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中的十字军东征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


“十字军类比”在塑造现代世界方面扮演了一个清晰的角 色——在最近的岁月里,它遭到了广泛的误解。这种对历史和圣战记忆的操弄始于19世纪的浪漫主义和西方殖民优越感。通过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宣传和意识形态挞伐,它变得经久不衰。鉴别、审视这一过程的目的并非要宽恕或责备帝国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或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而是为了揭露以它们的名义唤起的“历史”类比有多么浅薄和不准确。政治、文化、宗教上对遥远的十字军东征的共鸣建立在对过去的想象之上;它被夸张、扭曲、虚构,与中世纪的事实相去甚远——十字军远征的内核中,包含着兵戎相见、外交斡旋与商业贸易,恩怨情仇纠缠在一起,并非黑白分明。

当然,人类总是表现出故意歪曲历史的倾向。但事实证明, “十字军类比”带来的危险尤其严重。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中,一种谬误的说法已经站稳了脚跟。它提岀十字军远征对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之间的关系至关重要,因为它们使双方产生了一种根深蒂固、不可逆转的互相憎恶的感觉,令双方陷入了一场具有破坏性的永恒战争。这种将中世纪与现代的冲突直接、不间断地联系在一起的看法,将促成一种普遍的、几乎是宿命论式的观点——文明之间的巨大冲突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尽管有时的确黑暗、残忍甚至野蛮,但十字军东征并没有在西方基督徒或穆斯林的社会中留下永久的烙印。事实上,圣地之战在中世纪结束之时几乎已遭遗忘,直到几个世纪后才被重新唤起。

或许,十字军东征的确有值得我们的世界借鉴之处。它们的 大部分教训在人类历史的其他时代依然常见。这些战争展现了信仰和意识形态在激发狂热的群众运动、诱发暴力纷争方面的力量;它们证明了商业利益在化干戈为玉帛方面的能力;它们还说明了对“他者”的猜忌、仇恨是多么容易被利用。但是,那种认为拉丁基督徒和黎凡特穆斯林在许多世纪前发起的争夺圣地之战确实或应该对现代世界产生直接影响的观点是错误的。倘若宣传的力度有所减轻并且对敌意的煽动获得扭转,那么这些中世纪战争的真相必能被探究、理解。不过,务必要对十字军东征有个正确的定位:它沉淀于历史长河之中,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大事年表

萨拉丁占领阿勒颇

耶路撒冷王国国王鲍德温四世去世

哈丁之战

萨拉丁夺回耶路撒冷

教皇格里高利八世呼吁发起第三次十字军

东征

狮心王理查领取十字

吕西尼昂的居伊围攻阿卡

腓特烈•巴巴罗萨在小亚细亚去世

狮心王理查抵达阿卡

第三次十字军占领阿卡

理查一世在阿卡城外处决穆斯林囚犯

阿尔苏夫之战

理查一世第一次下令从拜特努巴撤退

第三次十字军第二次从拜特努巴撤退

雅法条约签订

萨拉丁去世

教皇英诺森三世发起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

号召

第四次十字军洗劫君士坦丁堡

教皇英诺森三世主持第四届拉特兰会议

第五次十字军夺取了杜姆亚特

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二世率军进入耶

路撒冷

花剌子模人洗劫耶路撒冷

拉佛比之战

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在埃及登陆
m.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