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章 第一次接触(1)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温度恰到好处,环境安宁平和。小离在她的春天里时而忙碌时而清闲,旅行途中经历的灾难她早已经不记在心上了。他们这个种族经历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了,她甚至连对小虬说过什么都记不得了。在她的生活里劳作重于思想和表达,自己说过什么是不重要的。

    不过小虬可把妈妈说的一切挂在了心上。小虬不是一个太粗心的孩子。不管妈妈关于种族生存的哲学思想多么复杂,他至少明白了其中一条重要的道理,就是说,他们一旦变成泡沫便可以到另外的世界旅行一番,要是想留下还可以成为那里的公民,在那住下去。小虬对于是否留下并没有兴趣,他只是对那地方本身充满好奇,那里有数不完的人,就一定有多得数不完的孩子。

    小虬确实是个细心甚至有心计的孩子。一天晚上,小虬与小离有一段对话,而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番对话小虬是有预谋的。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小虬躺在吊床上,很老实的样子;小离坐在吊床旁的木墩上加工红薯。这些红薯是刚刚越过冬天的块茎,埋在土里很久了,小离在一个洼地挖到了它们。小离要对它们稍做处理才能变成可口的食品。这个季节的食物,除了红薯,她还能去一条小溪钓银亮亮的小鱼。现在不说食物,只讲讲小虬和小离的对话。

    小虬说话以前干咳了一下。其实小虬的干咳可能也是预谋好的,一个人长大的重要标志应该包括能使用策略,哪怕是一点点。小离听见了小虬的干咳,便说:嗓子不舒服?草棚里有甘草汁,喝点儿就好了。

    稍远的地方是他们的草棚,草棚旁支出的烟囱正冒出一缕青蓝青蓝的烟,草药的味道四处飘散,那里更像个大药坊。

    不是嗓子不舒服,是心里难受。

    小虬叹了口气。叹气是孩子长大的另一个重要标志,他有心事了。

    哦。心里难受就去小溪边走走,你能遇见一些动物。要是遇见羊羔,它肯定跟在你身后管你叫妈妈。

    小离心里难受时就用这办法。现在她把这个办法推荐给她的孩子。

    我讨厌它们。我心里难受是怕有一天跟妈妈分开。

    不能。我不会离开你的。

    要是有一天我不小心也被阳光烤成泡沫蒸发到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回来啊!

    小虬说这句话时心怦怦乱跳,最关键的一句话才说出来,但愿妈妈别看出小虬的心思。

    啊呀!险些误事,我没告诉过你吗?我应该早点告诉你,这是我们这个种族的生存要诀!

    告诉我吧,现在说也不晚。

    小虬在吊床上晃了晃,故作镇静的样子。其实他都要挺起身子大叫了,他的预谋就要得逞了,只可惜成功来得太容易。

    小离放下红薯,掸掸衣襟上的红薯皮,郑重其事地把要诀传授给小虬。知道了这个将来他就可以不用她看护了。

    原来,小离和小虬这个种族,一旦变成泡沫或碎片,其实灾难并没有结束,新的变化就要开始了:泡沫和碎片最终被蒸发,变成一个个颗粒,他们以颗粒的形式渗到另一个世界躲避灾难。全部颗粒渗透过去后,在新寄居的世界里等待或寻找适宜的温度,这温度可能在那边也可能在这边。这其间每一个颗粒都是游离的但意识却不是杂乱的,每一个颗粒都怀着与另一个颗粒结合的愿望,这个愿望或意识至关重要,不能中断,不能有杂质。温度一旦合适,最近的几颗马上结合在一起,然后向所有散落的颗粒发出信息并用最快的速度互相寻找、结合……于是散落的颗粒越来越少,一旦所有的颗粒都找回来了,这个泡沫或碎片就在合适的温度里重新恢复到从前。问题是那些在另外世界找到合适温度复形的个体,假如他忘记了他过去的世界或不愿再回去,他会迅速适应新世界的气候和环境,大约只需一个月时间。因为那个新世界有发达的文明,可以帮助他克服温度和环境对自己的威胁。一旦体质上彻底适应,他便不可能在高温或低温情况变成颗粒,也就再不可能回到家乡,他只有留下,然后直至彻底忘掉过去的生活……

    小虬如同在听一个神奇的幻想故事。这些要诀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这些正是他迫切要知道的东西。当然他还需要向妈妈进一步咨询。

    就是说,要是还想回来,得在一个月内烤烤火或冷冻自己,让自己重新成为颗粒?

    小离对小虬的悟性感到满意,她也完成了一个重要任务。在他们的种族,上辈找一个适合的机会把生存的要诀传授给下一代,是义不容辞的。现在她可以轻松一下了。

    那个世界里的居民可能都跟我们家族有点亲戚,只不过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来历。是不是?

    没错。

    到这里,小虬要知道的问题都解决了。小离又在加工她的红薯了。小虬继续在吊床上躺着晃着,晃得没有一点节奏。因为他实在是躺不住了。

    那个念头迅速长大,他要装不下它了。

    小炉灶车站

    小虬对自己所属的这个种族产生兴趣,确实是最近的事。虽然他的种族已经非常没落,没落到可能只剩下他和妈妈两个成员了,但小虬还是觉得作为这个种族的成员是一件荣幸的事情。没什么好悲哀的,看看他们的生活吧:一年四季里只有春天才适合他们;此外,还有去别的世界逗留的机会,条件是变成颗粒渗过去。多有意思的事情啊!

    现在小虬盼望小离去远一些的地方采集食物,早早出发晚晚归来。最近小虬喜欢上小离用来烧饭的小炉灶了,那温度能把红薯煮熟,够热的了。不过小离总是让他离小炉灶远点远点再远点。小离还提醒小虬,说小炉灶的温度足以把他烤成泡沫蒸发成四处游动的颗粒。

    小离的威吓印证了小虬的推测--小炉灶可以做通往那个世界的车站。

    机会主动来找小虬了。

    早上小离无缘无故高兴起来,也许是草棚外的气温和湿度让她满意。昨夜一场春雨,给外面的世界又涂了一层绿色,旷野中的绿变得实实在在,没有一点虚幻的色彩了。小离要带小虬涉过眼前这块甸子到南面的一块坡地上找些块茎,再不及时挖出它们,它们可要烂在土里成肥料了。

    小虬说不去。

    你得学学这个。你长大了。

    我今天想留在家里学着加工薯干。

    小虬的理由也充分,小离同意了。

    留下就留下吧,免得乌鸦偷走晒在草棚上的红薯。

    小离又详细交代了些别的事,背上藤筐走了。临走,小离第二次叮嘱小虬别靠近小炉灶,小炉灶燃烧着,温度很高。小虬答应了小离,说他可不想变成泡沫颗粒。事实上小离刚跨过甸子中间那条小溪,小虬就试探着靠近了小炉灶。

    小炉灶把周围烘得暖洋洋的,只片刻小虬身上就有了酥软的感觉,又痒痒的,却找不到具体痒在什么地方。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小虬想,不就是化成泡沫嘛,这个我都知道了。小虬索性搬来木墩坐在小炉灶旁边,然后他闭上眼睛,等待那个奇妙时刻的到来。

    起初,还是免不了有点紧张,甚至恐惧。可是等了一会儿,小虬除了有点虚脱再没有别的体验,睁眼看看自己,还是老样子。再等一会儿,总行了吧。又是几分钟过去,小虬迟疑了一下才敢睁开眼睛看自己,还是老样子。摸摸自己吧,除了肚子软,脑袋啦胳膊啦腿啦,还是硬硬的。那么是肚子让小虬摸到了希望,于是小虬用力拍了拍它。他想从肚皮入手,把自己拍成泡沫。但,没有效果。

    小虬不清楚是什么出问题了。难道是妈妈的理论?但愿不是。

    小虬再一看小炉灶,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症结--里面没有柴了,烟囱上面的烟早就断了。这好办。小虬操起刀跑进一片灌木砍了些柴来。

    小炉灶又呼地吐出耀眼的火苗。小虬又凑近了一些。不久,小虬便感到身子软软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