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57章 蛐蛐斗蜈蚣  仙魔三国大玩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好吧,虽然在刘琦玄境里过了几个月,但在船上其实没过几天,在现实世界连半晚都没过去。那就不指望这些神将了。

    总之,先从刘禅这里入手,杀杀混沌的锐气再说。

    ……

    孙尚香府邸的女管家很快就带着几只公鸡和一众女兵过来观看斗蛐。

    没有悬念,大春的蛐蛐轻松就咬的鸡冠惨叫认输。但不知怎么的,大春明明没使劲,但感觉浑身是说不出的带劲。莫非是刘禅的相关特技?但是太轻松也不对劲,得示敌以弱。

    刘禅得意了:“各位姐姐保护我上街去赌!还得举个旗子,书写个字幅,场面隆重一下才行。”

    女管家楞住了,但是想想刚才夫人交待的那就照办:“那公子稍等。”

    刘禅乐啊:“还有,姐姐们还得穿的漂亮些!”

    卧槽!这分明是一个孩童的身躯猥琐的帝王心!他这深得炒作之道啊,想想一群漂亮女兵往街上一站,别说全城百姓了,那浑沌还能把持的住?

    准备完毕后,几十名家丁女兵穿红戴绿吹拉弹唱举着字幅上街了,果不其然满街哗然,这阵仗一下子就把先前混沌上街撒钱的场面给压下去了。

    普通百姓家的猫猫狗狗显然不是蛐蛐的对手,刘禅也没打算赢百姓的钱。百姓们一听说这刘禅公子是要挑战送子财神,更是全城踊跃喜气洋洋。

    大春突然发现这喜庆的气氛有点,感觉就和自己的仇丧之气是完全相反的氛围啊?

    大春禁不住识海中问道:“各位娘娘,这很像我当城隍时的赐福效果啊,刘禅有这个能耐的?”

    甄姬不太确定:“虽然很喜庆,但和赐福总还是有那么点不同。”

    妺喜讶然失笑:“这分明是文恬武嬉之气,粉饰太平之气!昏君的最爱哟!”

    卧槽还有这东西的!!

    甄姬这才确认:“确实!赐福之气让百姓昂扬向上,对未来充满希望。他这虽然喜庆但让人看不到未来。”

    娥皇女英也颇为赞同:“得过且过,及时行乐。这就是刘禅么?”

    怎么说呢,也不能说刘禅是昏君,诸葛亮在位时做到了君臣融洽,诸葛亮去世后的三十年也没人造他的反,这放在历代君王里算是很优秀的了。实在是蜀国这个地缘格局锁死他的前途,除了得过且过,还能怎么办呢?

    大春就感觉这刘禅就是那种会玩,更能带动气氛让其它人都想玩的类型。这种没准真有奇效?

    队伍锣鼓喧嚣的来到混沌的酒楼下,云中鹤和甘宁,以及被周善扶着的马谡都出来了。

    周善先见礼:“公子?你这是……”

    马谡似乎清醒了:“原来是公子!马谡见过公子!”

    刘禅不耐烦道:“你投靠这财神了吗?”

    马谡神情傲慢的摆摆手:“下官只是喝酒,然后被仙尊财神的气度折服——”

    刘禅大大的不服:“别说了,本公子就是来找这财神斗蛐蛐的,看看他究竟有没有这么厉害!”

    马谡一脸不屑的云中鹤说道:“仙尊,不必和无知小儿斗气,有失风度!”

    卧槽!这就是马谡的那啥计?

    云中鹤似乎也采纳了马谡的建议,笑的很淡然:“云某不擅长斗蛐!不厉害。”

    刘禅立刻回头就对满街百姓嚷嚷:“他不敢!”

    众百姓嘘声一片,这满城嬉庆的气氛陡然一变。

    大春也敏锐的觉察到云中鹤的情绪波动。不得不说,这小孩招式虽然老套,但这像极了秦宜禄的嘲讽气氛,感觉这刘禅在这方面真的比秦高出一个层次。这云中鹤被捧的这么高,他受的了这嘘声吗?

    云中鹤依旧淡淡微笑:“诚不敢与公子争锋!”

    马谡再度大赞:“仙师好气度!”

    刘禅大怒:“好你个马谡,马屁精变的吧!”

    一旁的甘宁也不爽了:“你不就一小屁孩吗?仙尊多的是钱,根本就不屑和你赌钱,看不上,滚一边玩去!”

    刘禅切了一声,便一指身边这些穿着艳丽的女兵:“我拿她们赌!你赢了,她们就是你侍妾老婆!”

    周边百姓一片哗然!众女兵一片惊叫:“公子!使不得!”

    大春更是惊的全身的腿毛都要扎出去了:“卧槽啊!!!”

    甘宁大惊:“小屁孩放什么屁啊,这是孙夫人的内卫,你说话屁都不算,老子不开这玩笑!”

    刘禅大叫:“孙夫人是我妈!我就是少主我能做主!”

    然后边对众百姓高呼:“是不是啊?”

    众百姓立刻起哄:“赌啊!云大老爷赌老婆啊!”

    这一刻,云中鹤蚌埠住了,大春敏锐的感受出他在颤抖。或许别的他都能推掉,唯独这个软肋他没法推掉。

    大春更是蚌埠住了!孙尚香可是自己的内定夫人,这些女兵就相当于是陪嫁了,真要是把自己的这么多陪嫁都输出去了,这比杀了自己都难受。

    马谡却急劝:“仙尊,使不得,他的蛐蛐非同凡物——”

    卧槽!你这马谡——好吧,懂了。他这特技就是成事不足,只要跟谁谁倒霉是不是?所以哪怕他说的再有道理,甚至直接把我的计谋当场拆穿,也是反效果!

    刘禅气的跳脚:“好你个马屁精胳膊腿往外拐是吧?我让我爹……我,我让云叔揍你——云叔呢?”

    众女兵也楞了:“赵将军?好像早上出城放马了?”

    大春也楞了,说起来,自己居然一直都把赵云给忘了啊!或者说,这赵云身为内务总管低调的不正常,他去哪里了?

    刘禅急了:“云叔怎能不在啊!算了,先不揍你了,敢不敢赌啊!”

    云中鹤果然按捺不住:“本来是没兴趣的,但听说你这蛐蛐能斗猫斗狗不是凡物,云某还真来兴趣了——”

    说话间也摸出一个盒子:“虽说云某不擅长斗蛐,但有几只入药用的虫子可敢一赌?”

    望着这虫子大春陡然一惊,是几只红头发亮的蜈蚣!而且根本就是见过,这不就是当初昆仑牦牛墓里的烧死的那一堆能控制骨骸的妖蜈蚣吗?所以说,牦牛墓果然是混沌干的,甚至象冢也是!

    刘禅更是一惊,但也回过神毫不畏惧:“赌啊!!你要是输了,你就称得我为赌神!”

    马谡说道:“公子,立字据!”

    刘禅大怒:“小爷不学无术,不识字,不会写!”

    云中鹤笑道:“无妨无妨。”

    于是当街上小桌摆好,云中鹤把盒子往桌上一摆:“来来!”

    就在这时,妺喜提醒道:“这盒子绝对是法器!”

    卧槽!都用上法器了?必须滴,气氛都被烘托到这份了,由不得他不全力以赴,所以这蜈蚣会不会是他的分身?类似千秋雪炼的那种本命蛊?最好就是!这混沌本身就是个分身,分身又分出个蜈蚣分身,能战!

    随着大春进入盒子,果不其然场景模糊一变——系统提示:警告!您进入法器混元金斗玄魔空间!您当前的时间与外界时间不一致。

    卧槽又是混元金斗,当初在武威炼蛐蛐时的法器,看来武威那边果然和他脱不了干系。

    不及多想,周边一片山石耸立怪石嶙峋,头顶一片氤氲雾霾,典型的西游记中的妖山场景。但是天外却传来雷鸣般的观众叫好声。

    这法器高端啊!不仅时间变了,留给外面看的也都是幻象?

    下一刻,怪石缝隙中滚滚涌动,云雾中嗡嗡作响,无数长着几对马蜂翅膀的飞天蜈蚣裹挟着毒雾铺天盖地蜂拥而至!

    卧槽这阵仗也比当初牦牛墓的虫子高端。

    但是,大春这蛐蛐不仅有近身防护的异火盾,更是在扶桑战过亿万蜚虫的,并在50点文气时融合洛神赋心法和蔡文姬琴心领悟了特技【碧水琴心】——启动乐器时,附带激荡水流的特效。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