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章 蓝色三角形通行证(1)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小虬最终在一堆肥厚的草丛中复形。很快他确定自己是坐在离草棚不远的地方。这说明在复形的过程里他的意识有些偏差,他准确的位置应该在草棚旁的小炉灶附近,那里才是始发站和终点站。

    小虬扫视了身前身后。有几棵草顶着各色的小花儿,几簇灌木吐出了嫩叶,没有大庸的影子。小虬后悔莫及,当初没给大庸讲清楚啊,大庸的那些泡沫颗粒肯定飞得满世界都是。完了,大庸可惨啦。小虬在甸子上走来走去,在草丛中搜索,偶尔也往天上看看。不过没有泡沫飘过。这说明大庸出了别的问题。我害了大庸!小虬想。

    小虬走近草棚时,发现他的吊床上放着几束紫色的小花儿,正随着吊床在风中轻轻摇晃。有两只来采蜜的绿色飞虫想盯住它们,却无处下口,只好忽左忽右寻找机会。小虬刚才嗅到的香气一定与这几束紫花儿有关。

    小离坐在草棚另一侧。他们同时看见对方,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以后小离气喘吁吁告诉小虬她已经哭过两场了。她以为小虬被小炉灶烤成了泡沫,飘到了另一个世界。她担心小虬没有多少经验,怕是回不来了。小虬要是再不回来小离就要化成泡沫亲自去那边寻找他了。

    小虬也没撒谎,把自己的经历如实讲给小离,比如他与大庸用凉水给对方冲澡,看见无数的人,还有变成泡沫的感觉……

    小离激动地抱住小虬,你记着返回的方法!

    小虬说:我自己返回来没意思,我还想用那方法带大庸过来,可是不管用!

    小离解释说:大庸已经是那个世界的人了,化不成泡沫的。他和我们不一样,我跟你讲过,你都忘了吗?

    小虬说:我记不住那么多道理。他特别想来咱家玩。哎!我真想他,他比这地方所有的朋友都有意思……

    小虬爬上吊床,不愿意再下来了。他也不想吃东西不想睡觉了。

    这可急坏了小离。到了晚上,小虬认真地告诉小离,妈妈,别给我做晚饭了,我病了……

    小离放下手里的菜,离吊床近近的,自言自语,我该怎么办?小虬病了,我该怎么办?

    小虬也不劝劝妈妈,他用力在吊床上翻了身,望着夕阳飘红的旷野边缘,你帮不了我和大庸。我争取早点儿把他忘了算了。

    小离并不走开,她绕了一圈,又站在小虬对面,说:我要是能帮忙呢?

    小虬以为听错了,扬起头看着小离的嘴巴。

    小离贴近小虬的耳朵,听清了,小虬,我能帮你,但不一定成功。试试吧。

    小虬的病一下子好了,说他要吃晚饭要把妈妈那份也吃掉。

    小离的顶级秘密

    小离在出示自己的法宝之前,让小虬闭上眼睛。小离不愿意让小虬知道得太多,因为那是个顶级秘密。

    小虬不怕麻烦,乖乖闭上眼睛并想象着法宝的模样:金光闪闪的,带着盖子,会旋转,能发出嗡嗡的响声,可大可小……

    一阵悉悉率率的响动从草棚里传出来。响动过后小离说话了,让小虬睁开眼睛。

    小离手里拿的法宝是一颗蓝色的果子,看样子它绝不会旋转,也不可能发出一点嗡嗡声。它是一颗普通的果子,并且味道也不会甜,属于又苦又涩那种。

    小虬再次背过去,我说过我晚上不吃任何东西,水果也不行。我正病着哩。我上当了!

    小离却告诉小虬,这颗蓝果子就是法宝,大庸吃掉它就能变成泡沫渗过来了。小离怕小虬不信还讲了蓝果子的来历。

    蓝果子在这个世界上是绝顶稀少的果木,基本采集不到。结蓝果子的树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灭绝了。其实这种蓝果子是他们这个种族为自己预备的后悔药。比如那些不慎在另外世界复形的人们一念之差留下了,便无法再变成泡沫回归故乡。一旦有一天后悔了,这种蓝果子便可以给他一次返回的机会。遗憾的是,能有这样机会的人太少了,因为蓝果子是有数的。小离手里收藏的蓝果子是小离爷爷飘走后留在一个蓝袋子里的,每颗蓝果子又封在一个小口袋里,小口袋的背面写明了它的药用价值。一句话,这种宝贝轻易不能送给别人吃的。不过,把它送给小虬的朋友,小离认为值得。没办法,在这个世界上就他们两个人,如果一个人不开心了就等于这个世界的一半天空布满了乌云。小离可受不了。

    小虬可能处在被小离溺爱的危险之中。

    蓝色三角信封

    小虬伸手去拿这颗法宝,小离把手掌合上,你还不知道它的用法。

    小虬把它看似简单了,心想,我给大庸送去,让他放在嘴里嚼嚼不就完啦,我给他送去。

    小离摇摇头,你暂时不能再经历变形了,连续两次变形对身体有损害。

    小离把后果说得很严重,说泡沫的颗粒也有聚不到一起的时候,那多可怕。其实小离是怕小虬在那个世界受到什么伤害。再说他一旦喜欢上那里可怎么办,她已经够寂寞了,要是再失去小虬,她不知会怎么样呢。不到万不得已她和小虬不能放弃这个世界。她内心里是喜欢它的,它宁静、祥和、纯美、自由……

    小离不放行,小虬几乎又要病倒了。

    小离继续她的低劣魔术,闭上眼睛。

    小虬不耐烦了,我的眼睛真多余!怎么又得闭上?我已经病啦!

    小虬躺回吊床上,转过头去,不看小离了。他怀疑妈妈在故作玄虚糊弄他。

    小离一丝不苟玄下去。草棚里一阵悉率过后小离走出来又说话了,小虬,看看这是什么?趁小虬把头转向一侧的机会,小离在她的秘密地点又取出一件法宝--一枚蓝色三角形信封。要是平时,小虬会喜欢上这个小口袋的。现在呢他只想快点见到大庸,所以他只看了一眼又把头转过去了。

    小离理解小虬的心情,她轻轻对小虬说:把蓝果子装在信封里给大庸寄去,不久你就能再见到他了。其实从前小离想过要把它给小虬的爸爸寄去,但没有他的地址。他的心太狠了,小离渐渐平息了那个念头。

    小离正想着心事,小虬已经把信封拿到手里。小虬还真记得大庸的地址,只是记不准是五年级几班了。不过这没问题。小虬用妈妈为他做的炭黑笔在蓝信封的正面写上:边海市育才小学五年级?菖?菖班大庸收。然后把蓝果子装在这个小袋子里用树胶封好了,做完这一切后小虬向小离请教邮寄的方法。小离说这非常容易,小离说完握着蓝信封走到小炉灶旁边,把蓝信封放在炉灶旁边烘烤。不久这位美丽的蓝色使者变软了,缩成一个蓝色纸卷,接着化成一团蓝泡沫,随后可想而知,一颗又一颗蓝色小泡泡儿随夜风飘散……

    小虬有点担心,能收到?

    小离信心十足,万无一失。

    特殊邮件

    育才小学星期一早上的特大新闻发生在收发室。

    收发室的老头儿眼见着一些蓝色泡泡儿从窗口飘进来,在窗台上聚合成一个大大的蓝泡沫。老头儿还以为是哪个淘气女孩搞的肥皂泡恶作剧,只是奇怪这些泡沫为什么那么听话,好像完全操纵在一个人手中。老头儿还没弄清楚这个,下一个问题又把他弄蒙了:那个大泡沫变形了,越来越扁、越来越薄,最后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蓝色袋子,里面还鼓起一个小包。看上去像一份邮件。老头儿揉揉又干又涩的眼睛,那个奇怪的信封确实躺在那里,不是幻觉。老头儿确认不了是真是假,从抽屉里摸出老花镜戴上:可怕的是,那个要命的蓝信封还躺在窗台上!

    老头儿干咳嗽了一下,心想:吓吓它,把它吓跑算了。但蓝信封一动不动。

    老头儿倒了一杯茶,一口一口喝下去(他一辈子不吸烟)。一会儿,一杯茶喝干了,他也想不出应对的办法。最后,他决定惹惹这个神秘的邮件。

    靠近点儿……再靠近点儿……它能把我怎样。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