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九十七章 猎鲨行动  重生之工业狂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赤道南侧,索亚的西北,是巴新国。

    巴新也是一个岛国,相对索亚来说,它的国土面积、人口数量、经济规模都要大的多。

    但巴新同样基础设施薄弱、贫富分化悬殊、内部争斗频繁、经济发展疲弱。

    布维岛是巴新东部一个大岛,与索亚隔着布维海峡相望。

    岛上有20多万土著,也是以美拉尼西亚族为主。

    桑尼布维岛上的一名老渔民。

    今天与往常一样,独自乘坐独木舟,来到鲨鱼出没的地方。

    桑尼这次出海,是要捕捉鲨鱼。

    独木舟上,几乎没有捕鱼的工具。

    在他的部落,徒手捕鲨是男孩子成年的标志。

    而40多岁的桑尼,捕杀的鲨鱼已经几百条。

    桑尼的族人都有这样的本领。

    由于不停的捕杀,靠近布维岛的鲨鱼已经越来越少,桑尼只能往更深的水域划去。

    到达目的后,桑尼拿起独木舟内几块其它鱼的鱼头,抛洒进远处的水里。

    一会儿的功夫,抛下的诱饵成功引起一条鲨鱼的注意,游过来吞下鱼头。

    桑尼再次拿起鱼头扔在近处的海域,鲨鱼追逐过去吞咬诱饵,丝毫没有在意独木舟上这个人类会给它带来危险。

    清澈的海水,让几十米外的鲨鱼一目了然。

    桑尼拿起一段绳子,绕成一个绳套,然后将一颗鱼头放在船舷的水面上。

    接着,他有拿起一串骨头放在水面摇动,弄出声响引起那条鲨鱼的注意。

    果然,那条鲨鱼被吸引过来。

    如果鲨鱼游过来咬饵,头部就要穿过绳套,桑尼会迅速拉紧绳套。

    绳套的另一端是一根宽大的木片,木片会拖住鲨鱼,让鲨鱼无法进入深海,只能在水面上漂浮。

    等鲨鱼没了力气,桑尼才会划过去,用木棍敲死鲨鱼,这条猎物就到手了。

    独木舟、死鱼头、绳套、木板、木棒就是桑尼捕鱼的工具。

    水下这条鲨鱼,看上去应该接近两米,有一百多斤重,足够桑尼一家吃上一个多星期了。

    当然捕捉它有着相当的风险。

    鱼饵已经挂起,绳套已经放下,眼看那条鲨鱼准备游来,桑尼开始兴奋起来,肾上腺加快分泌。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只要将绳套成功套在鲨鱼的脖颈上,然后躲开鲨鱼的撕咬,并保证独木舟不被挣扎的鲨鱼撞翻,就成功了。

    鲨鱼开始靠近,皮肤在水下泛着亮光。

    桑尼盯着鱼头目不转睛。

    然而,就在这一刻,鲨鱼忽然摆动尾巴身体转了一圈,向深水游去。

    桑尼一惊,然后看着鲨鱼远去的水面,开始慢慢放松身体。

    接着,他隐约看到一个庞大的黑影从那条鲨鱼刚才的位置驶过,正在慢慢远去。

    黑影不是鱼,而是人类造物,是一艘潜艇。

    这两年,在布维海峡里,经常有舰艇出没。

    桑尼族人的渔获越来越少,跟这应该也有关系。

    桑尼叹了口气,划动木浆,朝着岸边划去。

    独木舟上的鱼饵已经用尽,他不得不回家一趟重新来过。

    ......

    水下这艘潜艇,刚从附近的桃花岛巢穴完成补给,开始例行训练。

    艇舱内,轮机员张超守在声纳站,看着屏幕问:“这是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声纳员凌飞摘下耳麦说:“有人在捕鱼,水面上应该是一艘独木船。”

    张超拍了拍王艳飞得肩膀说:“牛掰啊,这都听得出来。”

    凌飞挡开张超说:“你别来回串了,赶紧去轮机舱盯着,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张超身子靠在后壁上说:“有轮机长在,能有啥事?我来了半年多,舱里就没出过问题。”

    凌飞也放松下来说:“你啊,是没遭过我们受过的罪。我以前的潜艇,机器一开,满舱机油味,轮机员都被大伙嫌弃,现在改成全电动力,舒服多了。”

    张超哈哈一笑,然后神秘地说:“跟你说,咱们将来要上核潜艇,那个才牛逼。”

    凌飞一愣,“真的啊!槽!咱这公司太踏马厉害了。”

    张超是退伍兵,曾经招聘到东华电子的东南分厂,在流水线上打工。

    去年被清退,但集团组织有参军经历的下岗员工来索亚,进入保.护.伞公司当保安。

    东华外派劳务给的工资非常高。

    保.护.伞公司当保安每个月底薪是3000元,币种是刀勒。

    张超原以为当保安也是看大门,没想到是当佣兵,能拿武器,还能上潜艇。

    更没想到这边还有老乡。

    凌飞就是张超的老乡,俩人当年一起入伍。凌飞被选去当水兵,张超是汽车兵。

    凌飞退伍后,被分到东华远洋航运当海员,干到了大副。

    后来开发索亚,被抽调出来上潜艇。

    这艘潜艇的艇长更牛逼,他叫王普华,曾经的华夏南海舰队装备保障部长,后来被调到北海舰队。

    结果碰上倒霉事儿,那年华夏北海舰队一艘潜艇出事,官兵全部遇难。

    王普华被问责,半年后他选择离开部队,然后被赵常山塞给了陈立东。

    现在王普华身兼保.护.伞公司常务副总,索亚海军教头,dh01号潜艇艇长多个职务。

    但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在潜艇上,主持训练、测绘海图、巡查预警。

    索亚海军现在只拥有4艘全电潜艇,有不到200名艇员。

    桃花岛上,那座acp1000微型核电站正在调试,成功后将开发简装版,将反应堆弄到航母和潜艇上,保.护.伞公司将拥有自己的大玩具。

    张超作为轮机员,正在被要求学习相关资料,轮机长姓陈,据说是陈天一的部下,对各种机械设备非常精通。

    弄核潜艇,这当然是被要求保密的,但张超还是忍不住跟老乡说了。

    ......

    与此同时,桃花岛上,新建的码头上停靠着一艘大船。

    船上卸下来建材、补给,还有一个大家伙:从南陈村运来的那座巨像。

    巨像被卸船机吊起来放到码头上。

    晚上的时候,平躺的巨像忽然自己坐起来,然后站直身子开始迈动。

    违反常规的是,巨像步履轻盈,大脚踩在码头地面上几乎没有声音。

    它几步跨出泊位,塌身进入水下,然后向深海走去。

    不一会儿,水面恢复平静。

    晚上在码头上值守的机械仆从们仿佛没看到一般,没人关心这个大玩具去了哪里。

    .......

    万里之外,陈立东接到了陈天雄的报告说:“小艾说他准备在海底适应一下,等熟悉身体后再去天狼岛。”

    天狼岛在桃花岛的北部,更靠近赤道,也是人工堆填出来的一座海岛。

    那上边正在建设火箭发射场,准备作为保.护.伞公司的航天基地。

    陈立东嗯了一声,然后吩咐说:“明天跟我去燕京。”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