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五十七幕 骑士在此  伊塔之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下雨了?

    巡查卫队的士兵下意识用手探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松开手,指尖一片殷红。

    思维世界中犹如进行了一场漫长的拉扯,视线中的一切事物似乎都正缓慢流动,被撞开的人群,惊恐的尖叫,怒骂声,人群推挤着,互相退让。

    那个风衣男人拔出剑,但一道剑光已先穿透他的背影,一只断臂高高扬起,他发出野兽一样凄厉的惨叫声,温热的液体漫天洒下,犹如下了一场血雨。一道身影将之撞开,士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绪有些异常,下意识伸手拔剑,但却抽了一个空。

    他心下一寒,转身看去。那个穿着黑袍的少年正站在自己一侧,手中握着自己的剑,用剩下的一只眼睛冷冰冰地看着自己。对方轻轻松开手,那把有帝国徽记的剑也从半空落下。

    他心神浑浑噩噩,下意识伸手去接。但一道寒光已从他眼底闪现,然后世界为之天旋地转,视线一黑。士兵软绵绵的躯体向后飞出,撞在墙上,然后化作点点白光消散在长巷之中。

    人群一片大乱。

    后面的人想要反应,但却看到前方人人避之不及,那顶尖尖的巫师帽已分开人群,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那人大吃一惊,只见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一般,那个巫师犹如带着一轮血雨,突至他面前。

    箱子抬起头,黑色面具之下,眼中闪烁着无比疯狂的光彩。

    那人想要反应,却为这疯狂的眼神一看之下动弹不得。魔剑格温德斯正在心灵世界之中尖声长笑。

    “闭嘴。”箱子说。

    而后心中沉寂如水,手按长剑,向前一踏。

    从左至右,一道狭长的剑光斩开夜色。

    头颅高高飞起。

    意识潜行,心神所夺。

    心灵系的能力,犹如剑走偏锋的狭光,一入人群之中,便令措手不及的巡查卫队士兵吃了大亏。那个风衣男人一开始错判了箱子的能力,只以为对方手中剑是迷惑他们的把戏。

    他大声怒骂,试图闭上眼睛避开夺心术的心神摄入。

    可视角余光看到箱子出剑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错得厉害,大惊失色之下想要反应,可出剑之刻稍差分毫,结果便是迥异。

    箱子才不会和他们讲什么堂堂正正,行于黑暗之中正是杀手本意,欺骗诱敌只是手段,杀人才是目的。他第一个目标就是那个没中自己夺心术的风衣男人,展示夺心术是双重的战术,一则是光明正大的进攻,一则是行于阴影之下的欺骗。

    战术没有规则。

    唯求胜利本质。

    这是他在听雨者就学会的东西。

    那男人果然中招,反应稍慢一线就被斩断握剑一臂。

    箱子也不和对方纠缠,一击得手立刻撞开对方,犹如狼入羊群一样杀入后方因为中了心灵法术而一片大乱的巡查卫队士兵之间,趁对方心神所夺连斩四人。

    本来那风衣男人连同手下一行十人,他一出手便三死两伤,还剩下一半,而幸存之人十成战力这一惊之下也去了七成。艾音布洛克久未经战乱,市内治安良好,而这些巡查卫队的士兵早安逸惯了,那见过这阵仗?

    选召者本就是把冒险生活当做吃饭喝水的人。

    而七海旅团更是选召者之中的选召者。

    巡查卫队的士兵大多介于十二三级之间,那个风衣男人多半是出身自死亡降临公会外围团队的人,起码也有十七八级。本来箱子要以一敌十少说得付出点小代价,但这么一出之后便轻松许多。

    他轻轻挥剑,血剑银光正在长巷之中一闪,一弧血珠洒向地面,然后抬起头看着剩下的人。

    鸦雀无声。

    十个人,三个人倒在地上,一个人断了一只手,还有一个人靠在墙角也是近气的少出气的多,眼看着要咽了气。剩下的人中,竟无人敢与之对视,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来,

    “分头跑,去找人!”风衣男子按着自己断臂处,痛得近乎晕厥,但仍竭尽全力向其他人大喊一声。人手齐全他还有心与对方一战,但一个照面就折了一半,他除了头皮发麻,就是后悔。

    要不是自己判断失误……

    可情报上可没说过对方有这么一位剑士,不,魔剑士。但魔剑士哪有这个装束的?

    风衣男子看着箱子一身魔导长袍,头戴巫师帽,几乎要晕过去。

    他妈的!

    箱子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虽然对方这侧脸明明套着漆黑面具,什么也看不到。巫师少年举起手,幽灵一样的短杖浮现在掌心中,向这个方向一指,口中说出咒文的短语:

    “Eatt'n!”

    不好!

    风衣男子心中大惊失色,下意识转身想跑。但一道电火花从他身后魔导炉上绽放开来,电得他惨叫一声。“魔力拆解!”风衣男人心中大骂,自己又上当了,不该转身露出魔导炉的。

    但后悔只维持了一刹那。

    一只岩枪凭空浮现,在箱子引导之下直接从后方贯穿他咽喉,让男子尸体横飞出去,钉在一侧墙上,然后衣甲之下才升起点点白光,犹如飞散的萤火,消失在巷子之中。

    “谁让你说话的?”

    箱子没好气地看着那具尸体说道。

    他回过头去,那些巡查卫队的士兵果然四散而逃,连自己受伤的同伴都顾不得了。箱子默默看了一眼那个已快要断气的倒霉蛋,想了一下,便从对方身边走了过去。

    他收起剑,反正追上去也不一定能杀得完那些逃走的士兵,还不如不浪费时间。再说复活的人早晚也会从欧力的圣殿之中走出来,他何必干一些没意义的事情。

    他走到莱拉身边,看了看那个已经吓坏了的姑娘,一时不知作何开口,想了一下才问,“还可以走吗?”

    莱拉脸上沾了点血花,呆呆看着他毫无所觉。

    她设想过布丽塔会怎么搭救自己,但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得救。那对她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于……超乎想象了一点。

    还好她眼镜丢了,没能将战斗看得太真切,不然这会儿估计已经吓晕了过去。

    “你……你、你,”莱拉有点瞠目结舌地看着箱子,舌头也在打结,“……你杀了他们?”

    我在问什么啊?

    莱拉一问出来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而且她也不是不认识面前这少年,对方是为搭救她而来的,她怎么能一开口就质疑呢?

    但是箱子到不介意,单纯将之当成一个疑问句而已:“他们还有星辉。”

    他说。

    莱拉觉得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结结巴巴地改口道:“你是来救我的?”

    “是我们,”箱子本能地多拉几个人下水,“我们都知道了你的事情了,你是受我们牵连的,所以方才团长给我来信了,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传讯水晶。方鸻是第一时间让他出击救回莱拉了,但那时候他正干掉第二个巡查卫队士兵,没空回信。

    当然,这些事箱子是不会说的。他已经在心中纠正了一下自己完成这件事的顺序,是方鸻先给他传信,然后他才找到这些人,并发生了这样一场战斗,这样就说得通了。

    他正在编造故事。

    但莱拉心中却是说不出的味道,在听到那句‘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的时候,她就好像被击中了一样。她从未设想过有一群和自己没见过几面的人,会为陌生人做到这个程度。

    少女咬着嘴唇,心中的委屈几乎一下涌了出来,眼泪珠子跟着往下掉。自打出生以来,她好像还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滋味,但少女慌忙用手背擦了擦泪,以便让自己显得坚强一点儿。

    但她内心复杂的是,这些人这么做是对的么?莱拉看着一地还未完全消失的尸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