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百六十五章 正主现身  茅山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嘉荣轻描淡写的回道:“不错。”

    吴志远又问:“在上海屡次要枪杀我的人也是你们青帮弟子?”

    顾嘉荣继续回答道:“不错。”

    吴志远胸中怒火顿起,还未发作,那顾嘉荣面露得意之色的笑道:“还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也猜到是我们青帮干的。”

    吴志远一愕,不知道顾嘉荣说的是什么事。

    顾嘉荣一字一顿的说道:“血洗闸北棚户区!”

    吴志远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此时此刻,在上海发生的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原来这一切都是杜月笙的安排。

    想起棚户区那些穷人们凄惨的死状,吴志远怒火中烧,两手拳头紧握,咯咯作响,竭力压制内心的怒火。面前的青帮打手个个手持火器,此时一旦发生火并,吃亏的恐怕是茅山派的弟子。

    一旁的月影抚仙见吴志远神情悲愤,连忙低声提醒道:“不要冲动,擒贼先擒王,引出杜月笙,将其制服,这些乌合之众自然就不足为惧了。”

    吴志远点点头,但胸中愤懑依然难平。

    顾嘉荣似乎看出吴志远已经彻底动怒,却并不畏惧,而是扫视站在睹星门下的谷神、张择方、吴志远等众人,脸色变为阴狠,说道:“江湖上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叫斩草需除根!本来我只要吴志远吴兄弟你一人的性命,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只杀你吴志远一人,其他的人肯定要找我拼命。为了避免以后麻烦,今天我就多带了一些人来,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在场的这些人,怕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了!今天我就要血洗茅山!”

    “好狂的口气!”于一粟一脸气愤的骂道,“你是不是太不把咱们茅山派放在眼里了?”

    谷神一伸手,示意于一粟不要说话。他上下打量了顾嘉荣一眼,脸上挂着微笑,说道:“后生可畏,就让老头子我先来领教领教你的本事吧!”话音一落,谷神道袍衣袂生风,“呼”的一声,身体从原地一跃而起,径直向顾嘉荣飞了过去。

    顾嘉荣见状脸色一变,握着驳壳枪的手一扬,枪口挑着的毡帽飞到半空,接着枪口一转,指向了迎面而来的谷神。

    “师公!”吴志远大吃一惊,连忙冲过去想要将谷神推向一旁,可已经来不及了。

    只在眨眼间,谷神已经到了顾嘉荣眼前,距离他手中的驳壳枪不足一臂之隔。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谷神的身体在空中横着打了一个旋转,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吴志远、张择方和于一粟连忙冲过去,想要查看谷神是否受伤。

    谷神神色凝重,慢慢回头看着对面的顾嘉荣,缓缓举起了右手,脸上渐渐露出神秘的微笑。

    众人一看,只见谷神食指和大拇指之间捏着一枚亮晶晶的东西,竟是一枚弹头!

    原来方才顾嘉荣那一枪非但没有打中谷神,反而被他抓住了弹头。子弹出膛后的速度有多快?还没有人能说得出来,但谷神能将出膛的弹头抓住,其速度之快,却令所有人惊骇不已!

    于一粟见状一拍大腿,埋怨道:“师父你要抓便抓嘛,搞那么些花哨动作,害得我们担惊受怕。”

    谷神回头瞪了于一粟一眼,在这种场合,他刻意要表现出自己的威严和风范,这种事对他来说,似乎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做过了。

    所有青帮弟子全都震惊在当场,反应过来的人开始连连后退。

    顾嘉荣自然也吃惊不小,但仍强忍镇定,高声道:“大家不要惊慌,茅山道士擅长障眼法,我不信这一枪他还能接得住!”话音未落,对准谷神又开了一枪。

    “不自量力!”谷神冷喝一声,右手一甩,将手中的弹头向顾嘉荣扔了出去。

    只听得极细微的“铮”的一声金属相击声,谷神扔出的弹头跟顾嘉荣枪口射出的弹头撞了一起,同时掉落在地面的青石板上。

    能做到如此地步,谷神扔出的弹头非得跟顾嘉荣枪出的弹头相撞的力量、角度分毫不差才行。

    顾嘉荣脸上变色,转身抢过身旁一名青帮弟子手中的冲锋枪,端正了就要准备开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吴志远快速冲了过去,桃木剑已然在手,手起剑落,“啪”的一声打在顾嘉荣的手背上,顾嘉荣吃痛不已,手上力道一松,冲锋枪掉在了地上。

    吴志远剑身上移,剑尖向前一送,恰好顶在了顾嘉荣的喉咙上。

    “姓顾的,你太放肆了!”吴志远怒道,“杜月笙在哪里?叫他出来!”

    顾嘉荣斜眼看着面前的桃木剑,冷哼道:“杜先生是做大事的人,没工夫跟你闲扯!”

    吴志远再如何仁慈,此时也已是杀心顿起,怒道:“你不说,我就先取了你的狗命,以祭棚户区那些穷人在天之灵!”话音一落,手中桃木剑就要向前刺去。

    就在这时,一众青帮弟子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道:“剑下留人!”

    众青帮弟子纷纷看向身后,继而让开一条通道,一个人拨动人群,从通道中走了出来。

    “杜先生,杜先生……”众青帮弟子纷纷称呼道。

    此人长衫袭地,一身文人打扮,正是杜月笙!

    顾嘉荣看到杜月笙,脸色顿时变得刷白,竟连一声招呼都不敢打了。

    见杜月笙从人群中走出,吴志远心中百味杂陈,说道:“你终于肯站出来了!”

    “大哥!”杜月笙开口叫道。

    “不要叫我大哥!”吴志远狂怒道,“你我已经恩断义绝,不再有任何关系!”

    杜月笙急道:“大哥,你听我解释!”

    吴志远收回桃木剑,用木剑一指在场的一众青帮弟子,怒道:“还需要解释吗?刚才顾嘉荣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了!”

    杜月笙闻言看向顾嘉荣,脸上第一次有了怒容,他夺过旁边一名青帮弟子手中的驳壳枪,骂道:“都是你闯下的祸!”说着,对着顾嘉荣的膝盖“砰砰”连开两枪。

    顾嘉荣两膝的膝盖骨顿时破碎,两腿不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继而捂着膝盖在地上翻滚。

    这一幕虽然惨烈,却没有人阻止。

    杜月笙一脸愧疚道:“大哥,请你一定要相信……”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吴志远打断杜月笙的话,怒道,“我就是太相信你的为人,所以才会落得被你青帮弟子不断暗算、追杀,甚至杀到了我们茅山派!”

    杜月笙心中似乎有些急躁,但仍语气平和道:“大哥,你给我个机会……”

    “我说过不要叫我大哥!”吴志远义愤填膺,再次打断杜月笙的话。

    杜月笙急了,两手抓头,抬高声调几近吼叫道:“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7wanshu.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