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章 第一次接触(2)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大庸说:喂,站起来,先不问你到这来偷什么,说说把大泡沫藏哪啦?

    小虬说:我什么也没干,我刚来。

    小虬明白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不用问,这就是他想来的地方。很顺利,他到达了。

    大庸不相信小虬,刚才它还在这里一鼓一鼓的,吓我一跳。交出来吧,我不喜欢跟比我小的人打架。

    小虬恍然大悟,告诉大庸,对了对了,那就是我,那团泡沫就是我!

    大庸笑了,上下打量着小虬,看不出来。喂,你是怎么爬上阳台的,这可是四楼。你用什么工具了吧?

    从这时开始大庸不再追查泡沫的去向,他把那个碴儿忘了。他家里很久没有孩子来了,快乐掩埋了一切别的东西。小虬见自己受到欢迎,也不拘束了。不过他想站起来不太容易,浑身没有力气啊。按小离的理论,可能是这里的温度还不够低。

    大庸想把交谈进行下去。

    你累坏了,其实二层楼就够爬的了……

    帮帮我……小虬喘着粗气,刚才的对话消耗了很多能量,现在他的呼吸轻得像根头发,似有似无。

    大庸来扶小虬,小虬使出全身力气摆了摆手,弄点凉水,浇在……我身上!

    大庸没动,你真有意思!开这样的玩笑有用吗?

    小虬摇摇头。

    大庸笑了,纯粹是为了好玩?

    小虬没有力气,头垂下来。按大庸的理解这就是点头同意了。

    大庸飞似的舀来一盆凉水,趁小虬还没后悔,快速地从小虬头上浇下去,然后大庸快乐地叫着,你是傣族人?肯定是傣族人!

    凉水一浇在身上,小虬浑身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就像从凉水中吸取了能量,站起来了,太好了!我成功了!

    小虬正在庆祝自己成功时大庸的另一盆水又浇下来了。大庸从中发现了乐趣,所以多帮了一次。小虬也不客气,飞快跑到大庸取水的地方在大浴盆里舀来水要如数还给大庸。大庸尖叫一声举手投降,但小虬尖叫一声后还是把水扬过去了……不一会儿这个阳台上的两个男孩都冲过凉水澡了。

    从季节来看,冲凉水澡早了点,两个新认识的朋友蹲在阳台上打起了喷嚏。随后他们互相交换了姓名,大庸要把一个瓷瓶送给小虬,小虬摸了摸,没要。大庸收起瓷瓶又把一个瓶起子送给小虬,小虬摆弄了一会儿又还给大庸。大庸生气了,现在的小偷果然这么挑剔。

    大庸说:你总得带一件东西给老板交差啊!

    小虬当然完全不懂大庸的好意,只是说:什么都不用带了。我这辈子也没这么开心过!

    大庸说:我也是。平时,我总是一个人在家。

    小虬说:我也是。

    对话继续,内容相似。

    经常一个人吃红薯。

    差不多。我吃方便面。

    一个人坐着,像傻子一样。

    差不多。我像树一样。

    做梦时都是一个人,顶多有两头熊,也不说话。

    差不多,就算有背头校长和Yes老师,也是追着我要收作业本。

    然后两人疯狂地叫着--找到知音啦!

    两人都觉得这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麻烦的对话幻境

    麻烦的对话未必影响两人的友谊。

    小虬和大庸安静下来以后相互谈了对方留下的深刻印象。

    刚开始我没在意你,完全以为你是小偷,是爬上阳台来偷东西的。只是我不忍心早早揭穿你。有个小偷做伴也比一个人傻待着强啊?

    小虬有不懂的地方就请教,表现出谦虚的美德,他不知道小偷究竟是干什么活的。大庸却好为人师,认真给他解释,说小偷是一种人,这种人总是趁主人不在家拿走人家的东西留给自己用,另外这种人往往对锁有研究,跑得也很快,心理素质有好的,也有不太好的。

    小虬懂了,这是一个不太体面的种族,在他那里可没有这种人,只有乌鸦跟他们是同类,有时叼走他们的肉干或菜干,可那多半是为了好玩儿。

    大庸很快觉察到小虬的无知。

    哎,你有许多事都不懂,你从哪来的?

    小虬也不会撒谎,另外一个地方。

    但大庸对他的真诚并不买账,等于没说?那儿离这里远不远?

    小虬还是如实讲,原原本本讲自己出发和到达的过程,包括如何变成泡沫,一颗一颗渗过来……小虬说这算近还算远呢,看样子这两个世界很近,甚至是重叠在一起的。

    小虬还没说完大庸就笑了,说点正经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童话,瞎编。你是从山里来的吧?

    小虬点点头,嗯。有时候我们是住在山里,不过现在我和妈妈住在一块平坦的草甸子上,土地是熟李子的颜色,长满绿色植物。我们住在草棚里,我还有个吊床,一个秋千。我还有一些不会说话的朋友,但它们性格都还不错,有时我跟它们大发脾气,它们什么话也不说,见我不高兴,悄悄就走了。其实偶尔打一架才有意思。不过有一回一个家伙不答应我了,我险些吃亏,幸好妈妈及时赶到劝解,以后我就不理它了。

    大庸说:它们为什么不学学说话?有生理缺陷吗?

    小虬说:它们有自己的说法,比如蚂蚁用触角,一碰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它们的话我只能懂一点,妈妈比我懂得多。

    大庸觉得小虬这些朋友奇怪透了,它们是外国人吧?

    小虬说:不是,我们一直在自己的世界生活。你才是真正的外国人。

    那刚才那位对你不客气的朋友是谁?

    一头豹子。

    天啊?

    这回大庸成了学生,他迷上了小虬居住的地方。

    是个好地方,有空应该去那旅游。请问那里有熊吗?

    有,它太脏了,平时我们谁也不理谁。

    我们的动物园里也有一个,但是它脾气太坏了。

    我有不少老实的朋友。但它们不一定能喜欢你,它们不喜欢陌生人。

    接着两个人谈房子。

    小虬说:你们的房子又高又大,真带劲,里面都装人了吗?

    大庸说:差不多都装满了。你瞧连下面的广场上都站满了人。商场里人更多。总之,到处都是人,热闹。

    小虬趴在窗口往下面一看,果然装满了人,走来走去,急匆匆的。这看起来让小虬害怕,他只适应有两个人的情形,这么多可不习惯。

    小虬问:他们都是从哪来的?

    大庸说:生出来的。

    小虬说:我看不是,他们可能是从我们那地方来的,来了就不想再回去了。所以我们那里人越来越少,就剩下我和妈妈了。

    小虬说到这里想起了出去采集块茎的妈妈,他想今天的访问该结束了,再坐一会儿该回去了。

    大庸说:你走时我送你,今天是星期天。

    大庸还得解释什么叫星期天,当然小虬基础知识差得太多,不完全懂。但大庸不做努力了,他在想坐什么车去小虬家呢!

    小虬本来想再留下一段时间,但大庸有些急不可耐了。大庸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一个布熊塞给小虬,拜托了,我们出发吧,这里没什么好玩的。

    小虬喜欢布熊,他收下了,但仍旧盯着楼下的人来车往。

    见小虬没有马上走的意思,大庸生气了,喂,叫小虬的,你收了我的布熊,就该答应我的请求!

    小虬可不懂这其中的道理,为什么呢?你要送给我,我也喜欢,就收下了。有那么麻烦吗?

    大庸说:麻烦可大了!你这叫受贿。你受了贿赂就得为对方办事。

    这道理不太讲理。不过小虬同意马上为这个满口道理的大庸办事--返回了!

    坐火车吧。大庸拉上小虬就要下楼。

    小虬告诉大庸他返回,很简单,想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