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章 蓝色三角形通行证(2)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下课铃响的时候背头校长已经大汗淋漓,但还没捉住大庸呢。背头校长决定放弃了,心想,将来大庸要是得了短跑冠军,也算给学校争光了,但是我饶不了他这次违纪!

    背头校长去找大庸的班主任Yes老师去了。这是他担任育才小学校长以来最紧张最疲劳的一节课。

    见面礼

    小虬躺在草棚外的甸子上等待他的老朋友。昨天夜里他躺着躺着就爬起来看看外面,现在天亮了很久了,还是不见老朋友的踪影。小离隔一会儿安慰他一次,向他打保票。

    小虬站起来在甸子上又遛了一趟,连一个泡沫的影儿都没有。小虬也不笨,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问妈妈,要是大庸的泡沫渗到别的地方,我们谁也找不到谁啊?

    小离说:别担心,蓝色通行证从哪发出去就把你的朋友送回到哪儿,有误差也不过五十米。耐心等吧。

    小虬心里踏实多了。有一段时间他简直又病了,直到一些泡沫出现并挂在草棚上、草叶上,有些已经开始向一起汇聚了,小虬才兴奋得又跳又叫,大庸,你怎么才来?

    --开始我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现在也不太信……

    朋友来一回,不能丢了耳朵鼻子。这种太小的器官得格外小心。一旦丢了对不住朋友。小虬四处寻找飘散的泡沫--没有遗失的,都捡回来了。

    小虬回到草棚边时大庸已经站在那里,但还闭着眼睛。

    我在哪儿?大庸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浑身发出咯咯的响声。他还没看清周围是怎么回事,一桶凉水从天而降。大庸发出一声尖叫。

    这是小虬送给他的见面礼。

    大庸一下清醒了。他决定自己也搞一桶水还礼给小虬,于是抢过小虬的空桶满地乱跑。他找不到水源。大庸哪里知道,水源是一条小泉,泉眼藏在东南方向两百米远的那片灌木丛里。小虬送给他的水已经准备好半天了。

    大庸在甸子上滚了个够,没力气了他才停下来。

    客人一坐下来,女主人小离送上一篮红果招待他。这些红果是东南那片灌木的果实,去年秋天落在树下,被一层厚厚的大雪掩埋了一冬。初春时小离赶到灌木丛采集食物,在几片残雪下面发现了它们,它们马上成了小虬最爱吃的零食。大庸大吃了一顿,结果把牙酸得像泡泡糖一样软……

    大庸对小离印象非常好。大庸对小虬说:我要是也有个这样的妈妈就好了。我不喜欢我爸爸,他不讲义气,不够朋友。

    小虬挺够朋友的,这有什么,你也管她叫妈妈呗。妈妈你同意不?

    小离都让这个家伙折腾蒙了,迟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说同意。

    大庸也同意了,同意就试着叫了一句,有点不习惯。又多了一个孩子叫妈妈,小离也不习惯,应付不过来了。一会儿这个问泉眼在哪儿,一会儿那个问这种花叫啥名,一会儿这个又问今天鹿来过没有……

    小离一一回答:泉眼在灌木丛里,那种花儿叫蒲公英,今天鹿打门口经过……然后小离才得以清闲一会儿。

    小虬的游戏

    小虬主要用自己的游戏招待大庸。他认为这个比红果还实惠,大庸会更有胃口。

    小虬的游戏需要学习,他先给大庸做示范。

    小虬下面要做的叫倒挂摇摆。小虬用双脚钩住吊床,头朝下,基本动作就这些,简单。大庸说学会了,照小虬的样子做。但小虬从吊床上下来说他做的不完全正确,应该闭上双眼。

    大庸按小虬的要求做了。

    好,钩住。开始!小虬躺在吊床上用力摇动吊床,吊床又带动倒挂在下面的大庸,两个人荡起来了,不时发出刺耳的尖叫。

    感觉怎么样?

    飞起来啦……大庸屏住呼吸。

    是不是想吐?要是有点儿恶心就对了。

    小虬用力摇晃吊床,一边问大庸的感觉。

    有点儿,像坐上飞机,刚起飞时就这样……

    大庸屏住呼吸,沉浸在飞翔之中。

    做完倒挂大摇摆,大庸有点儿头晕。小离拿来一碗又酸又甜的水给大庸喝了。大庸喝完就好了,但肚子又不舒服起来。小离摸了摸大庸的肚子,说这是吃过蓝果子的缘故,那果子伤胃。大庸不想在胃疼中度过这么美好的上午,向小离要胃药,胃舒平或胃得乐都行。但小离摇摇头,告诉他这两种药都没有。

    小虬说:有办法,现在躺到吊床上去。

    大庸喜欢吊床,躺到吊床上去了,但胃还是疼。

    小虬已经在吊床下的甸子上躺下,他撩开上衣,学我,这办法治肚子疼。说完他开始拍肚皮,啪啪--啪,啪啪--啪,还有节拍呢。

    大庸觉得这疗法适合自己,边玩边治病,多好。于是也撩开上衣,啪,啪--啪,啪,啪--啪。小离不乐了,她告诉大庸他的节拍不对。大庸修改了两回,节拍跟小虬的一样了。不久,大庸感到肚子烫烫的,他把这感觉及时告诉小虬。小虬说正对,别停。于是拍下去。

    拍着拍着大庸一下子想到了音乐课。本来大庸不喜欢音乐课,一练节奏他就走神。哆咪老师说他不是当音乐家的材料,给他判了死刑。不过,小虬的音乐课大庸喜欢。这还不算,小离还表扬了大庸,大意是说大庸的节拍很准确,几乎是个音乐天才。大庸相信小离的话是真的,对哆咪老师的判断他一开始就表示怀疑。

    音乐课一结束,大庸的肚子不疼了。但大庸一句发自内心的话让小离为难了。大庸说他不想回家了,要留在这里。小虬望着妈妈,大庸留下行吗?我看留下吧!

    小离说:可能做不到。蓝果子的作用不会持续太久。多数蓝果子都是短期的,它无法让一个外族人完全变成我们这里的居民。

    大庸问:我还能待多久?

    小离说:半天左右吧,时间一到你自动化成泡沫,渗回到来时的位置。我制止不了,也留不下你。

    大庸摸了摸自己的头,还硬硬的,不提它了,小虬,我们抓紧时间。你还有什么花样,别让我白来一回。说这话时大庸的心里并不好受,但是他要抓紧时间啊!

    小虬赞成大庸的说法,马上带大庸去灌木丛找泉眼和他的别的朋友。

    接近灌木丛时大庸突然拉住小虬,喂,有头鹿在那喝水,让我仔细瞧瞧。大庸在动物园见过鹿,它们胆子小,不喜欢接近人类。

    小虬乐了,把大庸嘲笑了,它不怕人。没人伤害它们,走,跟它挤块地方,看看泉水里有没有鱼。

    大庸尽量轻手轻脚跟在小虬身后,他还是怕吓着这头美丽的鹿。

    小虬走到鹿旁边,拍拍它的后背,白唇儿,让让,我想喝点水。

    白唇儿鹿扬起头,向旁边闪了闪。小虬趴在泉眼上喝了个够。喂大庸,先尝尝泉水我再给你们介绍。

    大庸从白唇儿鹿身边挤过来,喝了点泉水。这泉水有点甜丝丝的。小虬,真正的矿泉水啊,有点甜。

    小虬也不明白矿泉水是什么水,甜倒是让他说对了。他对白唇儿鹿说:白唇儿,这是我的新朋友,叫大庸。

    白唇儿鹿瞧瞧大庸,把头扭开了。

    大庸看出这是什么态度了,很不开心,它讨厌我。

    小虬解释说:它没见过别的人,只认识我和妈妈。你送一件礼物给它吧。

    大庸便折了一根嫩蔷薇递到白唇儿鹿嘴边。白唇儿鹿嗅了嗅,扬起头,不理会。

    小虬说:它性格挺好的。今天是怎么啦?

    大庸说:我想起来了,在动物园我用玩具枪打过它的同类,是梅花鹿。它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啦?

    大庸是无意中说起了这件事,但白唇儿鹿听见了,抻了抻脖子。

    小虬翻译说:它说是为这个。你认个错吧。

    大庸说:真是神了,它是怎么知道的呢?喂,白唇儿,我太喜欢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