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七章 杀意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与帝国双人组意外遭遇,战斗到中途又临时联手与泷泽吉久展开战斗,这一连串事件的发生消耗了约1小时的时间。

    怀表的分针指向了6的刻度,现在是夜间8点30分,已经是初中及以下的学生不适合单独在外行动的时间了。

    公孙策难得产生了疲惫感,这主要源于他方才扛着一大块肉横跨了半个污水处理厂的莽撞举动。

    趁巨龙崇拜者将注意力集中在主攻的两人身上并防备中距离范围内可能存在的第三人偷袭时,由自己用超能力扛着生化肉壁从空中飞来解决污水的问题……光看泷泽吉久当时的表情就知道这招对他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只是如此挥洒力量的用法对超能力者自己也算是不小的负担。

    扛着重物高速飞行可比常规能力战要累多了,不知道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们在扛火车扛轮船时会不会有类似的想法。

    现在,青年的头脑就像在堆积如山的试卷前奋战一天后那样干涩,按照他的经验,再不补充点能量让自己休息一下,就该轮到心脏难受了。

    虽说今天他的心脏已经很难受了。

    一想到不久前的那张水墨画,他心中就又升起了向严契咆哮的冲动。

    青年按压着眉间,向旁边伸出手:“有能量棒或者压缩饼干一类的吗。”

    一根白色包装的能量棒落在了他的手心里。

    “白巧克力味的,超能力者专用款。”

    包装上用夸张的艺术字写着“足以让你打上一天!”,就算不是超能力者也能想到这是虚假宣传。

    面具女自己撕开了另一根能量棒的包装,将其伸入面具底下咔嚓咔嚓地吃着。

    青年一口咬掉了半截高热量食品:“谢了。你真要坚持用这种吃法吗,面具里面都是渣了吧。”

    “咔嚓咔嚓。和某个连衣服都没换就参与到事件中的人不同,我认为身份的保密很重要。”

    公孙策则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

    遮掩面容,更换衣着,改变说话的声调,这些技巧在十几年前都算实用,可在今天就算不得多么值得信任了。

    现在已经不是连监控摄像头都未普及的年代,不提可能存在的某些超能力者或无常法使的手段,仅依靠科技力量,这所城市的人们也有无数种方法锁定一个人的真实身份。

    因此他从不遮掩自己的样貌。

    “我在这住的时间可比你长。隔三差五打上一架,个人信息早被各方人士掌握得一清二楚,没有遮掩身份的必要。”

    面具女仰起头来,柔顺的黑发如瀑布般洒落。

    “我记忆中的苍穹之都不是经常会有战斗的魔窟呢。”

    “一座城市的秩序总是越来越安定的。”

    以这句话为收尾,超能力者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他看向远方的草坪,被白质绳索捆得结结实实的巨龙崇拜者正躺在青草地上,脸上从容的表情与阴沉的爱丽丝形成鲜明对比。

    “我会说的。”泷泽吉久平静地说,“在被,不知来自何方的专家拷问后,在被,灵相法使撬开心房后,或是用药物令我开口后,我会把自己所知的情报,都说出来的。”

    蓝发猎人面沉如水:“你对自己的处境倒是很有自觉,这说话方式一点也不像是个恶性法使。”

    “我,并未陷入疯狂。提尔洛斯,很遗憾,在最开始就已经疯了;卡普洛,愚钝又脆弱,我看着他一步步陷入疯狂,无力挽回。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以自己的意志采取行动的。”

    猎人用短箭的尖端抵着男人的喉咙:“将龙灾称作神明的男人,也想说自己的神志清醒吗?在我眼中,你们都是企图毁灭这所城市的疯子。”

    长发男子没有恼怒,也不惊慌。

    他只是默默哀叹着,宛如一个早就得知结局的不如意者,在舞台的中央观赏着自己的败北。

    “啊……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即使我将真实说出,你们也不会理解,只会发狂。你是梵相法使,你的通神在这时没有效果。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如果想杀我,就刺下去吧。”

    “……”

    爱丽丝·艾达尔一言不发。

    远方的公孙策看不到她的表情。

    他只感觉到,猎人似乎正观察着长发男子的表现,想从中找出任何可疑的痕迹。

    她将短箭收回,向后退了两步。

    而后,漆黑的短箭脱手而出,飞向泷泽的心脏——

    在即将触及男子身躯之前,停在了空中。

    “还是不要杀人吧,爱丽丝小姐。”

    灰发青年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卡普洛那种一无所知的勉强可以放过,但这个人不行。”猎人的声音分外冷漠,“他在狂想,幻觉与邪龙给予的力量中走得过于遥远了,跨越了宛如幻境的狂乱后,在常识的另一端苏醒过来。这样的他不会像提尔洛斯或卡普洛一样仅凭行动就造成污染,可一旦他开口讲述起自己认知中的真实,就连我们的心也有很大可能被其腐蚀。”

    从随处乱放污染物的下级单位变成精准投放毒弹的精英了吗。

    明明从战斗力来看,提尔洛斯没比他好解决到哪去。

    青年沉吟片刻,说:“我认为他还抱有相当程度的理智和常识——你看他刚刚看到生化肉壁时吓得像个孩子。”

    “跟有没有常识没关系吧,那玩意连我见了也吓得够呛好吗!能把比B级恐怖电影反派还恶心的东西拿出来投入实际生产怎么想都是你们这里出了问题啊!!”

    蓝发猎人的冷厉才维持了不到5秒就因为这句话烟消云散了。

    公孙策在心中暗暗点头,果然爱丽丝小姐还是更适合这幅快炸毛的样子。

    “好歹他没主动讲述疯言乱语。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至于他是要被关押还是要被处死,就交由这座城市的官方人员决定吧。说不定他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苍穹之都的人道关怀深深感动而决定全面配合,怀有这样的想法放他一命也不错啊。”

    猎人苦闷地叹气。

    “从鸡冠头被解决到现在都过了近四个小时了,也没有什么有用的新情报传来,我清晨抓获的东城丈二花了一上午都才只是印证了猜测的真实性。短期内能得到情报的可能性……”

    她在手中转动着短箭,回头望着青年。

    公孙策知道对方想问什么。

    “我不是什么正义使者,可看到人类在眼前死去也还是会在心中感到不适。你就当做学生固有的天真好了。”

    爱丽丝终于收起了武器。

    “这个时候又说自己是学生了……唉。”

    泷泽吉久沉默地坐在地上,没做出任何评价。

    公孙策走到了他的身前。

    “顺便一提,即使你一句话也不说,我们也不是毫无头绪。倒不如说,你的能力本身就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思路。”

    “……!”

    阴沉男人呼吸刚刚变得急促了,青年没放过这个细节。

    “果然。面具男没参与战斗提前离去,也是因为早就想到了这点吧。我们是顺着水流异动查到这里来的,那在现在看来明显是你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刻意为之……而适合败水坏兽发动的场所,除了污水处理厂还有什么地方?你又是在哪制造出令情报人员警觉的异动的?”

    要引发足以被注意到的异动,就需要大量的污水。除了污水处理厂外,最容易接触到大量污水的场所是……

    “我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下水道了。泷泽吉久为什么要调查这种地方,我就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思考吧。”

    阴沉男子突然挣扎起来,向青年大喊:“巨龙现象是——”

    旁观的面具女立即冲上前来,一记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泷泽还没来
7wanshu.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