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四十节 逍遥墟风云(一)  临高启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李广元成了神仙,这八仙会在这一带算是成了势,如火如荼。」说话的男人随手将鱼钩抛入江中,「接下来怎么办?」

    被问到的男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一副江上渔翁的模样,正是木石道人。

    只见他眯缝着双眼,望着江水中载沉载浮的漂子,发出一声轻笑。

    「接下来,自然要看李广元唱大戏了。」

    问话的,正是化名海象和尚的苟循礼。他奉命到李家围扇风点火,让八仙会拿下了李家围,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他在李家围固然深受尊崇,却对木石道人的安排甚感疑惑。这般大张旗鼓的替八仙会张目,就不怕薛图吃醋么?毕竟八仙会只是一个小会门,在「反髡盟」中只是个小角色。

    虽说捧八仙会有制约天道盟薛图一支的用意,但是眼下大敌当前,髡贼狡诈凶残,急急的搞这套分而治之的权术多少有些不是时候。

    不解归不解,眼前这个木石道人掌握着全局。是石翁的代理人,这几年在两广地界神出鬼没,屡次从髡贼厂卫手中脱逃。他不仅仅是「活着」,还在髡贼层层罗网之中从容布局,串联起了各方势力,把反髡势力经营的有声有色。「石翁」的鼎力相助自不用说,但若无此人的奔走,根本不可能营造出如今的这个局面。

    他现在这般安排,大约也有什么用意在内。但是这番高深莫测,反而令苟循礼常常芒刺在背。在这样的高人手下,就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抛弃的棋子……

    他迟疑着要不要继续问下去,木石道人却主动说了下去:「李家围声愈大愈好,正好把他们都吸引到番禺、东莞这边来。南海、三水那一带他们便无暇顾及了。正好做一件大事。」

    苟循礼不敢问是什么大事,只是继续看着漂子。琢磨了半响才问道:

    「在李家围还要做什么?」

    木石道人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拎起钓竿,把已经吃空了的钓钩上重新装上鱼饵抛回水中,才低声说:

    「你在李家围还有几件事要做……」

    逍遥墟因为是水陆要冲,商业通道。聚集了不少八方旅人。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广东三大群落之一的客家人。

    和其他地方广府人居多不同,逍遥墟这里却是客家人的小天地。逍遥墟的西南角上有数栋名为「四点金」的方形土围楼。两层的横屋外墙以夯土所筑,一楼无窗,二楼开有小窗。横屋两端,再筑有高于横屋的攒山式四方楼,上面开有射孔和了望口,里面备有弓弩。与周围几栋这种土围楼相互之间错落有秩,既可自己森严壁垒,又可互相支援,多次保护了居民不受土匪水寇袭扰。只是土围楼的居住条件多有不便,有钱的人家早早的就在围楼附近另起有庄院,后来又有新迁移来的在外缘又盖起了各式小屋,形成了一个以土围楼为中心的聚落。….

    人口积聚之后,这里的客家缙绅看到本地水陆交通便利,便在此地设墟。一条土路直通江边渡口和码头,又分出了几条支路,路两侧林立各色买卖字号,很是热闹。

    最近,码头附近新立起了髡贼的兵营,每日准时的军号声给逍遥圩上平添了一份萧杀之气。

    自从有了这处兵营,每隔几日就有澳洲人的船队来逍遥墟停泊,卸下许多货物。据搬运的短工说,搬下来得多是木材、灰沙之类的建材。大约是澳洲人要在这里修大屋。

    刚过辰时,街面上不似往日那般热络,就连往常聚集在小吃铺、茶水摊等活计的揽工汉子也少了几分。唯一还如往常一般的只有悬鹑百结的要饭花儿,为了一天的吃食游走于各家买卖门前,唱着各式喜歌,讨要赏钱。

    「宝裕典铺真气派呀~真气派,青山大江齐喝彩呐~齐喝彩。金银满屋财神来呀~财神来,貔貅镇门……」

    「别唱了,别唱了,店东有正事,改改门吧。」正在搽抹桌桉的学生意的小伙计听到莲花落便迎了出来。开当铺的最讲究口彩,既有人在门口唱喜歌,也不便硬撵,说着便拿出一张票子丢在乞丐的破陶碗中。

    乞丐笑道:「如今改了纸票,没了铜钱入碗的一响,这歌子唱着都没劲头了。」

    伙计笑道:「你还要铜子呢!这年月连银子都成纸的了;别说元宝锞子,连银元都见不到几块了!这大宋的天下真稀罕,日日说自家如何的富有天下,闹半天银子变纸钱!」

    旁边「头柜」瞪了他一眼,斥道:「你吃饱了撑着了!说这些没用的屁话,快些打扫。掌柜的和东家一会就要出来了。」

    这乞丐见伙计没有再给的意思,便往下一家而去了。

    「我看他这营生倒好」,旁边的四柜笑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又不劳心费力的。真是给个皇帝都不换。」

    「你懂什么?」二柜嗤之以鼻,「他们当要饭的也是有规矩的,上面有大骨管着。得了钱先得孝敬大骨。你若没钱孝敬,轻的打一顿,重得直接把你赶出去。到时候就是要饭都没地方!」

    「他们这营生,也干不了多久了。」头柜说道,「澳洲人一到广州就把花子的老巢就端了,大骨都被砍了头!花子们都给流放到什么台湾去种地了。就是本地,县城里的花子也都被抓走了。也就是乡下,还有他们的一点容身之处。」

    「这澳洲人一来,怕是他们也待不下去了。」

    「没了这些人骚扰,老爷也少了一笔开销。你们可别小看了这笔钱,真不少!」

    「那老爷怎么还一天到晚的看澳洲人不顺眼?」四柜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呢?老爷想得多,想得深,咱们不懂……」

    「为啥看不顺眼,还不是因为范老爷……」二柜故作深沉道。….

    这「范老爷」就是逍遥墟的墟主,而这逍遥墟的地名也得自他。范老爷大名范逍,就给自家地皮上的墟市取名叫逍遥墟了。逍遥墟的西南角的土楼便是他家的。虽然李广元在本地是「地头蛇」,但是这范老爷坐守这逍遥墟,日进斗金。财力雄厚。关键是他家还有功名在身,在县里是「缙绅」,虽然没有李家人多地多,亦足以和李老爷在本地分庭抗礼。两家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遇到事情总要暗中勾心斗角一番。

    澳洲人的到来,又给这「两强」的局面增加了些许变数。澳洲人初次途经逍遥墟,墟市上一顿亦是风声鹤唳,纵然有范老爷的家人出面维持,各家店铺还是关门上板歇了两天。后来澳洲人出了安民告示,墟上的商铺又选了了联络员和澳洲人商定合理负担,各家掌柜们这才重新回来挂幌开张。

    不过,澳洲人在逍遥墟待得时间不长,不过三五日就走了。之后虽然时不时的路过,但是从未在这里长时间停留驻扎。渐渐地,大伙也多少澹忘了他们的存在,只是听闻范老爷担任了逍遥墟「总牌甲」。私面上他是墟主,官面上他又是澳洲人的牌甲。照样把乡下土财主李广元给狠狠地压了一头。

    再后来,澳洲人在本地推行新币。招募本地的商铺承兑,还通令各店铺收用,不得违抗。银子兑银饼倒没什么,虽说份量上觉得有些吃亏,但是这澳洲银饼子成色好,模样又精巧,承兑使用决计不会吃亏的。但是这「银元券」可就让老财们犯滴咕了。

    逍遥墟的头等大铺里,李广元的宝裕原本亦是承兑商号之一。李广元听闻要承兑银元券,便坚决力辞了此事。事后被澳洲人大为冷落,连带着墟市上成立商会,作为最大商号之一的宝裕只是个普通「会员企业」,连个「理事」都没混上。这也让李广元耿耿于怀。

    他孤注一掷的加入「反髡大业」,这些零星小事上给

    他的刺激也是一个原因。

    伙计们正闲磕牙,掌柜的将几个人从后院送到了门口,让四柜伙计领着他们向码头方向走去。这几个人中,打头的正是罗和英和李广发,他们昨日就到了逍遥圩,悄悄地住进了李家在逍遥圩上的店铺——宝裕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