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五十一章 黑市鬼魅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嗯~”

    一声呻吟,黑暗的房间里面,易传宗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转头看向身侧,娄晓娥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呢!

    “嗯,什么嗯,我出去一会儿。”

    易传宗在嗓子眼里面用气发声,娄晓娥没有一点动静,还是平稳地呼吸着,睡地着实香。

    他小心翼翼地离开床铺,咯吱,咯吱,接连两声响,这是他离开木架床发出的声音。

    易传宗的面色微微尴尬,经过上次系统的提醒,他简单去工厂里面的台秤上面称量了一下体重。

    当真是不称不知道,一称吓一跳。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快到了三百斤?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二百斤的壮汉,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如此大的上升空间。

    毕竟他的身体一直在变强壮,但是体型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也就是说看不出胖来。

    同时,他的力量也在不断提升,也没有感觉身体活动有什么费力的情况。

    当站在台秤上面的时候,易传宗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调整了一番台秤,最后发现,他就是那么重。

    二百九十八斤!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破三百,可能只需要多吃一点……

    黑暗中,易传宗站立在床前,他没有看娄晓娥,而是在看床。

    他感觉,就现在的木架床,基本上也已经到了极限。

    他平时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因为,他的体重可能还在不断上涨,现在一个月差不多得有十斤。

    而娄晓娥,现在体重涨了二十斤,可能后面两个月,自己的体重,加上两个孩子的体重,还能再涨二十斤。

    也就说,现在这张床的承重是一百三十斤,加上两百斤,总共三百三十斤。

    两个月以后,这张床的承重是一百五十斤,加上两百二十斤,总共,三百七十斤。

    站定了一会儿,易传宗想好了要加两条三角支架,必要的地方再用钢筋固定一下。

    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去,易传宗来到院子门的墙边,随后翻身一跃瞬间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就是因为这种轻松熟悉的感觉,才会让他以为自己的体重并没有增加,但凡稍微吃力一点,他都会思考一下吃力的原因。

    乘着夜色刚走了两步,半空中突然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掠过。

    易传宗的额头上面顿时升起三条黑线,下一秒,一条狗出现在他的怀里。

    他不禁低喝一声,“滚蛋,没时间陪你们玩,我有事,你们看家。”说完他一松手,狗子掉在地上。

    易传宗抬头一看,院墙上面还有一只,此时月色很暗,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

    他对着娄晓娥那边低喝一声,“白阳去那边,蛋黄在这边,等我回来,出发!”

    听到命令,本来还在地上转圈的蛋黄朝着院墙跑去,一个加速,很熟练的就爬上了院墙。

    此时两家院子的院墙上面,一边一条狗。

    易传宗抬起胳膊甩了甩,蛋黄和白阳都跳到了院子里面。

    “这才对嘛,看家也得分怎么看。听到动静不上墙看看,谁知道那边是干什么的?凭什么非得急了才跳墙,打不赢还是提前跳的好。”

    他的身影遥遥晃晃,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这是夜晚交易的市场,一盏盏橘黄色的灯火就是这条夜路最后的光明。

    灯火的排列毫无顺序,也没有太多地规律,有可能相邻两个距离很远,也有可能相邻的两个挨着,这个地方没有严格的规定。

    就算是管理者,那拿着手提灯笼的黑市大拿,手中的那盏灯笼和周围的灯光没有太多的不同。

    以物易物,或者是钱货两清,只是最为简单的交易方式,都算是比较低端的商业活动。

    钱能借,货能赊,人名不能坏。

    处理着众多渠道来的货物、票据,这里的门道很深,但也要注意有没有人来使坏。

    老三就靠着街道边上的墙,看众多黑影之中有没有行踪诡异的人,同时留意着老大所在的位置,看看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

    老三抬头看了一下乌云后面的月亮,冷不丁,他感觉身上有些凉飕飕的。

    就算现在已经进入十月份,夜晚天气比较凉爽一些,但是这种冷有些不一样。

    ‘难道今天晚上要出事了?’

    老三的心中很是警惕,他的视线在一道道橘黄色的烛火前巡视。

    突然,他感觉气氛变得沉重了很多,就好像是身边多出了什么东西。

    身后是墙,肯定是不会出现问题的,他缓缓地将头转到左边,视线逐渐打开,入门的是熟悉的夜景,他的心中放松了一些。

    老三再次转头,这次是右边,视线一点点的打开,还是没有什么东西。

    ‘害,我真是自己吓自己。’

    心中这般想着,下一秒老三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他面色惊恐地抬起手朝着脖子抓去。

    此时,在他的脖子上面两只大手紧紧地掐着。

    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从哪里来。

    明明没有人。

    老三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他想呐喊,他想挣扎,他想寻求一下帮助。

    下一秒,他彻底的绝望了。

    因为本来抬起来的手彻底没有了力气,而他的脚下也是软绵绵的,浑身就只有脖子被掐着。

    窒息、无力、惊惧、惶恐……

    种种负面的情绪在他的心中打滚,看着前面那熟悉的烛火,街道上面的人依旧看不清晰,影影绰绰,视线开始变得模湖。

    渐渐的,老三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地抬高,最后上升到超过院墙。

    他好像是漂浮在空中,两只无形地大手紧紧地掐着他的脖子,而他的身体就好像是面条一般无力。

    俯瞰着街道上面黑暗中的烛火,隐隐约约之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平行移动,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就是被两只大手掐在半空中。

    身体不属于他。

    视线中的街道在逐渐远去,烛火也变得越来越模湖。

    老三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

    但是他知道,自己要走了……

    朦朦胧胧之中,老三的双脚再次落在地上。

    他已经忘记了使用力气,当那双掐在他脖子上面的双手离开,他直接无力地瘫在了地上,也就是骨骼的支撑,要不然他都以为自己变成了一滩水。

    老三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身体的力气一点点的恢复。

    “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动静?”

    突然从身后出现的声音将老三吓得魂不附体。

    他后知后觉地听出了是谁,一副快哭了地表情转过头来。

    只见身前就是一道黑影,老三不太地抬起自己的视线,最终看到了黑暗之中的看起来有些明亮的双眼。

    此时,白色不是白色,而是带着一种凛冽的惨白,而黑色的眼童看起来更加的黝黑深邃。

    幸好,那脸型还是印象中的那一张不是鬼,老三委屈地不行,哀声道:“宗爷,您喊我就喊我,这么把我叫过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易传宗面无表情地说道:“说说这两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老三神色一怔,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的亮光,视线之内也没有路灯,但凡是两人不出声,周围也没有一丝的声音,这让他的内心更加紧张了。

    老三老实地说道:“没听说有什么事情发生。”转念一想,他又道,“不过隔壁东边黑市的尤元这两天在南锣鼓这边转悠呢,老六去问了问,找的都是一些没什么工作的二熘子,不少都是半大小子,上不得台面。”

    易传宗双眼微眯,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