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五三章 窝就是豹丝本豹?  这个BOSS不柯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酒吧打洋之后,乌丸酒良做了夜宵,两个心里有鬼的憨憨全程都在回避眼神接触,一直到各自回房间睡觉。

    当然,谁也睡不着。

    乌丸酒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打量天花板发呆。

    很显然,那群喝酒不给钱的白嫖怪,就是柯南所说的那个犯罪组织的成员,而他也在其中。

    乌丸酒良静下心来开始梳理过去的记忆,从自己苏醒后开始,一桩桩一件件,遇到的每一个人与每一件事。

    ‘当然是vermouth了。’

    原来是她的代号。

    ‘之前的那瓶,黑麦威士忌酒,前段时间发现是假货,美国生产的彷冒品。’

    也是某个成员的代号吗?假货?卧底?美国?fbi?

    ‘对不起,您交给我来保管的雪莉酒,因为我的疏忽遗失了。’

    sherry?也是代号?黑社会打手、额……他的代号应该是琴酒。这个sherry是琴酒的手下?遗失是指……死亡?叛逃?

    ‘ti。’‘korn。’

    也是他们两个的代号吧?真难为那个摇滚女歌手每次都能把没有充分醒酒的基安蒂酒喝下去。

    还有科恩,上周他居然真的拿得出一把吉他来演奏。要不然当时我就确信他们是犯罪组织成员了,也不至于让小童那孩子发现不对劲……虽然说当时小童也在场。

    想到这里,乌丸酒良再度起身,打开了房门。

    之前小童说起过,椰子会守在门口给他站岗。

    走廊笼罩在‘紧急出口’标识牌发出的幽绿色中,果然,一片暗绿之中,椰子就坐在门前,幽绿勾勒着它漆黑的轮廓,扭过头用一对湛绿的猫眼望着他。

    若是对椰子不熟悉的人看到了这一幕,大概要被吓一跳,乌丸酒良自然不会。

    他伸出手,拎起椰子的一半,半拖半拽的把椰子拖到了斜对面,乌莲童所居住的仓库门口,指了指仓库的门:别在我这站岗了,你站这里吧。

    椰子坐在仓库门口,看着乌丸酒良,既不出声也没有动作。

    乌丸酒良又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后看椰子还坐在仓库门口,就回了房间。

    回到床上,乌丸酒良继续想着自己的身份。

    对于自己是一个犯罪集团的成员这一发现,乌丸酒良接受的很平静。

    尽管之前还以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意识到这件事之后并没有惊愕、不能接受这样的情绪。

    相反他当时差点了笑了出来——对嘛,这才合理啊,我就说我的生活不可能这么‘无聊’。

    但作为犯罪组织的成员,他又是什么职位呢?

    乌丸酒良并没有在一声声‘boss’中沉迷自我。就像有些人的形象是黑社会打手;而有些人是摇滚乐手一样,boss这一称呼也许只是扮演酒吧老板身份时用来混淆视听的。

    在确认自己真的是boss之前,要先把其余的可能性全部排除掉。

    首先作为一个头脑派兼战五渣,他不可能是战斗人员、基层人员,应该在管理阶层或者是智囊、军师。

    比如说琴酒每次来的时候聊的那些闲谈,什么哪家酒吧爆炸了,什么公司倒闭了,哪里新开了一家店,多半是影射了组织的发展情况,来询问自己的意见。

    但除了一开始会紧张兮兮的认真应对,后来他都是随口敷衍他啊,真的没让他觉得不对劲吗?这样的意见真的可以参照操作吗?关于这点乌丸酒良有点打鼓。

    又或者他的回答并不重要,他只是组织的一个‘窗口工作人员’,琴酒对他讲述的东西只需要转达给他的上级就可以了?

    排除,首先他自信以自己的头脑不可能是一个基层打工仔,其次他可已经旷工三个多月了,假如他真的需要向别人汇报、传达什么,那组织在这一方面的运转早就瘫痪了。

    那么,好像也可以解释为,琴酒来询问的是大方向上的战略意见,所以从他随口说出的话里也能提炼出‘积极发展’、‘主动进攻’、‘防守’、‘后退’这样的态度?

    所以乌丸酒良是琴酒的私人顾问?这份工作好像有点太轻松了。

    那他是与琴酒、贝尔摩德等人同级别的高层管理人员?完成自己工作的同时给同事们出出主意?

    但是,除非他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开酒吧,否则他已经旷工三个多月了,既没有给上级汇报进度,也没有给下级指派工作。

    从到现在都没有人来质询自己来看,这一点的可能性也不大。

    总结起来,非要给出个数值的话,乌丸酒良推测自己有1%的可能性只是一个基层工作人员;5%的可能性是主要任务就是在这里开酒吧的高管;1%的可能性是组织里‘有他没他都一样’的闲职二世祖;90%的可能性就是组织的豹丝本豹;最后再保留个3%的可能性是他还没有想到的身份。

    “也就是说我很有可能是组织的boss……”反复推敲后确认了这一点的乌丸酒良,依旧有些担心。

    因为他的处境并没有因为这一发现变得乐观,反而更加危险了。

    因为他失忆了,对组织里的大部分人与事物都一无所知,无法领导这个组织。

    这三个月来也许只是出于维稳发展的时期所以不需要发号施令,让他得以蒙混过关。

    但一旦发生意外状况呢?比如昨晚贝尔摩德的行动失败被fbi给逮了,是营救还是灭口?计划怎么制定?

    还有,乌丸酒良连自己真正的银行卡在哪都不知道,幸亏组织的财务大权没秉持在自己的手上。

    乌丸酒良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失忆的事情暴露给组织成员,那这些犯罪组织的成员在知道自家boss失忆后,会热心的帮他寻医问诊寻找恢复记忆的良方吗?

    呵呵,这群家伙恐怕只会高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也许乌丸酒良自苏醒起,心底就不断浮现的,‘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失忆了’的想法,正是由此而来。

    如此想来,告诉小童自己失忆的事情,其实是一步错棋,那孩子不相信反而是好事。

    怎么办呢?如何在不被这些手下发现的情况下了解组织的全部信息,恢复对组织的掌控?难不成真的要帮柯南调查自己的组织?

    等下!乌丸酒良突然想起不对劲的事情,唰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假设我真的是boss的话,就这样站在台前接触组织成员也太危险了。以我的性格,应该会放出一个挡箭牌,甚至是钓饵才对。”这么一说,乌丸酒良的表情变得更加的不安。

    或者……我就是那个挡箭牌?

    睡意全无,乌丸酒良又一次下床开灯,然后拉开了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记事本。

    这是一本备忘录。

    失忆前的自己似乎也苦于健忘,在备忘录里记下了很多琐事,卧室钥匙、店门钥匙、后门钥匙、仓库钥匙的颜色,钥匙串平时放在哪里;莲子和椰子几个小时喂一次,一次喂多少;睡前要吃那些保健品,每种吃几片等等……

    现在回过头来看,好像自己的失忆早就在某个人的预料之中?

    乌丸酒良开始了翻箱倒柜,床头柜、书桌的抽屉、还有衣柜……其实在他刚刚失忆的那几天,他已经把这间酒吧仔细翻了无数次,但此时的不安让他再一次检查起来。

    当然,一无所获。

    除了椰子的猫窝里有一大堆塑料彩条。

    每天晚上酒吧营业的时候,无人看管的椰子就会从厨房墙根的通风口里掏出一大把这种塑料彩条絮窝,然后营业结束后乌莲童回来把彩条掏出去丢掉。

    一次两次还能当做是附近商铺开业时,放彩炮的那种小彩条。但每天都有,一天不落,仔细想想还真可疑。

    更可疑的是,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