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一章 粉红胡子与针与捉迷藏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猎人小姐。”

    如此宣称的人,是位戴着牛仔帽的夹克衫男子。

    他看上去是位30岁左右的壮年男性,只看五官轮廓可称得上帅气——只可惜他下巴上那把粉红色的大胡子掩盖了其他的所有闪光点,让这人放在民风开放的合众国也显得像个变态。

    男人的脸上看不出嘲笑的意味。

    他的笑容是爽朗的,和善的,像是位友好的陌生人在帮游客指路时会露出的表情,看上去比差点喊出“变态”二字的爱丽丝要从容的多。

    粉红胡子扫了公孙策一眼,砸了咂嘴:“……见鬼,我办事前可是按程序提前疏散了这块的居民,别告诉我你把本地人牵连进来了。”

    说见鬼两字时他用的是合众国的俚语,公孙策估计这位粉红胡子大抵是位合众国的来客。

    爱丽丝死死地盯着这男人的脸:“他被巨龙崇拜者袭击了,我有责任看管他直到事件结束。我是王国的猎人爱丽丝·艾达尔,你是谁?”

    “怪不得!我就说即使是狂猎部队也该知晓常识。”粉色胡子摘下牛仔帽,向两人行了一礼,“我是怀特·杨,来自乌斯特斯合众国,是秘银支柱的一名特工——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们组织的名字很怪,但你就别说出来了行吗?”

    公孙策很想答应他,可惜这次他的嘴动得比脑子还快。

    “怀特先生你好,我是公孙策。你这组织名字让我想起了我初中时代课堂梦游时构思的幻想故事。”

    “我就知道!这都21世纪了我就说早该换个与时俱进的新名字了!”

    怀特将帽子扣回头上,迅速收起了谈笑时的表情,换上了先前那副柔和的笑容:“言归正传。爱丽丝小姐,我已经解决掉那家伙了,收拾场子的人员马上就来,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我们很感谢你的协助,而现在是你该休息的时候了。”

    与那友善的表情相反,他的说话的口气坚定而不容拒绝:“我是合众国的先锋,帝国的专家来的只会更快。按理来说,你们王国也是有一份权利的,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现在的莫顿王国可腾不出手来管苍穹之都的事啦……要是余力充足,骑士们哪会组建你所属的狂猎部队?”

    “……”

    爱丽丝无言抿着嘴唇,这样的反应令身为局外人的超能力者插不上话来。

    特工怀特耸了耸肩:“算了吧,猎人!你干得很好了,没人有资格批判你。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们也只能祈祷那些糟糕的可能性不会发生。大家都只是在自己的立场上尽己所能罢了,不是吗?”

    蓝发女子依旧一言不发,这让公孙策感觉很奇怪。

    这场面看上去活像是一家公司内不同部门的员工在争权夺利。

    他认为这位猎人不是甘于沉默的女性,哪怕说出残念的丧气话来,她也会选择和对面争上几句才是。

    爱丽丝在想什么?

    超能力者开始思索同伴的反常表现。

    这沉默似乎也让粉红胡子感觉很尴尬,他往前走了两步,把手伸了出来,小小的发信器正躺在他宽大的手心里:“嘿,别这样。想点好的,你还可以在这观光几天再走嘛……喏,还你发信器。”

    这时爱丽丝突然开口了:“抱歉怀特先生,我想确认一下细节。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打倒那个巨龙崇拜者的吗?”

    怀特·杨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说的?我是个奇相法使。我先用手枪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再用了点操纵空气的小技巧,让他窒息昏迷就搞定了。整个过程轻而易举……”

    公孙策瞟了眼特工手里的发信器。

    距离靠得这样近了,他才终于发现,那小东西其实不是黑的。

    它的外壳是暗红色的,只是刚刚在夕阳的照射下看不清晰,才在远处显得像是黑色一样。

    深沉的暗红色。

    就像是,血液干枯后的颜色一样。

    “……我是说,还用得着多大张旗鼓吗?我甚至都没用心相武装,那绿毛机车手连通神都没到……”

    超能力者已经听不见对方的话语了,他的头脑全速运转着,在一触即发之际作出决定:“躲开!”

    刹那间,惊变突起!

    三根暗红色的尖针自发信器的表面射向三人,一堵白色的墙壁出现,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其中的两根牢牢接下。

    与此同时,超能力者毫不犹豫地将特工用能力打向了空中!

    被击飞到空中的怀特发出痛呼,这并不止是因为他挨到了击打,更是因为最后一根红针扎进了他的小腿,将整块血肉与腿骨一同腐蚀成了粘稠的流体!

    “带他来我身边!”

    超能力者依言照做,怀特自空中倒飞向两人,悬停在了猎人面前。

    他紧咬牙关,满面冷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眼来:“极强腐蚀性……高隐蔽性……至少通神高阶!”

    “我知道,你自己小心。千万别乱动……”

    她伸手按住特工的胸膛:“影苍兰。”

    粉胡子特工从原地消失了,爱丽丝松了口气。

    “我把他送到天桥下的影子里了。做得好,公孙策。”

    青年握紧了拳头。

    潜藏着陷阱的发信器躺在特工的手心里,这就意味着他无法如保护自己一样用实在的墙壁阻挡射向怀特的针刺。那并非是出力强弱的问题——怀特离陷阱太近了,他必须用最迅速的方法才能救下对方的性命。

    从结论而言,公孙策的选择是正确的,可融化的肢体是那样刺眼,令在一旁目睹的他也不由得感到了痛楚。

    “要是能更快点察觉……”他没把话说完,他知道感叹再多也是无用,“走吧爱丽丝小姐,把那家伙干掉。”

    就在这时,又一个人影从码头区域走出。

    “桀——哈哈哈!”

    他一边鼓掌,一边大笑。

    “还有个被拉下水的超能力者!这我真是没想到,干得漂亮啊猎人!你靠诱拐来的小孩救了自己一命!”

    此人的长相与前不久遭遇的绿发鸡冠头一模一样,但那阴毒的眼神却截然不同。他伸手往脸上一抹,那张属于他人的面孔就如蜡般融化了。肉色的软泥在脸上蠕动着,迅速勾勒出另一套五官,头皮上的发丝也缩进了肉里,再度生长出来时竟然变成了细长的橙发。

    “可惜,可惜……为了保险起见,我可是将肉体全都留在了里面,只留下了一点点血当做这个小惊喜的素材。你这女人也未免太谨慎了吧?”

    不到半秒的功夫,这男人已经完全换了副样子,现在的他有着深色的皮肤与齐肩的橙发,一点也看不出先前的模样,只有眼中的阴毒依旧。

    “提尔洛斯!”

    爱丽丝低吼着他的名字,橙发男子以更高的声调做出回应:“叫什么叫,爱丽丝·艾达尔!该发牢骚的是我这边吧!托你的福,我那强健的右臂可是没了啊!”

    他恼怒地晃着自己的手臂,男子的右臂就如个仅有皮囊的空袋一样,在半空中无力地飘荡着。

    “啊……我当时差点以为自己没命了,一口气逃到这才终于想明白。你虽说是个梵相法使,但和我一样都是通神境,那时的小把戏根本就是不可控的!”

    爱丽丝敲打着腰间的短箭。

    “那就过来试试啊,巨龙崇拜者。猜猜这一次,你又会失去多少肢体。”

    “桀——哈哈哈!为什么我要听你的?你现在有了块好用的很的挡箭牌,那就让我们换个玩法吧。”

    “我无处不在,无物可伤。”提尔洛斯打了个响指:“荒相·通神,解离魔躯!”

    一声轻响过后,橙发男子的身躯爆发四散!

    简直像是有颗炸弹在他的体内爆炸了一般,猩红色的液体如雨般飞溅,脏器
7wanshu.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