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零六章 我本鸿鹄,何惧鸿沟  赤心巡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生者可以死,死者不可以生。

    如何生者归死态?

    「无我」。

    把精气神都锁在枪尖一点,将彼时的一切,都放在虚无之中。

    无念无觉,无意无想。枪尖一点,只对一点封神台。只等那一线契机被触及,意想念觉才苏醒。

    如此才能瞒过察世之真妖,在两位积年的真妖强者之前,抢占先机。

    当「我」自「无"中杀出来。

    他熊三思.....

    不,他饶秉章,要尽情地展现锋芒!

    神元涂就鎏金枪,神婴灌溉洞真躯。

    万神海不知多少年的孕育,此刻任他尽情挥酒。

    天道七罪枪只是起手。

    他似旭日东出,发出的此时此世第一枪。才是他真正光芒万丈、最为骄烈的时刻。

    那天地待巡车,诸神皆拜我。

    无辜无幸无求无得皆无论。

    面吾枪者……

    莫不死枪锋!

    正是因为这一枪的杀力如此恐怖,一心救援"少主」的真妖犬应阳,才被逼得一退再退。

    在如此时刻,神力所构筑的金色封神台上,犬应阳负手而立,单手前按。他的掌心有一道翡翠山川,碧光照影,飞鸟游。

    空谷幽幽,深远无极。

    婆金枪的枪尖,正点着翡翠山的山头。

    枪芒在其间,似乎可以无尽地探索。

    熊三思和他的婆金枪,仿佛可以永远地照耀下去。

    但世间哪有永远?

    「也该适可而止了吧?!"犬应阳冷眼前看,目光剖开那无尽的灿光枪芒,看着其间的熊三思。

    纵然被蛛懿一封书信呼来喝去,纵然被虎太岁打得像死狗一般,可他也毕竟是当世真妖,毕竟是照云峰之主!

    被一个刚入真妖境界的、虎太岁随手捏造的畸形种,一枪杀回出发地,无疑让他感觉耻辱。

    不下杀手,只是忌惮已经打开无上道途的虎太岁,不敢毁了那位天尊的道途作品,不代表他拿这个刚证真妖的小年轻没办法。

    往前追湖数百年,谁还不是个天骄?

    嗡!

    他旁边的宫装美妇,蛛弦拔出了第二柄剑。

    剑鸣之声,竟如蚊蝇。

    同样是细剑。

    鹿七郎的「野苹」,形似大号的钢针,包括剑纹在内的所有构造,都为增强它的穿透力而存在。极锋,极锐,极端的杀伤。

    蛛弦的两柄细剑,则似两根腰带。盈盈一握美人腰!

    齐裹有名剑,名为美人腰,号称最为销魂。若与这双剑来对比,则是相形见绌。

    蛛弦的两柄剑不动则已,一动而叫天地开裂,金海分流。

    熊三思的鎏金枪枪头,和犬应阳的翡翠山山头,在交锋之处,裂开一道黑色的隙线,而后裂成了鸿沟!

    犬应阳和熊三思本已经近在咫尺,现在又远在天涯。

    「你先去,这里交给我。"蛛弦的声音如是道。

    她的声音似小桥流水,又绕起袅袅炊烟。

    此等音杀已入道。

    根本不见什么煊赫声势,也没有激烈碰撞。

    这声音点燃的妖界烟火就已经熏染了金辉,把无比骄烈的熊三思,拉下神坛来。

    但漫天金辉敛去就只是一个熊三思,一杆鎏金……而己。

    在蛛弦的眼中,所谓灵族虽然已经诞生,尚还需要得到太古皇城的认可。

    就算妖族最高意志承认了灵族的存在,它也只能是作为妖族的仆族存在,是

    类似于兵战愧倡般的消耗品。

    但就是这样一个熊三思,却是一个极其张扬的「我「!

    在妖界的这么多年,他都是默默熬苦,默默忍受,从未有一时一刻的宣泄。

    连故乡故人都不敢回想太多次,生怕自己道心崩溃,控制不住这人魔妖杂糅的身体,变成那样一堆蠕动的肉虫!

    极致的压抑,换来此刻极致的爆发。

    虽然他的枪锋已被浸染,他的金辉已被熏灭。但他飘飞的长发在空中展成了旗,他那刻意没有恢复的丑怖面容上,流淌着一种名为"自由」的东西。他当然从来没有自由过,他当然一直身在囚笼中。

    所以他比任何人任何妖怪,都更懂得、也更渴望自由。

    他身外的万丈光芒已被蛛弦削去了,他心中的光芒万丈不需要外显。在那道蛛弦斩出来的鸿沟前,他纵身一跃,他身后的元力都飞扬起来,并无实质,但在真妖的眼睛里,是无数条飞扬的光带...他身后包括天地元力在内的一切,仿佛全部成了他的翅膀。?我本鸿鹄,何惧鸿沟?

    他飞过了蛛弦所斩下的规则,跃鸿沟而来。踏得虚空足似马,掌中丈二有惊龙!

    这一枪,予自由!日偌大个神霄世界,好像被一声龙吟响彻。

    整个神山,乃至身在此山不得见的万里山河,恍惚都随此枪起伏。

    是地龙翻身,是星移斗转,是日月已换!

    此枪同时将蛛弦与犬应阳吞没。

    我以已经失去的十三年,乃至于以后的更多年自由,不许你等二妖走!

    面对如此一枪,犬应阳动不动,更不语不言。

    蛛弦已经放下话,当然不需要他再做些什么。

    他动手反而是对摩云城之主的不放心,不尊重。

    而蛛弦也主动往前一步。

    她的眼眸瞬间睁开,显现重瞳!

    面对熊三思这样一个刚刚成就的真妖,她蛛弦直接展现妖征,这当然是一种重视,也是她践行真言的决心。

    她要让犬应阳先走,不许谁来拦。

    所谓当世真人、当世真妖,本在同层次,都是念动法随,洞天地之真的存在。

    但当两者碰撞时,究竟谁的「念",才是「法"?

    谁的真,才是真?

    你说不许走,我说不许拦,最后仍是要杀一场。杀意,杀神,杀身!

    圆缺双瞳相对而悬,嵌在蛛弦的眼睛里,如同日月并行。

    她的妖征是眼眸,她的天生神通,是日月齐天!

    如果说天横双日的强大,在于神魂力量的磅礴,在于对神魂力量的精微掌控。那么日月齐天的强大,则在于洞晓阴阳,视昼瞑夜。

    在三种重瞳异象中,它的力量最为神秘。

    当这目光投射下来,那腾卷如龙的万里山河,忽明忽暗,一时不定。

    这一枪仿佛同时穿梭在白天和黑夜,它的性质被不断改变。

    在虚实之间无限的穿梭,它的力量也近乎无限的削弱。

    面对真正视他为对手的蛛弦,面对这日月齐天的一双眼,熊三思直接一按枪尾,挑起枪锋,将这一枪提前结算!

    那咆哮万里、势要席卷大地的山川河流,便顿止于此,而后发出毁天灭地般的炸响。

    轰隆隆!轰隆隆!

    璀骤光焰绕神山,一层又一层的气浪奔涌如潮。

    天穹一要明亮,一霎晦暗,一白茫茫!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蛛弦提握她的双剑,仍在金台。熊三思横贯他的鎏金枪,仍在金台前。

    而在这对抗的过程中,犬应阳的身影已消

    失。

    初得洞真就要对抗两位真妖,实在也是太勉强了一些。

    尤其一位真妖一心想走,另一位真妖着意配合,根本不可能再拦得住。

    四息.....

    为那位大齐黄河首魁争取的四息时间,就已经是极限吗?

    在跨出最后一步的关键时刻,熊三思已然洞明了山腰处的战局。知晓那个名为姜望的齐国天骄,已经在接连斩杀了羊愈,鼠伽蓝、蛛兰若之后,夺走不老泉,逃离神山。

    此等实力,无愧于黄河首魁。但神临与洞真之间的距离,于漫漫道途上,有千里万里远。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