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3章 临盆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齐逸的目光掠过钱光宗,落在顾老太的身上,摇头拒绝:“老太太,手印是顾有福按的,我不能把顾大山一家带走。”

    齐逸是举人,又是官家子弟,熟知大楚刑律,按律来说,非本人所按之手印,不能作数。

    而那张卖身契上的手印指纹模糊,还有一个芝麻大的黑点,也不能作数。

    因此别说顾大山一家,他连顾有福一家也带不走,想要带走这两家的其中一家,必须重新签订一份卖身契。

    顾老太急了,又开始说谎:“齐大少爷,你别听他们胡说,这个手印就是顾大山按的,光宗和丁长旺都是人证。”

    三奶奶气得发抖,指着顾老太道:“潘氏,手印的事儿蓉姐儿已经承认是他爹按的,你还想冤枉大山!”

    “蓉姐儿那是被顾小鱼给吓得,说的是胡话,不能算。”顾老太现在是豁出去了,反正顾大山一家不能留,闹成这样,不把顾大山一家卖了她咽不下这口气,还有粮食银钱,她可不会还给齐府。

    齐逸看着顾老太那口沫横飞的模样,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是乡下刁妇。

    他不愿意跟这种老妇浪费口舌,让护院取下丁长旺口中的布条,问丁长旺:“你说,顾家卖身契上的手印是谁按的?实话实说,再敢有半句虚言,你知道齐府的规矩。”

    不轻不重的话,却把丁长旺吓得半死,忙哆嗦着道:“是,是顾有福按的……顾老太说,他们两兄弟的拇指都是双箕斗,指纹很像,再故意按得模糊一点,加个黑点上去,届时便无法分辨真假,顾大山也就只能被冤枉,全家被卖掉。”

    又开始喊冤:“大少爷,小的错了,小的是冤枉的,都是那顾老太想要卖掉继子,这才想出这种馊主意来坑害小的,小的悔啊。”

    原来不是亲生儿子,难怪顾老太这么想要卖掉顾大山一家。

    齐逸冲着护院一摆手,护院再次用布条把丁长旺的嘴巴封住。

    齐逸看向顾老太,道:“老太太,丁长旺说了,手印是顾有福按的,顾大山一家我不会带走。要带,只能带顾有福一家五口。”他的手指向顾有福,把顾有福吓得连忙躲到顾老爷子身后。

    顾老爷子见这齐大少爷不好糊弄,只好妥协:“齐大少爷,您要是不带走顾大山一家,那这事就算了。”

    “算了?”齐逸笑道:“老爷子,我齐府用粮食银钱买下的家奴,可不是你一句话就能算了的。”

    顾老爷子的脸色一变,抬头看向齐逸,略显惊慌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齐逸也不卖关子,扬着手中的卖身契道:“我齐府用多少粮食银钱买的,你们顾家就要还多少给齐府,多一粒粮食齐府都不要。”

    顾老爷子还没说话,顾大姑就跳出来道:“你休想!凭什么要我们老顾家把粮食银钱还给你们?我们给人,你们把顾大山一家带走,这事就两清了。”

    她家可是拿了顾大山家五两的卖身银子,要是还钱,她家的五两银子就要给出去,她可不干。

    “金枝说得没错,我们给人,你们把顾大山一家带走,赶紧带走!”顾老太说着话,做出轰人的动作。

    齐逸眉头大皱,这一家都是什么人?他的话说得明明白白,这家人怎么就不听?

    “大少爷,大少爷,快回去,大少奶奶要生了!”正在齐逸要发火之际,齐府的林管事带着两名小厮匆匆跑来,远远地看见齐逸的身影便高声喊道。

    齐逸一惊,快步迎上去:“林管事,你说什么?大少奶奶要生了?这还没到日子怎么就生了?大少奶奶的情况怎么样?”

    林管事喘着粗气道:“小的也不太清楚,是大少奶奶的陪房陈嬷嬷说大少奶奶突然发动了。情况不太好,羊水破了。”

    齐逸听得脸色一白,他跟阿淑有一个女儿,以前女儿出生的时候是先见红,而先破羊水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个不好,孩子就会胎死腹中。

    “快,快回去。”齐逸忙招呼齐府的人,要往营地赶去。

    顾大姑听到林管事的话,见齐逸在乎自家媳妇的模样,灵机一动,带着两个儿子拦住他,威胁道:“不许走,要走把顾大山一家带走,把这买人的事情给了结咯。”

    齐逸的脸色一冷:“你说什么?”

    顾大姑被齐逸身上的冷意吓了一跳,可为了银子,依旧梗着脖子道:“我让你把顾大山一家带走,他们一家现在是你们齐府的家奴,别想留在我家吃我家的粮。”

    齐逸听到这话,转头对尤师傅道:“来人,把他们一家都给本少爷绑到齐府的营地去!”

    刁民,真乃刁民,好好的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非要这般下作,趁着他妻子临盆危难之时威胁他,真当他齐逸是吃素的?

    “是。”尤师傅带着几十个护院一拥而上,开始抓老顾家的人,最先被抓的就是顾大姑。

    顾大姑懵了,哭喊尖叫着想躲,可她一个妇人,哪里是护院武师的对手,三两下就被绑住。

    顾老太举着拐杖打那些护院,哭喊道:“杀人了,杀人了,没天理啊,富户强抢良民了。”

    只可惜,她早前已经把顾家村的村民得罪光,此刻没人帮她;刚刚又把齐逸彻底激怒,她喊得越凶,齐府的护院就绑得越快。

    不过盏茶的功夫,齐府护院就把老顾家二十来口人给绑了起来。

    顾有文冲着齐逸大骂:“齐逸,你可知我是童生,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你快放了我们一家,否则本童生去衙门状告你!”

    “读书人?就你也配?”齐逸看向顾有文:“本少爷活了二十几载,往来好友皆无白丁,从未见过哪个读书人看见自己的母亲卖掉兄长而不阻止,你枉为读书人。”

    齐逸把顾有文说得面红耳赤,顾有文想要反驳,却被护院用布条封住嘴巴,开始押着他们往齐府的营地走去。

    齐逸看向顾大山,道:“顾兄,卖身契的事情还没了结,你们也要跟着我回营地,放心,我齐某不是那等无耻小人,不会强抢你们去做家奴。”

    齐逸赶着回去,说完这话没有等顾大山考虑,直接提步就走。

    顾大山见状,急得不知所措。

    顾锦安劝道:“爹,咱们跟着去吧,齐大少爷是讲理的人,不会害咱们。”

    顾锦里也劝道:“爹,咱们必须去,要是不去,奶她又会拿卖身契说事。”

    今天必须把卖身契的事情解决了,如果可以,顺便把老顾家也解决了,她可不想跟这种豺狼继续待在一起,任由他们磋磨。

    罗父、三爷爷、三奶奶都劝顾大山跟着去。

    顾大山咬咬牙,终于点头:“好,咱们去齐府营地。”

    顾村长见老顾家二十来口人都被抓了,无奈之下,也带着村里的壮丁跟去。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