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十七章 奉礼  绍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一战,虽然西夏主力一度抵抗激烈,但最终因为实力不支和种种主客观条件,一朝溃散,结束的非常迅速。

    其中,西夏主帅嵬名察哥战死,黑牛纛被缴获,其人尸首被发现时身上最少中了七八处神臂弓矢,血都快流干了。

    泼喜军主将嵬名济战死,捉生军大将嵬名遇投降,铁鹞子主将嵬名移讹率少部铁鹞子突围出向南。

    对此,岳飞只是让数千轻骑前往追击,便号令全军打扫战场,准备休整一日,再好整以暇,渡河去取灵州。

    孰料,这日下午,战场尚未打扫妥当,对岸便忽然有人渡河至此,乃是代表了几个大的蕃部,愿做内应献上灵州……曲端亲自审问,却发现对岸这般迫不及待投诚的原因极为好笑。

    原来,对岸城内有一个大部落乃是从横山盐州支援过来的,根本不是兴灵这边的人,所以早早就因为横山那边的动静而心生动荡,而今日,这支部队趁着察哥渡河,宋军大股压上的那个时机,忽然就以一种半哗变的方式控制住了灵州城的城防。

    留在对岸的嵬名仁礼与嵬名云哥在城下猝不及防,登时便陷入混乱,其他诸部见状,也多趁机放弃了渡河,这就是今日上午察哥见到的那匪夷所思的一幕。而眼下,随着那个部落之外的其余几家,带着一种复杂情绪看着察哥大军在河西岸被全歼,也是终于意识到大势难为,所以干脆请降。

    “我问你。”午后阳光下,曲端坐在铁象前的田埂上,继续冷冷相对。“你们既是没控制住灵州城,被人堵在城外,如何敢跟我说要献城?要献城也该是人家握住了城池的那家吧?何况,人家既然握住了城池,自然有降服的意思,明日俺们大军渡河到了城下,他也自然会开门,那里要你们在这里做便宜买卖?”

    “好让曲都统知道,”来的这名蕃将慌乱之余赶紧做答。“话虽如此,但也有说法……城中那家本是盐州守将,而此时盐州对面的环州知州杨政已经率先轻兵从瀚海北边长城故道追来了,若是星夜兼程,指不定明日一早就能到……若说这两家没有关联,都统信吗?”

    曲端终于微微眯眼。

    那名汉话流利、善于言辞的蕃将见状大喜,也是什么脸都不顾了:“都统现在的情形是,察哥主力已经没了,对岸虽有两万兵,却分成了三拨,且都是惊弓之鸟……这个时候,只要有大宋王师,不管是谁先到了,便是尽收尽取的局面!杨政到了,河对岸的功劳便都是御营后军的了!”

    曲端嗤笑一声,却不作答,只是翻身上马往岳飞旗下而去。

    闻得河对岸情势,岳飞虽然对此类事不怎么在意,但既然情势如此,也没理由拒绝日后可能合作更紧密一些的曲端,尤其是曲端提出可以让此番战功最少的王德部来主动此事……于是当即应许,只是让对方小心行事,万万不要贪功中了埋伏。

    岳飞既然给脸,曲端当然投桃报李,便复又主动保证等晚间再行渡河突袭云云。

    闲话少讲,且不提这边大战落幕,曲端等人迫不及待又要晚上去争灵州之功,只说四月底这一日下午,连刚刚爆发了一场大战都不知道的赵宋官家风尘仆仆了两日后,终于抵达了他忠诚的宥州城。

    只能说,虽然没有胡寅随行妥当安排一切,但表现积极的吕本中带着些许内臣到底是能操持一点庶务的,再加上随行的解元、岳超皆是宿将,董先、翟琮又早早在东面隔绝了危险,所以宥州之行并没有什么突发事件。

    依旧是党项头人们蜂拥而至,依旧是赵官家出面装模作样,安定人心而已。

    “官家,今日到的多是银州、石州、左厢军司的部族首领……”待到城外大略会见完毕,君臣入城之后,临到晚宴开始前,吕本中正色来报。“但来的都只是部族中的次子、年长不管事的老族长,正当年掌权的人似乎都没有来。”

    “为何如此?”刚刚换下甲胄,换上大红袍的赵玖稍微蹙眉。

    “臣以为还是因为东面三处挨着绥德、晋宁,金人尚有万众在彼处。”吕本中赶紧将自己想到的答案奉上。“彼辈无胆,也无眼力,所以虽然上了降表,也让董、翟二位统制入了他们的城,却还是不敢倾族来做决断。”

    赵玖从有些慌乱的刘晏手中将硬翅幞头接过来,自己低头戴上,却又顺势询问:“这么说来,今日看似热闹,但其实并无要害人物了?”

    “这倒也不是……”吕本中即刻提及了一个人名。“仁多保忠来了,就是今日城外十里处第一个带头向官家下拜,然后奉上骆驼的那个白胡子老头。”

    戴上硬翅幞头以后,赵玖不好轻易动作,却还是有些诧异:“此人有什么特殊吗?朕还以为只是因为他年长,所以在最前头呢……倒是那匹白骆驼不错,温顺又雄壮。”

    “官家。”吕本中当即失笑。“官家不知道此人也属正常,穷乡僻壤,便是七州中最顶尖的豪杰在天下面前又算什么呢?何况此人便是有些本事,也是往日的事情了。”

    赵玖开始往身上系金带,而吕本中也继续稍作解释。

    原来,仁多部本是横山大部,但其部渐渐闻名于天下,渐渐脱颖而出,却只赖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神宗朝时的西夏横山监军,唤做仁多嵬丁,此人性情狡猾,与大宋交战极多,且多是他谋划大宋,主动进攻大宋多一些,但正所谓善泳者溺死,善攻者战死,此人最后有一次进攻环庆路时被宋军卡住归路,落得个死无葬身之所。

    但即便如此,此人几十年经营,终究是让仁多部脱颖而出,成为横山蕃部的代表性部族。

    听到此处,系上金带的赵玖终于微微笑对:“朕明白了,神宗朝对西夏主战,此人又是西夏最重要的横山战线上的监军,所以此人名声在皇宋那里必然多有提及……更不要说,本朝文华才气,倒有一半都在神宗朝,名人多,那时的事情也不免多被提及,连着他也有了名。”

    “正是这个道理。”吕本中也放松对道。

    “至于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这个仁多保忠了。”赵玖穿戴完毕,立在远处,微微正色。“朕猜猜,虽不晓得他是仁多嵬丁什么人,但依着年纪看,此人应该是在哲宗朝战事中起了些名望,算是能在史册上记个名字的本地名将?”

    “正是如此。”吕本中见到官家准备妥当,语速也加快了一些。“不过此人之所以知名,却还有两件与兵事无关的大事……一个是帮助小梁后诛杀梁乙逋;另一个则是有传言,此人大约是因为兵权被察哥所取,曾于小三十年前谋划降服皇宋,事发后,李乾顺未曾杀他,只是罢免而已,臣也未想到他居然现在还活着……当然,这种人物,归根到底不值一提,只是今日宴席上数他最有资历排场,所以臣专门来提醒官家罢了。”

    听着像是个渴求政治权力的阴谋家大于将领的样子,赵玖心下胡思乱想,面上却只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吭,只是瞥了眼刘晏。

    刘晏会意,率数十甲士先出,吕本中也赶紧随之离去,而赵官家在十几名御前班直的护卫下,停了一阵子,方才缓步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处在宋人看来非常简陋的大堂,堂中除了少许护卫外并无一人,而出了大堂,堂外院中空地上倒是霍然开朗,诸多甲士立身于院墙内外的跟脚处,而空旷的院中则整齐的摆上了近百张桌案,稍有薄酒青蔬。

    这里是之前西夏嘉宁军司在宥州城内的本据,隔壁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宗派的寺庙,赵官家正是选择了这个寺庙做行在,而因为大堂狭窄逼仄,所以干脆弃了堂上,来到原本可以点将的院中设宴。

    正是一年白日最长的时候,虽说是晚宴,也的确是到了傍晚,但却光线却极为充足,赵玖自堂中转出,一目了然。

    而院中有资格列席的百八十人,从随行至此的几个大臣、军将,以及早就带兵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