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章 耳环案(上)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非常抱歉,亲爱的同学们!」校园广播系统中传来互助会主持人心碎的播报,「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问题……比如斗殴、打架、超能力格斗与意外引爆的烟花……主会场的游园活动需要先暂停一段时间以做整备了!反正咱们这地方天天都是这一套,欢迎各位同学稍后再来游玩!」

    实际上早在礼帽标志飞起之时,学校中的人们就已撤离了大半。剩余的围观群众在失落的同时表示理解,毕竟苍穹之都能正常从头办到尾的活动不多。依稀能听到少数学生在离场时嘀咕着:

    「这么大乱子,苍穹英雄去哪了?」「可能还没回来……」「这点小事用不着他出场!」「已经很久没看到英雄了……我听说……」「别胡扯!」「英雄不会真退休了吧?」

    一个初中生小声说道:「……那我们之后该找谁求救?」

    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学生们立马又说起新的话题,说着漫画、电视节目和最近的流行,加快步伐往校门外走去。

    公孙策靠在大树旁,沉默地聆听着一般学生们的对话,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

    「对不起。」有人在他身后说,「又给你添麻烦了。」

    「不打紧,说来也是我的锅,没料到你昨天招惹的人都能在这地方遇上……」公孙策叹气道,「好歹超能力是控制住了,现在感觉如何?」

    大小姐走到他身边,低声说:「好很多了。为什么,刚刚会鼓励我打出来呢?」

    公孙策做了个请的手势,一旁的卡尔黛西亚笑嘻嘻地答道:「刚觉醒超能力的时候常有情绪失控的现象,这时候一味压制只会让爆发更加剧烈哦!就像你正在气头上的时候,有个人突然跑来叫你控制住情绪——那当然,心中会更加烦闷吧?」

    公孙策接过话头:「但是,如果在气头上时有人递来个沙袋鼓励你打上一拳,那得到宣泄的情绪就能自然而然控制住了。也就是说……」

    「堵不如疏?」

    「正是。」公孙策推了下眼镜,「别在意,曹鸿骗了你的钱,挨上这么一次惊吓也算扯平,这事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你占理。」

    秦芊柏点了点头,仔细回想着方前挥锤砸下时的情景。凭借武者独有的敏锐洞察力,她将地下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那一刻,她看到了手捧着木箱的扫把头,一条将木箱踢走的腿……以及,站在地下室角落的,面色惊愕的男性。

    「昨天遇到过的穿白衣服的人,今天也在地下站着。」秦芊柏很确信地说,「他换了一件衣服,但我记得他的脸。」

    卡尔黛西亚烦躁地说:「光核?」

    很难有第二个答案了。奥鲁斯那混账十成十又在密谋些什么,但他懒得管,也不想管。

    「公孙策,那些真的是烟火吗?」秦芊柏又问道。

    看来这家伙虽然没有证据,但也靠直觉发现了蹊跷。

    「那东西之前肯定不是烟火,但它现在就是烟火,因为某人说它是烟火。」

    公孙策回以一串绕口令般的答复,并满意地看到女孩陷入了有听没有懂的迷茫状态。

    迟子敬在几分钟前就带着会员们大呼小叫地撤退了。这货连自家互助会出事也是先放一边装看不见,等事快闹大了才来收拾,也着实是令人无话可说。当一个人集合了实力绝强,天性懒散,面皮极厚这三大特点后,就再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了。

    公孙策将手一招,率先迈步:「走吧,这儿的交易市场是没戏了,我们到其他地方去看看……」

    超能力者眯起眼睛,不出意外地看到一群黑衣人封锁了校门,为首的蓝发壮汉正向他发出狞笑。

    「等到解决了这些小麻烦之后。」

    他拍拍秦芊柏的脑袋,示意女孩不要轻举妄动,随即独自走上前去,向死之翼们发出热情的招呼。

    「这不是这不是,死之翼的巴德曼老哥嘛!刚刚和我的朋友玩得很开心啊,在篮球场上也战况喜人。都是社会人士了还这么富有童心,不如我们来玩一玩?」

    「滚一边去,小丑。」巴德曼摘下墨镜,「私人恩怨,跟你没关系。」

    「这可不行!公孙先生我一向是漂亮女孩与弱者的好伙伴,怎能看着你领着一帮狂徒胡作非为?」

    公孙策嬉笑着走上前去,装模作样地从兜里摸出一套白色的纸牌。他一边洗牌,一边面色轻松地说:「想玩游戏可以跟我玩啊,这事我专业。赢了我自然不拦路,要是输了嘛……」

    道化师亲切地笑着,缓声道:「我做包子正好缺馅,不知你们想留下几根手脚?」

    咕咚。平头游侠咽了口吐沫,发出响亮的声音。

    卡尔黛西亚扯着嗓子喊道:「收着点!你现在比黑道还吓人你知道吗?」

    「***我开玩笑的,我哪儿会砍胳膊腿啊!」公孙策无辜地说,「我一般都砍肚子的,肠子内脏哗啦啦流出来,场面很有冲击性,往往砍一个其他人就落荒而逃,省时又省力。」

    几个死之翼的老班底脸色都不太好,后方新加入的成员小腿已经开始哆嗦了。

    放眼全城也没几个人敢跟诡言道化打交道,其原因就在这里。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更不知道他是否会依言照做。往常这家伙还有英雄管着,可现在莫垣凯退休了,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公孙策与卡尔黛西亚一唱一和,几乎让混混们战意全失,只有巴德曼不为所动。他将那巨大锤头往地上一锤,喝道:「少他X虚张声势,老子是来算人命账!」

    公孙策惊奇道:「此话怎讲?贵组织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9:1,我纵是魅力超群也难有对象勾引,又怎能闹出人命了?」

    巴德曼气得笑开了:「你这狂犬连脸都不要了?老子说得是你身后那女人!昨夜组织连续失踪三个好手,一个新人,那新人最后遇见的就是那娘们。是生是死现在一个不知,老子不问她还能问谁?!」

    黄毛枪手顶着压力站到前头,唱起红脸来:「道化师,真不是二哥找您茬。昨夜我就跟科瓦在一队,那位小姐大开杀戒……啊呸,大杀四方……啊呸,反正是将我们痛揍的事儿好多人都看见了。兄弟失踪了,我们总得有些表示不是?」

    黄毛语气一冷:「……要不然,老大在道上也没法混了。」

    三个好手,一个新人,一夜之间全部失踪。公孙策猛然想起了昨夜与女孩初遇的场景,那宛如屠宰场般的小巷,极大量的鲜血与四散的肢体,以及持刀孤立的少女……

    公孙策转头,正正对上秦芊柏的眼神。

    「我,没有杀人。」

    无表情的女孩,堂堂正正地说道。

    公孙策确信这话的真实性。不光因为他昨夜的推理,更因为他知晓这女孩的性格,明白她绝不会在这种地方撒谎。

    「你们也听到了,我朋友说她没杀人!」这般说着,公孙策话锋一转,「不过我猜没证据你们也不信,不如就将整件事情在这说清楚,将所有细节梳理干净,省的你们几位再追究不放,你看如何?」

    巴德曼哈哈大笑:「什么狗屁胡话?你以为自己是名侦探吗?」

    「名侦探是绝无资格自称,不过基本的推理还会一点,脑子恐怕也比各位灵光不少。」公孙策冷笑道,「还是说怎得,几位栽赃嫁祸不成,就要强词夺理,准备开战了?」

    卡尔黛西亚配合地搓出两团火球,一幅跃跃欲试的表情。

    巴德曼啐了一口,知道硬来没有胜算,于是一拍黄毛:「告诉他事情经过!」

    黄毛缩着头上前,眼珠转了一转,朗声道:「昨日夜晚,我领着伙计们打完牙祭,在棘刺区转悠。刚吃完饭的时候我们还跟二哥打了个照面,就在饭店门口,一队六人集团行动,这事大家都能相互为证。」

    「具体是几点?」公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