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十七章 奉礼  绍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到金汤城洪州、龙州、夏州蕃部,再到今日下午才在城外十里处第一次见到赵宋官家的本地以及横山东端蕃部头人,包括为首那名已经七老八十的仁多保忠,早在刘晏、吕本中等人转出时便已经准备妥当,此时见到一身大红袍的赵官家,更是心下一惊,十之八九直接下跪叩首,行大礼相见……倒是弄得几名原本只是作揖的随行文臣有些尴尬了起来。

    当然了,身边没有内侍,赵官家也懒得装模作样,只是随手一挥,让众人起身而已,便兀自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宴席随即开始。

    不过说实话,西北这地方的宴席,还是西夏故地,还是党项人做主宾,偏偏又是御前,那么作诗是不好作诗的,行酒令也基本上不大可能……只能是赵官家开口,与诸人嘘寒问暖,做些政治承诺而已。

    然而,虽说是政治承诺,但关于战后的具体安排,是不是要把蕃户内迁,会不会保留蕃兵,蕃兵又是什么待遇,尘埃落定后给不给蕃部头人实打实的差遣,包括这些地方怎么进行行政区划重构,种种严肃议题,却没人敢问这位官家,这位官家也没有主动提及。

    这使得整个宴会都显得有些寡淡无味起来。

    当然了,战事未定,这也在情理之中。

    “陛下。”

    酒过三巡,坐在右侧最前排、须发皆白的仁多保忠慢腾腾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似乎是要敬酒的样子,也依旧无人在意。

    而果然,此人先行祝酒为赵官家寿,但饮酒后却并未坐下,反而趁势捧杯拱手请言。

    “仁多将军请说。”赵玖也并不以为意,尤其是他这身衣服让他不好有多余姿态,便是想表达重视也难。

    “臣生于蛮荒之地,久慕王化,今日得见天颜,不胜荣幸,所以私心有两件礼物想奉与官家,还请官家笑纳。”仁多保忠先是勉力低身放下酒杯,然后再重新起身,微微俯首相对,动作缓慢迟钝,显然是年纪真到了,而非是装作老迈。

    刚刚此人单独起身时,赵玖因为对方的名声还稍有顾忌,但见到如此,也觉得有些可笑,但面上不显,只是从容相对:

    “仁多将军不是已经送了那只白骆驼了吗?朕非常喜欢,如何还有礼物?”

    “好让官家知道,那骆驼是本地州县官吏所寻,臣不过是因为年纪大,头发胡子与骆驼毛色相称,牵起骆驼来好看,所以才让臣去献的……此物并不能显出臣的忠心来,也不能算是臣的礼物。”仁多保忠缓缓以对。“臣此时所说的两个礼物,才是臣等私下花了大力气为官家此行辛苦施为的。”

    赵玖当即应声:“既如此,且奉上来吧!”

    仁多保忠闻言微微展眉,便回头去看院门方向……这种宴会,自然是要尽数搜身的,礼物什么的,也只能经过检验再送来。

    而刘晏亲自下去,片刻之后果然有两名甲士随之入内,而刘晏本人也快步折回,在官家耳畔稍作耳语。

    仁多保忠难得强打精神,死死盯住了赵宋官家的反应,而在他那片刻没有晃动的目光之下,赵官家闻言却并无诧异不适之色,甚至连头上的硬翅都没有晃动半分……这下子,仁多保忠自己也是暗骂自己可笑,继而恢复如常。

    礼物奉到御前,甲士打开捧出,却是一个血淋淋的首级,都来不及用石灰保鲜的那种。而此物一出,吕本中与郑知常几个文臣各自面色发白,其余人包括赵官家在内,却都没有多余神色,最多只是好奇罢了。

    仁多保忠没有卖关子,直接缓步出列,在首级旁下跪相对:

    “官家,此乃是小鞠德录的首级……之前银、石、左厢三处商议归正,但自觉无寸功以存身,便来询问老夫,老夫便建议他们取了此人性命,务必在今日官家到来之前,将此人首级奉上,聊表心意……三处头人、兵马未至,都是替官家作战去了。”

    赵玖难得晃动自己幞头上的硬翅,却是瞥了一眼面色发白的吕本中,而吕本中闻得此言,又被官家看了一眼后,脸色反而更白了。

    “小鞠德录是谁?”赵玖情知此时不是计较吕本中无能于这些事情的时候,便直接面色不变,追问不及。

    “回禀官家。”仁多保忠继续认真作答。“此人乃是党项人,却是辽国的党项人,位列辽国西南招讨使……前几年,金人南下,天下大乱,正如李永奇、李世辅将军父子从绥德入夏一般,此人也领十余万契丹、奚、渤海、蒙兀、党项杂胡百姓自辽国入夏。其人原本不屑降于夏国,便先去攻折氏丰州、麟州,准备以此立业,结果大败而走,只剩下了三五万契丹杂胡部民,只能通过夏州统军嵬名合达的路子,向李乾顺降服,从而得到了横山这边的支援,这才在夏州、银州身后一带立足,还攻下了麟州的建宁寨为本据,李乾顺用他,乃是要为西夏东北屏障,隔绝金人的意思。”

    且说,一旁吕本中到底是个聪明人,从听到此人领十余万辽国故民逃到西夏后,便心下恍然,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礼物正是赵官家真正需要实用的大礼!

    西夏大势其实在岳曲胡三人奇袭兴庆府得手后便已经大约抵定,而吴玠趁势压入横山后,更是使大局再无反复之理,但接下来,此战还是很有说头的,尤其是如何安排耶律大石、牵制耶律大石、控制耶律大石这个盟友……

    而辽国遗民,便是占地广,人口却极少的耶律大石软肋,之前萧……赵合达那里七八万,此时小鞠德录这里又来三五万,加起来已经足够让耶律大石拿低做小了。而很显然,这仁多保忠年老成精,却是从赵合达被驱逐的事情上嗅到了一二风向,硬生生的从被迫投降的境地,为横山东端诸部落寻到了一个切实的功劳出来。

    但想到这里,吕本中愈发不安……想他此番过来,乃是父亲荣休、自己做官之后第一次正经用事,却被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给这般给比下去,简直丢尽了脸,也不知道此事之后,官家还会不会以为自己得用?

    另一边,赵官家当然没有心思在意吕本中的患得患失,其人心下醒悟之余一时大喜,但面上却并无多少展现,只是微微颔首,顺势板着脸开了个玩笑而已:

    “若是第一件礼物是人头,第二件莫不是张地图?”

    仁多保忠怔了一怔,显然不懂赵官家的低端笑话,非只如此,他反而因为赵官家并未展露喜色一时有些忐忑起来,只是认真再对:“回禀官家,第二件礼物并非是地图,而是一座城池……”

    这次轮到赵玖怔了一怔,但仅仅是一怔,便脱口而出:“是灵州吗?朕记得吴玠有军报,说你侄子仁多时泰是盐州守将,此番第一个被察哥遣到灵州去了,所以他才让与你侄子相熟的杨政去追击。”

    “官家一言道破。”保忠愈发恭谨起来。“臣与时泰有约……察哥入得灵州,前后绝道,是为兵法中的死路,连拖都不敢拖,只能仓促渡河一战,臣让他联络其余大部,再与吴都统、岳都统交通,务必替官家取下灵州城,兼断了察哥念想。”

    “察哥不会疑你侄子吗?”吕本中终于按捺不住,出言质询。“须知道,当年老将军你便是因为筹谋归于皇宋,这才被罢免的。”

    “好让这位上官知道。”保忠回头相对。“下官虽然是公认的西夏逆臣,但下官的弟弟、时泰的亲父却是死在皇宋刀下,所以察哥不会疑他。”

    吕本中一时愕然,显然是对这种边地部落行事思路与风格有些转不过弯来。

    倒是赵玖依旧不慌不忙:“那朕问你,你与你侄子沟通是察哥西行之前,还是之后?”

    保忠犹豫片刻,拜倒在地:“是之后……去打小鞠部也是嵬名合达被驱除后下的决心。”

    赵玖端坐不动,只是微微点头,带动头上两支硬翅微微晃动起来:“那朕再问你,你知道你此番作为,放在天下人眼里算什么举止吗?”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