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8章 被舍弃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罗慧娘跑得快,很快就找到村长。

    村长得知消息,带着顾家村的村民匆匆赶来,看见被灾民围住的老顾家的休息地,忙让村民赶人:“各位乡亲都回去吧,这是我们顾家村的事,跟大家没关系。”

    现在是逃荒,灾民们也没多少时间看戏,见顾家村的村民赶人,便四散离开,满树林的转悠着,寻找能吃的东西。

    顾大姑看见顾村长,立刻哭喊起来:“村长,您老要为我们一家做主啊。顾小鱼不敬长辈,下狠手毒打我,您看看她把我打成什么样了?呜呜呜……我虽不是爹亲生的女儿,可是在老顾家长大,是顾小鱼的大姑,她这么打我……”

    罗慧娘见顾大姑恶人先告状,气得打断顾大姑的话:“你胡说,明明是你们一家先打的程哥儿,而且打伤你的人是三奶奶,不是小鱼,你别咬着小鱼不放。”

    三奶奶拿着顾小鱼的木棍,往地上一戳,道:“慧娘说得没错,是我老婆子打的你,你要是不服,尽管冲我来,别柿子专挑软的捏。”

    顾大姑被揭穿,不再说话,只一个劲的哭。

    顾村长被她哭得心烦,呵斥一声:“够了,哭什么哭!”

    顾大姑急忙闭嘴。

    顾村长看着老顾家一群人,目光在顾大姑的脸上停留一瞬,转向顾大山一家,见顾锦程被打得惨不忍睹,顾锦绣被吓得脸色惨白,皱眉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个说清楚咯。”

    钱光宗嘴巴利索,对着顾村长拱拱手,正要说话,脚踝突然被一颗小石子击中,痛得他嗷叫一声,顾村长皱眉,脸上出现不喜。

    顾锦里趁机开口:“村长爷爷,我奶要把我们一家六口卖掉,为了让我们一家心甘情愿的被卖,便让大姑一家把我姐和程哥儿骗来,打算先把他们绑走,让我们一家为了大姐和程哥儿不得不妥协。”

    她指着程哥儿脸上的伤,说道:“我姐和程哥儿反抗,大姑一家就毒打他们,幸亏我们及时赶到,不然程哥儿还不知道会被他们打成啥样?”

    程哥儿害怕又委屈,听到顾锦里的话,想到刚才的可怕,又抽抽噎噎的哭出声,看着好不可怜。

    顾村长听得心下一惊,再看顾锦程脸上的伤,还有那位一直站在老顾家休息地的矮胖男人,深知这事不假。

    顾家村的村民亦是惊骇不已,大山兄弟任劳任怨,给顾六叔一家当牛做马,顾六叔一家竟然要卖掉他们一家六口。

    顾大姑忙叫道:“村长,顾小鱼说谎,您别听她胡说,是顾大山自愿卖掉他们一家六口给老顾家换粮食,老顾家可没有逼他卖身为奴。”

    顾锦里笑了,一双圆圆的杏眼带着讥讽,看着顾大姑:“大姑,您愿意卖掉自己一家,给老顾家换粮食吗?”

    顾大姑怎么可能愿意?她又不是傻子。

    顾老太见顾大姑吃瘪,又开始流泪,对村长说道:“村长,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村里人都觉得我恶毒,可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大山自己要卖掉妻儿给我们换粮食。”

    她叹道:“大山是个孝顺孩子,知道家里快断粮了,不忍心他爹挨饿,便求光宗给他找路子,卖掉自己和妻儿,给他爹换粮食活命。”

    顾大山急忙否认:“没有,村长,我没有要卖掉自己的妻儿。”

    顾老太听到顾大山的话,一脸失望:“大山,前两天我们劝过你,要你把粮食和银钱还给齐府,把卖身契要回来,你不听,现在齐府的管家来领人,你又反悔,你,你这是何必呢?”

    村长大惊,抬头看向顾老太:“已经签了卖身契?”

    这就糟了,有卖身契在,他就算想保住顾大山一家也不行。

    钱光宗再次举起手里的卖身契,道:“可不,这是我亲眼看着大舅兄按下手印的卖身契。”

    他看着顾锦里,冷笑道:“小鱼侄女,是你爹要卖掉你们,你怎么颠倒黑白都没用。”

    顾锦里脸色发沉:“到底是谁在颠倒黑白?”

    顾村长见双方各执一词,看向站在顾有文身后的顾老爷子,问道:“老六,你家大女婿说的是不是真的?”

    顾老爷子被问话,只沉默不语。

    顾大山一脸期盼的看着顾老爷子,希望他能为他说句话,澄清事实,可顾老爷子始终没有开口,仿佛这件事跟他无关。

    顾大山没了法子,扑通一声,朝着顾老爷子跪下:“爹,您说句实话,儿子求您了!”

    这关系到他一家六口被卖的大事,他可以去做下人,但他不能让自己的媳妇儿女没入奴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顾老爷子还是不说话,顾大山只能一个劲的给他磕头,求他。

    砰砰砰的磕头声响彻老顾家的休息地,顾大山的额头青黑一片,村民们看得不忍,开始细声指责顾老爷子冷血。

    顾老爷子没办法,终于开口:“大山呐,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认,别给家里添麻烦。”

    顾大山懵了片刻,不敢置信的看着顾老爷子。这些年来,他为老顾家做牛做马,忍受着顾老太和一家老小的磋磨,为的就是顾老爷子。

    他始终觉得,顾老爷子的心里是有他这个长子的,没有帮他,是不想增加家里的矛盾,毕竟不聋不哑不做家翁。

    可现在,在他最难最难的时候,在他的妻儿要被卖掉的时候,他求这个爹为他说句实话,他都不肯。

    顾大山哭了,双手捂着黝黑的脸,眼泪从指缝里滴落,哭得像个孩子。

    顾老太听到顾老爷子的话,看着顾大山痛哭的样子,心中畅快,嫁给一个泥腿子做填房是她的屈辱,只有使劲磋磨原配的孩子,她不甘的心才能舒服一些。

    顾锦里没有阻止顾大山跪求顾老爷子,而顾大山被顾老爷子舍弃,也是她想要看到的。

    她一直知道,顾大山把顾老爷子看得很重,因为顾老爷子而不舍得离开老顾家,这一次,她就是要让顾大山看清楚自己在顾老爷子心里的地位——堪比下人!

    只有顾大山对顾老爷子彻底失望,她才能让顾大山同意离开老顾家。

    顾锦里指着钱光宗手里的卖身契,对顾村长道:“村长爷爷,我们想看看那张卖身契,没看过,怎么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卖的又是谁?”

    村长点头同意:“老六家的大女婿,把卖身契拿过来。”

    钱光宗是有备而来,不怕村长验卖身契,走到村长面前,把卖身契递给村长,指着上面的手印,说:“村长您看,这可是顾大山的手印,上面有他的指纹。”

    自古验证手印的办法就是看指纹。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