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十九回  咸鱼穿书后误拿卷王剧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刚才康乐的注意力都在李嘉和身上,她背对着门口,根本没察觉到来人了,再看李嘉和,对方双眼含笑,分明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些人。

    “陛下,不知这位姑娘口中的‘太后真迹’是什么?还望陛下明示。”

    殿中站着的这几个人,无一不是年过半百的老臣,且在朝中的职务就是谏言,他们专职挑皇帝的刺儿,这下康乐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刚才老臣听陛下言,您已将将军处死,敢问我朝功勋累累的将军是犯了何错,要以‘谋反’之名被陛下私自处置?”

    康乐被问得哑口无言,她也知道这些人难缠的很,眼前的局势对自己十分不利,所以她缓和了态度。

    “诸位爱卿,这其中有误会,明日,朕自会解释。”

    这些人明显不买她的账,“处置功臣的事明日解释,那太后真迹的事陛下可否现在透露一二?”

    在这个朝代,帝王制度刚成形不久,一般来说,言官是可以合理地挑衅皇帝的。

    康乐闻言,刚才还勉强挂着笑意的眼神彻底冷了下去,她后退了几步。

    李嘉和察觉到不对劲。

    康乐毫无预兆笑了起来,倒是与李嘉和初见她时如出一辙。

    她说:“朕实在是不知道与你们有什么说的。”

    眼见手上的绳子就要解开了,李嘉和加快动作,慌乱之间钩断了怀德的手串,但听稀里哗啦一阵响之后,无数支箭矢带着破空的凌厉从夜色中射来。

    这几个人原本站在李嘉和身前,他们躲避不及,纷纷中箭倒地,李嘉和飞快跑向一边两人合抱才能抱过来的柱子,奈何她动作再快也快不过无眼的箭。

    听到身后的嗡鸣声,李嘉和深感绝望,此时她离柱子仅有三步之遥,但显然,无论如何,她今天活着离开的可能性都很小。

    此时此刻,她最想做的事就是辱骂作者。

    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小说写了一半扔在那,书中的人物到底该怎么办!系统不靠谱,现在她连剧透都没有。

    她飞快回头看了一眼,那箭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她甚至已经闻到了泛着寒光的箭头上淡淡的血腥气。

    认命地闭上眼。

    也罢也罢,这样被一箭爆头死得应该会痛快一些,只是她不甘心,她甚至都没发现弓箭手藏在了哪,死得实在是太窝囊。

    正在她脑补自己被射穿的画面时。

    身前一股巨大的气浪排山倒海而来。

    那股灼热险些将她掀翻。

    猛地睁眼,她与鼻尖前的箭头大眼瞪小眼。

    那箭悬浮在空中,因为气流不稳,上下颠簸,箭尾微微颤抖,似乎被死死压制住了。

    李嘉和狼狈地爬到了柱子后面,滑坐在地上的时候,仿佛刚从水里被人打捞出来。

    只见那箭在空中停留了几秒钟,忽然调转了方向,直奔康乐而去。

    一时间,殿中刀光四起,伴随着皮肉被割破的声音,李嘉和哆哆嗦嗦探头往外看。

    康乐被暗卫护在中间,而这数十人的对面,只站了怀德一人。

    他静静站在夜色中,不说话的时候,的确当得起“洪荒第一美男子”的称号。

    察觉到她的视线,怀德向她看了一眼,脸上这才有了笑模样。

    “转过头去,听话。”

    李嘉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会儿她有些魂不附体,所以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又是一阵衣袂摩擦声与沉闷的呻吟声交织,听在人耳中说不出的瘆人,她没忍住,悄悄睁开一只眼。

    此时怀德手持长刀,正要捅入一人心脏,或许是感应到她看了过来,刀头硬生生换了个方向,直直扎入那人脚边的石板路上。

    四指厚的石板顿时碎裂,如果那一刀当真刺入心脏,后果可想而知。

    有暗卫见势不妙,从怀中掏出烟雾弹,不等砸在地上,手臂忽然被人一箭射穿。

    李嘉和顺着暗卫们的视线回头,正好看见稳坐在马背上的葛澜舟收起几乎一人高的长弓。

    “你……”

    康乐看着她,失语。

    葛澜舟下意识抹了一把嘴角还没干涸的血迹。

    “看见微臣,陛下很失望吧。”

    原来康乐在得到葛澜舟出城的路线图之后,就沿路设了埋伏,她的指令很明确,务必让葛澜舟有去无回。

    葛澜舟这次来,直接带兵包抄了整座宫殿。

    这是康乐第一次看见她用这样陌生的眼神看自己,她忽然恼羞成怒,狠狠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暗卫,呵斥道:“将军此举何意?是要坐实了谋反的罪名吗?”

    两人变成今天这种样子,葛澜舟也觉得可悲,她没接话,只是看了怀德一眼。

    刚才还像是玉面修罗的人慢条斯理从袖中抽出一幅画,展开一看,上面画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

    但凡长了眼睛的人一眼便能看出女童神似葛澜舟,尤其是脸侧的那枚红色痦子与葛澜舟脸上的那枚更是如出一辙。

    画右下角的落款乃是太后亲笔。

    ——康乐吾儿,安康喜乐。

    葛澜舟将画展示于众人前:“或许陛下该解释一下,太后这幅画究竟画的是谁?”

    今晚的变故发生的实在突然,这也是李嘉和人生头一次真切感受到杀戮,直到现在她腿还有些使不上劲儿,试了好几次都没能从地上站起来。

    太丢人了,就这么点能耐。

    手臂忽然缠上一股力道,怀德把她从地上拉起。

    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李嘉和的腿更软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靠在怀德怀中。

    腰间的手蓦然收紧,李嘉和红了脸,略微抬头,便能看见怀德的喉结,再悄悄往上看,正对上怀德哭笑不得的眼。

    离得近了,她这才发现他的面色不太好。

    “你怎么了?”

    怀德腾出一只手为她理着额前碎发,李嘉和看见他的掌心和指尖沾着墨水。

    “没事,刚才下来时有些着急了。”

    他第一时间察觉到李嘉和的手串断了,不等宫人画完画便赶了回来,也亏得夜色黑那些人没看清,那画上有几处墨迹未干,太后署名最后一笔被拖得有些长,一看便知道是还没等写完字就被人把画夺走了。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