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0章 路上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天也是顾锦里的极限,她最多只会等三天,毕竟命是自己的,没有为了等别人把自己搭进去的道理。

    顾大富不想离开,他看着旁边的坟堆道:“村里还有幸存的村民,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咱们再等等。”

    “等个屁!”陈氏怒了,指着远处叫道:“大伯你自己抬头看看,这片山脚下还剩下多少人?活着的灾民都快走光了,还等什么等?要等你自己等,反正我们是不等了。”

    说完还对着三爷爷来了一句:“对吧三伯。”

    陈氏是个聪明的,直接把三爷爷拉上,明显要孤立顾大富一个人。

    顾大贵也不赞同顾大富继续死等,劝道:“大哥,咱们走吧,村民们要是回来早就回来了,三天都没回来,一定是走了。”

    那晚的事情多恐怖啊,还活着的村民有几个敢回来的?

    顾大富不说话,他觉得是顾村长把村里人害死的,而他作为村长的继任人,有必要留下来等村民。

    陈氏看见顾大富不说话,急得跳脚,拉过顾德兴和顾玉梅,冲着顾大富道:“大伯,你总要为兴哥儿和梅姐儿想想吧,难道你要他们陪着你饿死渴死在这里?他们要是死了,你对得起大嫂吗?”

    顾大富的媳妇在那晚也被杀了。

    顾德兴和顾玉梅挣脱陈氏的拉扯,退到一边,不想也不敢去逼迫顾大富做决定。

    陈氏怒瞪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我可是为你们好,难道你们真想跟着你爹呆在这里跟死人作伴?”

    顾德兴和顾玉梅听到死人两个字,往顾家村的坟堆看了一眼,身体抖了一抖。

    陈氏见状,冷哼一声,知道害怕就跟她一起逼顾大富啊。

    三爷爷看了顾大富一眼,开口劝道:“大富,别等了,咱们走吧,我们这里还有三十几条人命,总不能都赔在这里。”

    “三伯……”顾大富终于抬头,双眼含泪的看着三爷爷。

    三爷爷道:“走吧,村里人死得够多的了,我们这伙人里不能再死了。”

    顾大富听到这话,看着休息地里的几家人,沉默片刻,终于点头答应:“咱们走!”

    几家人听到顾大富的话,全都松了一口气。

    陈氏更是笑容满面的开始收拾东西,她想要去拿粮食,却被三奶奶拦住:“陈氏,你顾好自家的两个孩子就行,这些东西有我们三家人拿着。”

    粮食、水、是他们三家的东西,盐更是小鱼一个人的,能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大家吃,已经是仁至义尽,陈氏还想把这些东西划拉到自己家去,那是做梦。

    顾锦里把陈氏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并不出声。

    早在三天前,她就悄悄地给家里每人准备了一小包粮食绑在身上。

    那一布包的粗盐更是一直由她背在身上,只每天取一点给三奶奶,让三奶奶拿去分给大家,补充盐分。

    逃荒不易,她只能尽量保住自己的家人。

    她把这事儿告诉了罗家和三爷爷家,让他们每人也把一小包粮食绑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陈氏听到三奶奶的话,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一边围着三奶奶转,一边想着怎么找机会偷拿粮食。

    决定离开后,顾大富拿出从村民尸体上找出的户籍纸、田契、银钱,犯愁的道:“三伯,这些东西该咋办?这可都是安家所需的东西,要是我们把这些东西带走,万一有村民回来找咋办?”

    陈氏是个贪的,早就在打那些田契银钱的主意,忙道:“自然是带在身上。大伯你是男人,不够精细,这些东西让我来看着。”

    说着就要冲过去抢顾大富手里的田契银钱,被顾大贵一把拉住。

    顾大贵恨不得扇她一巴掌:“你这婆娘想钱想疯了?那是死人的钱,你拿了就不怕那些死去的村人晚上来找你?”

    陈氏怕鬼,听到这话,吓得脸色一白,不敢再打那些田契银钱的主意。

    三爷爷想了想,道:“一份一份的埋在坟堆前吧。”

    自古就有活人把一些物品埋在先人坟前的惯例,村里人都是知道的,只要看见坟堆前有小土包,就知道里面有东西,会挖出来看。

    顾大富听罢,应了一声,跟罗父、顾大山、田叔、顾大木顾大林兄弟一起,把各家的户籍纸、田契、银钱包好,再在坟前挖了一排小坑,把东西埋进坑里,堆成小小的土包。

    又按照各家各户在村里的排行,找来跟排行相同数量的小石子围住小土包,作为区分,免得回来的村人拿错别人家的东西。

    三爷爷把大家伙召集过来,最后给埋着村民的土坟磕了一次头,起身之后,对大家道:“走吧。”

    大家听到这两个字,心里都很沉重,又很恐慌,前路漫漫,他们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事情。

    顾锦里绑好布包,拿上匕首木棍,拽紧顾锦绣和崔氏的手,走在抱着程哥儿的顾大山身后,由罗家父子和秦老三人带头,往永泰府的方向走去。

    秦老说:“到了永泰府,咱们就能顺着驰道南下。”

    大楚朝有四条大驰道,纵横东西南北四方,而四条大驰道的交叉口就在永泰府,到了永泰府才能转道南下。

    古代交通不便,他们这一行人里,也就秦老和罗父出过远门,而比起罗父,秦老对这些路线更熟悉,因此秦老说什么他们只能信什么。

    “有劳老哥哥了。”三爷爷感激的道。

    秦老笑道:“有劳个啥,咱们是互相扶持。”

    路上,他们遇到不少小股的灾民,有很多灾民都是熟面孔,想来是那晚幸存下来的灾民们。

    可经过那晚的事,灾民们如惊弓之鸟,即使遇到熟悉的面孔也不会主动打招呼,只跟自己亲近的人赶路。

    三爷爷他们也怕这些灾民会做出过激的事,遇见熟人最多是点点头,并没有上去打招呼,大家各走各的,都戒备着。

    一行人往永泰府的方向走了四天,靠着挖草根、撸树叶、扒树皮、找山鼠、抓蛇类充饥,又运气不错的找到一处半干凅的山泉,总算是没有被饿死渴死。

    快要进入永泰府的范围时,他们突然看见一大群灾民慌张的往回跑,有的灾民身上还带着血迹。

    顾锦里一凛,知道大事不好,立刻对大家道:“我们快找地方躲起来,先别进永泰府!”

    秦老脸色一沉,忙道:“永泰府一定出事了,大家快躲起来。”

    又对秦三郎道:“三郎,去抓个灾民问问,他们到底遇到了啥事?”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