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8章 厚礼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齐逸不想跟老顾家过多纠缠,扬声对外面的尤师傅说:“给他们松绑。”

    尤师傅领命,让护院给老顾家二十来口人松了绑。

    顾老爷子见齐逸说话算话,丢尽脸面的他不愿意在齐府营地多待,便走出帐篷,想带着全家回去,手却被顾大山抓住。

    顾老爷子皱眉回头,口气不善的道:“松手。”

    顾大山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对顾老爷子的话言听计从,而是带着一股子执拗,问顾老爷子:“我娘,是不是被你跟潘氏气死的?”

    “逆子!”顾老爷子听到顾大山的话,立时甩开顾大山的手,快步走了出去,顾大山想追,却被三爷爷和三奶奶拦住。

    三奶奶道:“大山,算了吧,以后带着崔氏和孩子好好过活儿。”

    顾大山看向三奶奶,抖着手问:“三伯娘,我娘她真的是……”

    三奶奶红着眼圈说:“你娘自打生下你跟大丫后,身体就不好,后来发现你爹跟潘氏的事儿,病情加重,拖了一个多月就去了。”

    再后来,潘氏在大山娘过世刚满一个月就嫁进老顾家,不到七个月就生下顾有文,可想而知,在大山娘发现顾老爷子跟潘氏的事情之时,那潘氏便已经怀孕。

    大山娘估计是知道了这事儿,才被活活气死。

    顾大山听到三奶奶的话,想到记忆里越来越模糊的亲娘,捂脸痛哭出声。

    崔氏上前安慰他,才让他止住哭声。

    “顾大山,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给我们出来!”

    “跟自家爹娘断亲,这么不孝,你要遭天打雷劈。”

    “我老顾家怎么出了你这等没良心的东西?一攀上官老爷家就把自家爹娘踢开,你不得好死。”

    老顾家的人知道顾大山跟老顾家断亲之后,气得跳脚,站在帐篷外,大骂顾大山。

    顾大山被骂得面红耳赤,他不是因为羞愧,而是气的。

    顾锦安早就对老顾家不满,心里窝着一把火,见断亲了他们还来骂人,忍不住冲出去,指着骂得最欢的顾大姑道:“狼心狗肺的是你,一个跟着潘氏嫁来老顾家的外姓人,却长年欺负我们家,你有什么资格?”

    又指着钱光宗道:“还有你,无耻之徒,不过是个老顾家的挂名女婿,竟敢做老顾家的主,卖老顾家的长子,小心晚上睡觉,老顾家的祖宗来找你算账!”

    顾锦安最后看向顾老爷子,眼神复杂的道:“爷,您自己看看,你自以为的家人到底是一群什么东西?别人吃你的粮,卖你的儿,还拿走你儿子一家的卖身银子,你就一点想法也没有?”

    顾大姑和钱光宗一听,吓得急忙看向顾老爷子,如果顾老爷子真的对他们卖掉顾大山一家的事情不满,那他们在老顾家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顾锦安,你胡说什么?”钱承贵听得大怒,冲上来要扇顾锦安。

    钱承贵已经年满二十,比顾锦安壮实很多,要是顾锦安被他扇到,非得扇出个好歹来。

    顾锦里早就恨顾大姑一家入骨,见钱承贵过来送死,抄过一旁小厮的大棒,对着他的脚狠狠一打。

    梆!

    打在他的腓骨上,疼得钱承贵惨叫一声,摔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顾大姑急忙冲过来,扶住钱承贵:“贵哥儿,你咋样了?”

    “疼,娘,我小腿好疼。”钱承贵疼的直抽气。

    顾大姑卷起钱承贵的裤腿,看见他的小腿已经肿起一个大包,立时指着顾锦里大骂:“你这个臭丫头,敢打伤我家贵哥儿,赔钱,赶紧赔钱,不赔钱你们一家别想有好日子过。”

    顾大山一家跟老顾家断亲后,他们就不能再占顾大山一家的便宜,趁这个机会多讹点钱,他们也就赚到了。

    顾锦里笑了:“是钱承贵先冲过来要打我哥,凭什么要我们赔钱?像钱承贵这种作恶多端的畜生,打死都不为过。”

    钱承贵先是帮着钱光宗卖掉他们家,再把程哥儿打伤,刚才还想打顾锦安,真当他们家会被他们永远欺负?

    齐逸烦透了老顾家这群人,高喊一声:“来人,把这群刁民被我打出去。”

    他盯着顾老太,最后警告一句:“老太太,齐某提醒你一句,你们最好别再欺负顾大山一家,否则你们到了阳吉府也领不到新户籍,齐家有的是办法让你们成为流民。”

    齐逸平常不会用齐家的势力威胁人,可老顾家太可恶,不威胁他们,他们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恶心人的事情来。

    齐逸的话一说完,尤师傅就带着几十名护院,持刀握棒的把老顾家一群人赶出齐府营地。

    顾村长看着老顾家被赶走,摇头叹气。

    齐逸看向林管事,林管事忙上前招呼顾村长和三爷爷他们:“两位老哥哥辛苦了,我们大少爷给各位备了些吃食和热水,若是不嫌弃,请两位带着村民跟我来。”

    那些跟着顾村长来的村民听见这话,纷纷咽口水,顾村长知道大家都饿得狠了,便厚着脸皮道:“那就有劳老弟带路了。”

    林管事笑着把他们带到远处的一个篝火旁,招待他们吃东西。

    顾村长他们走后,齐逸又把顾大山一家叫回帐篷,把手里的一个包袱交给顾大山:“这里面有五十两银子,五十两银票,还有一张齐府的名帖,顾兄拿好,不要推辞,等灾荒过后,你们还要安家,这些东西都是你们需要的。”

    顾大山颤抖着手,不肯接过齐逸的包袱,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整整一百两银子,他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顾锦里见他不肯拿,便自己拿过包袱,塞到顾大山的手中:“爹,莫要辜负齐叔叔的一片心意。”

    齐逸说得对,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家需要的,也是她用本事换来的,他们可以拿。

    齐逸笑了笑,把一把匕首递给顾锦里:“好孩子,这是齐叔叔给你的谢礼,拿好。”

    他看得出来,顾锦里这孩子身上有股带血的狠劲,而逃荒路上危险重重,有把匕首防身,再好不过。

    顾锦里看见这把匕首,眼睛一亮,不客气的接过:“谢谢齐叔叔。”

    真是瞌睡送枕头,她正愁没有趁手的兵器,齐逸就送了她一把。

    齐逸把东西送完,又跟他们说了些话,便让小厮给他们一家送来饭食和热水,自己离开了帐篷。

    等他们一家吃完了饭,准备告辞的时候,齐逸亲自来送他们,这次也带着两名小厮,而小厮的脚边,放着两担箩筐,一担箩筐里装着粮食,一担箩筐里装着盛满水的罐子。

    齐逸指着这两担东西道:“这些东西给你们带回去。”

    顾大山急忙摆手:“齐大少爷,您给我们的东西已经够多,我们不能再要了。”

    齐逸道:“顾兄,这些东西是让你拿去送人的,你们一家还要靠着村里人,这些东西你必须收下。”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