,该先救父皇,毕竟父皇是天子,若不救父皇,就算先生得救了,上了岸怕也难逃一死……只有先救父皇,先生在水里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李钦载一怔,哎,忘了他爹是皇帝了,这个送命题真是自取其辱啊。

    既不能证明自己的重要,还有恶意诅咒天子之嫌。

    “换个问题,如果我和你父皇同时掉进粪坑,你先洗谁……”

    话没说完,李素节和李显一左一右架住李钦载就往宫外走。

    “先生,您今日的问题太多了!”

    “就是,活着不好吗?”

    弟子们将李钦载送回国公府才恭敬地告辞。

    李钦载在前院等了大半个时辰后,李勣才姗姗归来。

    刚跨进门,李钦载便迎了上来,先行礼,然后一脸期待地盯着李勣。

    李勣表情如常,看不出端倪,见李钦载发呆地盯着他,李勣不满地皱眉,一脚踹了过去。

    “说话,孽畜!傻呆呆地看着老夫作甚?今日殿上的慷慨激昂呢?有本事在老夫面前抖落抖落呀。”

    李钦载挨了李勣一脚,笑道:“孙儿不过逞口舌之快,爷爷才是决胜千里的大将军,天子单独召见爷爷,是否收回封禅成命了?”

    李勣哼了哼,道:“哪有这么快,天子不需要下台阶的吗?”

    (本章完)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