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章 醒来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小妹颇似顾老太的眉角一扬,整个人变得凌厉起来:“瞧大哥说的,咱们是逃荒,这逃荒路上那天不死人?就你女儿的命金贵,全家紧着她一个人,她一个小辈,要从这么多的长辈嘴里抢粮食,也不怕折寿。”

    “怎么叫做全家紧着小鱼一个人,咱家又不是没粮,小妹你和妹夫每天的口粮都不止一碗。”他只是要半碗去救命,这也不行?

    顾小妹历来霸道,听到这话岂能罢休,马上哭起来:“呜呜呜,我就知道家里人嫌弃我们夫妻。是,我一个外嫁女不该带着相公回娘家,吃娘家的粮,可相公家没人了,不回娘家,让我们夫妻饿死吗?”

    虽然是逃荒,可顾老太护食,又疼她这个幺女,逃荒之时不忘把幺女和女婿带上,粮食也可着他们夫妻和顾二叔家,这一路上谁都能饿,顾小妹夫妻和顾二哥一家饿不得。

    顾老太见幺女哭了,气得上前厮打顾大山:“你个丧良心的东西,畜生啊,她可是你妹妹,你竟然想饿死她,你还是不是人?”

    顾老太转头对一旁低头沉默的顾老爷子道:“老头子,你大儿想饿死他妹妹啊,你管不管?”

    顾老爷子五十有六,赶了一天的路,很是吃不消,懒得管这事,对于他来说,一个孙女而已,又不是孙子,死了就死了。

    顾小妹见顾老太为她撑腰,顾老爷子默不吭声,哭得更起劲。

    顾小妹的相公是个老秀才的儿子,自诩耕读人家,很是自命清高,瞥了顾大山一眼,冷哼道:“既然大哥容不下我们,我们夫妻这就走,饿死也不吃大哥的粮。”

    顾老太忙拽住顾小妹夫妻,呸了顾大山一口:“什么他的粮食,他哪来的粮?这是老顾家的粮食,老顾家我和老头子当家,粮食愿意给谁就给谁,顾大山你敢说一句就是不孝!”

    大楚朝最重孝道,小辈敢不孝,长辈可以告上衙门,轻则杖打三十,重则流放。

    不远处的一个火堆旁。

    顾锦安听到顾老太的话,气红了眼:“奶这是要小鱼的命。”

    小鱼被打伤脑袋,流了不少血,又一直昏迷不醒,不赶紧找大夫来瞧瞧,小鱼会死的。

    什么没有粮食,都是借口。

    奶她多护食啊,知道粮食金贵,一直藏着一袋粮食没动,而小姑夫妻、大姑一家、二叔、三叔、四叔一家,每个人的衣服里都藏着一小包粮食,每一包都有碗口大小,怎么就没粮食?

    手里藏着这么多粮却舍不得拿出半碗来救小鱼,亏他们父子天天出去找食上交给一大家子。

    顾锦安从小到大第一次无法忍受顾老太对他们一家的不公。

    崔氏一脸愁容,听着顾锦安的话,看着昏迷不醒的顾小鱼,默默垂泪。

    顾锦绣满脸惊慌害怕,抱着同样害怕的顾锦程,姐弟两个都不敢说话。

    顾锦安看着他们,又看看远处还在跪着的顾大山,知道不能这么下去,对崔氏道:“娘,我出去一趟,您和大姐好好照顾小鱼。”

    崔氏拽住顾锦安,哭得红肿的眼睛带着害怕道:“安哥儿,你要去哪?现在这么乱,不要乱跑。”

    小鱼已经出事,要是安哥儿再有个好歹,她要怎么活?

    顾锦绣和顾锦程也看向顾锦安,含泪的眼里害怕加深,添上担忧。

    “娘。”顾锦安看着崔氏,一路逃荒,崔氏瘦得厉害,堪比骷髅,顾锦安平时都不敢对她大声说话,但现在,他指着躺在草席上的顾小鱼,道:“为了小鱼,我必须出去,娘放心,儿子会很小心,不会出事。”

    不等崔氏开口,人已经跑进夜色里。

    顾锦安年纪虽小,却是个聪明有本事的,接连求了几家关系要好的人家后,终于借够半碗粮食,找到一个大夫给顾小鱼看病。

    大夫姓杜,医术不错,心肠也好,逃荒路上经常给灾民看病,换取少量的粮食或水。

    他用清水给顾小鱼洗了伤口,上了金疮药,包扎好,又扎了几针后,收起银针,道:“药材难寻,且无笔无墨,药方老夫就不写了,老夫会每天过来给小鱼扎针化瘀血,三天过后再看。”

    顾大山感激涕零,红着眼眶道:“多谢杜大夫,多谢杜大夫救了小鱼。”

    顾大山求了顾老太一晚,顾老太始终不肯给粮食,还把他打走,幸亏安哥儿聪明,不然小鱼这条命就没了。

    杜大夫看见顾大山高兴的样子,有些不忍的道:“小鱼伤到头部,要是三天内能醒来还好,若是不能……你们心里要有数。”

    顾大山一家听得脸色煞白。

    杜大夫看着这一家子的脸色,加了一句:“小鱼头上的伤口不大,你们且先放宽心,这三天好好照看着,老夫先回了。”

    顾大山和顾锦安收起愁容,去送杜大夫。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临近深夜,一家五口嚼了几把树叶充饥,水珍贵,要留给顾小鱼,没敢喝水。一家人商量着,顾家父子先睡,崔氏和顾锦绣守着小鱼,等下半夜再换。

    ……

    顾锦里的头很疼很疼,耳边满是嘈杂的声音,有人的说话声、赶路的脚步声、吆喝声、怒骂声、还有敲梆子敲锣鼓的声音。

    顾锦里疑惑,她已经死了,怎么还能听到声音,脑子还能正常思考?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的情况,却怎么也睁不开,脑子里像是走马灯般,不断闪过很多记忆画面,这些记忆画面有她的,还有一个穿着破烂麻衣的小姑娘的。

    起初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三天后,她才弄清楚脑海里的这些记忆代表着什么。

    她穿越了,死后魂穿到这个小姑娘的身上。

    小姑娘叫顾锦里,竟是跟她同名同姓……但村里人都喊她的小名顾小鱼,是大楚朝西北陇安府高水县顾家村人。

    爹顾大山,娘崔氏,大姐顾锦绣和大哥顾锦安都是十四岁,两人是龙凤胎,下面有一个弟弟顾锦程,此刻全家正在逃荒的路上。

    老顾家有四房人,她爹是大房,下面有二叔三叔四叔。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姑姑,但亲姑只有一个叫顾大丫,跟顾爹是龙凤胎,嫁在临县,没跟他们一起逃荒。

    顾老太是寡妇二嫁,大姑是顾老太带来的,小姑是顾老爷子和顾老太的老来女,很是受宠,现在大姑小姑一家都跟他们一起逃荒。

    小姑娘因为一颗红薯被牛家兄弟打伤,就这么死了,她穿了过来,一直昏迷不醒。

    在她昏迷的这三天,是顾爹和顾锦安一路抬着她赶路。路上很多灾民劝他们把她丢掉,顾老太更是骂着难听的话,嘲讽他们一家拖着个死人,可顾大山父子都没有听,再难也抬着她一起走……这份恩情,她记住了,一定会报答他们。

    至于牛家五兄弟,既然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就会替她报仇!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