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9章 求救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锦里接过草药,一边翻看一边默默数着:黄芩、苦地丁、胆木、茈胡草……一共十几种药材,都是他们现在需要用到的药材。

    “小鱼,这些药材没问题吧?”秦三郎在旁边看着,见顾锦里翻看着那些药材,还从每一捆药材里掰下一小节,放进嘴里嚼几下,生怕他们买来的这些药材不顶用。毕竟是向乡下的赤脚大夫买的,药材的好坏很难说。

    顾锦里抬头看他,笑着道:“没啥问题,能用。”

    炮制的火候很差,影响了一点药性,但能用,如今这个当口,有能用的药材就行。

    顾锦里拿出一捆干艾草,把艾草点燃,用艾草熏着草棚子,杀菌杀虫去潮湿。

    又拿出一些茈胡草,用匕首剁碎后,加到锅里,跟其他草药一起熬。

    药熬好后,顾锦里招呼大家:“药熬好了,大家都过来喝半碗。”

    这锅药是给没有生病的人喝的,主要是用来预防风寒,免得三奶奶、老严氏这批病患还没好起来,又要倒下一批。

    陈氏最积极,听到这话立刻冲过来,用先前给旺哥儿喂药的木碗就往锅里舀去。

    顾锦里眼疾手快,立刻用匕首手柄敲在陈氏的手背上,阻止她的动作:“贵婶子,这是旺哥儿喝过药的药碗,你洗过了吗?用这药碗直接舀药,你是想让大家全都得风寒吗?”

    陈氏手上吃痛,本想说顾锦里几句,听到这话也不敢说了,讪讪笑道:“婶子这不是急得嘛。”

    风寒会传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这个年代,一个风寒就能要了人的命,不小心不行。

    顾锦里从旁边拿了个干净的木碗,递给罗慧娘:“慧娘,给大家分药。”

    要是不分药,她敢保证,以陈氏的性子,一定会让他们一家四口一人灌下两碗,这锅里可没有多少药,大家一人半碗都够呛。

    “诶。”罗慧娘应了一声,接过木碗,开始给大家分药。

    陈氏见罗慧娘就给她分了半碗药,很不满意,对罗慧娘道:“慧丫头,给婶子把碗舀满了,就这一点儿药,能治个啥?”

    罗慧娘道:“一人半碗,婶子要是想多喝,得去买水。”

    禹昌府的河水断了流,只有深井还能打出水来,可他们是外来的灾民,想要喝水,得拿银钱去买。

    陈氏抠搜,要钱跟要她命差不多,听到这话,又看见顾大贵在瞪着她,不敢再纠缠,自己喝了半碗药后,又取了半碗药,端回去给发哥儿喝。

    其他几家人也开始排队拿药。

    他们这边的动静不小,周遭的灾民都在看着,有不少想上来抢的,可又惧怕秦二郎秦三郎还有罗父手里的刀。

    也有打苦情牌的。

    一对夫妻抱着一个生病的孩子求到草棚前,对着三爷爷跪下:“这位老人家,求求您了,给我们一点药吧,孩子快撑不住了!”

    三爷爷看一眼这对夫妻怀里的孩子,那孩子嘴巴发紫,脸颊发红,明显是受了冻,正在发烧,可孩子没有昏迷,还清醒着。

    三爷爷道:“附近有村子,村里有赤脚大夫,你们可以抱着孩子去看病。”

    “老人家,附近的村子都不让我们进村。再说了,我们那里有钱啊,您就行行好,救救孩子吧。”说话的是孩子的娘,一个干瘦的,脸上破了相的女人。

    三爷爷皱皱眉头,想要开口拒绝,那个女人反应很快,立刻对着三爷爷磕头,吓得三爷爷急忙起身避到一边,呵斥她:“你这妇人,怎么这般为难人?我们的药也是拿来救命的,没有多余的给你们,想要药,自己拿钱去找赤脚大夫买。”

    那妇人可不管这些,一边给三爷爷磕头,一边嚎啕大哭。

    她的男人没有拦她,而是抱着孩子坐在地上,一副三爷爷不给药就不走的样子。

    “你,你们快起来!”三爷爷气得不轻,这对夫妻是想赖上他们啊。

    一路上,他也见过不少刁钻的灾民,可此时甚是为难,要是成年人还好,可这对夫妻是抱着孩子来求救。

    顾锦里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用孩子威胁别人就范的人,这种人最是可恶。

    她见这对夫妻怎么也不肯走,顿时火起,拿起木棍冲过来,往那个哭嚎的女人身上打去,砰砰几下,把那个女人打得停止大哭,跳将起来,指着顾锦里骂道:“臭丫头,你良心被狗吃了?不给药救人就算了,怎么还打人?”

    顾锦里气笑了:“这些药是我们几家人凑钱买的,凭什么给你们?”

    那妇人根本不听,只冲着四周的灾民哭诉道:“哎哟,大家都来看看哟,这棚子里的人没良心啊,不救孩子就算了,还毒打我们,这是要我们一家三口的命啊。”

    从这对夫妻抱着孩子来求三爷爷开始,破庙里外的灾民就紧紧盯着这处草棚,只等顾锦里他们松口救人,便一拥而上,来向他们求药。

    如今见顾锦里他们不肯给药,再听到这个女人的话,全都往草棚逼近十几步,用行动威逼顾锦里他们。

    灾民围住他们的草棚后,有几个流里流气的人走出来,为首的男人是个熟面孔,叫做吴大,经常带着几个兄弟在四周乱窜,此刻走在最前面,指着他们道:“大家都是逃荒的灾民,能帮就要帮,你们非但不帮忙,还打人,是个什么道理?”

    吴大冷笑一声,冲灾民们道:“大家伙说说,这种眼见着孩子病死却不肯救人的人,是不是该受点惩罚?!”

    他身后的几个同伙立刻说道:“这样没有良心,连孩子也不救的货色,别说惩罚,打死都不为过。”

    那些灾民早就想抢他们,见有人带头,立时附和:“没错没错,他们这群人只顾着自己,连孩子也不救,丧了良心的,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做人要有良心。”

    “别说得这么好听,说白了你们就是想找借口来抢我们。”顾锦里冷笑,扫视着四周的灾民,目光落在那个叫吴大的身上:“你叫吴大吧,这种手段不是第一次用了吧,你以为你这次能得逞?”

    吴大这些人就是混混,能从西北逃到禹昌府,靠的就是东偷西抢,外加这种坑人的手段。

    吴大见顾锦里识破他们的伎俩,立刻煽动周围的灾民:“大家别跟他们废话,他们就是一群没良心的恶人,咱们一起上,抢了他们的药,替天行道。”

    替你妈!

    顾锦里先发制人,握着木棍,几个箭步冲到吴大面前,对着他的头顶就是一棍。

    梆!

    吴大被打的头破血流,懵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大骂一声:“你个小娘养的贱丫头,敢打你吴爷……”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三郎一脚扫倒在地,再揪住他草窝似的头发,拖到草棚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狠揍。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