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章 最新最新遭遇(1)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育才小学收发室飘来蓝色三角信封是第一大新闻。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肯定要算第二大新闻了。时间也是早上,跟收发室飘来蓝泡沫的时间差不多;地点,不是收发室,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新闻跟木木有关。

    木木这天早上做了个噩梦,所以破例起了个大早。一看时间,才五点,闭上眼睛想接着睡,但刚闭上眼睛还是看见大庸的脑袋往外流血,太恐怖了。觉睡不成了,吃点早餐,木木上学了。走在空旷的大街上,木木第一次发现天底下还有比睡懒觉还好的事情:空气清新,街道干净,路灯上还有不丁点儿的鸟儿跳来跳去的。

    木木早早走进学校,有两个来值周的学生以为认错人了。喂,你是木木吗?不是他表弟吧?木木不耐烦了,谁不想进步啊!我也想。木木把刚才跟妈妈和爷爷(背头校长)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妈妈和爷爷也对他的早早起床怀疑过。

    第二大新闻出现在领操台旁边的旗杆上。目击者是木木。

    一路上,木木一直在想大庸的脑袋为什么会不停冒血,难道逃学途中遇见了血案?要是那样可太激动人心了。不过,木木对大庸独自行动越来越不满意。这时木木走到旗杆下面了。他脑袋怎么就冒血了呢……木木忘不了梦里面大庸的悲惨模样。喂,帮帮忙。没错,这是大庸的声音。木木浑身抖了一下。因为大庸脑袋冒血的模样正在他眼前晃着,正晃着他还说话了,多吓人。

    你怎么搞的……太惨了。木木没找到大庸的影子,现在他几乎又回到梦境里去了。

    喂,往哪儿看?在你头顶!大庸有气无力的。

    木木先把眼睛闭上,摸了摸头顶。什么也没有。他以为会摸到血。

    往上看,怎么这么笨呢?看我爬得多高!

    木木这回才发现大庸--大庸的衣领挂在旗杆顶端的铁环上!大庸的头上没有血,但乱蓬蓬的,好像挂着草。我们知道,这旗杆可不是他大庸能爬上去的,除非猴子。但大庸混到这地步了也没忘记吹牛。

    但嘴里不想轻易承认,你下来吧。我都看见了,你跟别人吹牛时我证实一下就是了。下来吧,别那么挂着了。别为了吹牛把命搭上,不值得。木木在想他是用什么办法把自己发送上去的,不简单。不会是用了炸药吧?

    木木自以为完全明白大庸的心思了,但大庸还是不肯下来。因为他真的被挂住了,这个不体面的事实五分钟后木木才相信。木木便跑进体育用品仓库,浪费很多智慧才拽出一枝标枪,然后扛着冲向领操台。大庸见这阵势吓得连连摆手:别跟我动粗!那可是真家伙!

    木木说:我不想害你。木木爬上领操台,高举标枪,挑了大庸的衣领一下,还真给挑开了。大庸一从铁环上脱离,便抱住旗杆哧溜一了,像没了力气的猴子,一落到底。

    大庸千恩万谢,说下辈子也忘不了木木的救命之恩。

    木木不信大庸的甜言蜜语,他问:谁把你挂上去的,是不是肉干厂的小老板干的好事?

    大庸坐在领操台上,还沉浸在刚才不明确的经历里:别提了,像场梦。他喝了小离的蓝色果汁,记忆力发生了紊乱,把在那里的经历当成了梦境。大庸自言自语:我怎么总梦见那个叫小虬的小孩。我们好像一直是好朋友。

    大庸不明白的是自己睡觉怎么会越睡越高竟到了旗杆上。平时不睡觉时硬爬也爬不了那么高啊!

    木木见大庸精神恍惚,很担心他的健康,大庸,你是不是吓着啦?木木又抬头看了看旗杆,那个坏蛋把大庸挂得实在太高了,想捧人也没这么狠的?

    平时好迟到的两个淘气鬼成了最早到校的好学生,比小兰来得都早,这事本身也算新闻啦。不过同样是来得早受到的待遇可不一样。班主任老师在晨读时间把木木狠狠表扬了一顿,一高兴把英语都用上了。木木想,下一个挨表扬的该是大庸了。但大庸却被伪老师叫出了教室。看样子对大庸的表扬在私下进行了。

    大庸和Yes老师站在走廊里交谈。为了不影响学生晨读,老师尽量压低嗓音跟大庸说话。大庸也明白,挨表扬以前得把逃课的情况说明一下。不过大庸实在讲不清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只好如实讲讲真实的感觉,简直是场梦……我跑到领操台旁边,遇见背头校长了,之后发生的事就是做梦了。哎?我快忘掉那些事了……最后我被挂在旗杆上。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木木的救命之恩,老在那儿挂着可太丢人啦!

    老师平静地听大庸讲完,说:我相信你讲的神秘故事,但是你还得把它再跟校长讲一遍。大庸同意了,实话实说,这有什么呢!大庸刚站在背头校长面前时有点语无伦次,但讲着讲着思路又清晰了。

    背头校长眯着眼睛听大庸把经过讲完,并没有放过大庸。背头校长比老师狡猾多了。按你说的,你是在领操台上睡着了?大庸赶紧补充:也可能是挂在旗杆上睡着的。我醒时就挂在那儿。

    背头校长问:你说说是谁把你挂上去的。大庸如实说:反正当时就你在场。背头校长说:我没挂!我去那找了几圈,没看见你。

    大庸说:我在旗杆上呢,你没往天上看吧,你想找我光在地上找不行的。

    背头校长发觉自己正陷入荒唐的语言游戏,不谈了,让大庸写一份关于逃学的检讨。大庸无可奈何,原来有些实话并不一定容易让人相信。他答应了背头校长的请求。

    临走,背头校长没收了大庸衣兜里一些破烂东西,什么水果刀啦,橡皮鳄鱼啦,还有一颗蓝色果子。大庸看见蓝果子隐约记得它有些特殊用途;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背头校氏指着蓝果子说:瞧吧,女孩子喜欢的果脯你也喜欢?背头校长这么一说大庸说啥也不再要了。大庸可不喜欢像女孩子那样没事做便吃东西玩。

    还是Yes老师有度量。大庸的应酬结束以后他还是表扬了大庸,说不管怎样,今天来得早,没迟到,应该表扬、希望以后保持这个好状态。大庸又感动了。换谁都能感动。放学后大庸知道还得过爸爸的审判关。大庸懒洋洋蹭到门口,见门上留了个字条,是爸爸写给他的。

    大庸,著爸出差,惠猓多天对田耒,猓箱籽免。族舍辽本谂伐打电该。达令伪等,哉们迻个电馁,饬馎铪族谇洧楚!

    梦境中的小虬和小离

    一个人在家,夜晚会恐惧,但也非常自在啊!可以带木木来大闹一场了,否则没法轻松熬过下午和晚上。大庸回家第一件事应该是给木木打电话。大庸到裤兜里摸钥匙,没有。大庸找遍衣兜和书包……开门的钥匙不见了!

    大庸隐约记得他的钥匙是掉在一片草中,但他捡起来了。再说那似乎是梦中的事情。大庸现在的生活被那个模糊不清的梦境彻底扰乱了,他说不清哪些事情是现实里发生的,哪些是梦境里发生的,两者的界限完全混乱了。

    但丟失钥匙这件事可能是真的。大庸踢踢坚硬的防盗门,他可能要去木木家睡觉了,或者去姑姑家。但这两处大庸都有顾虑。在木木家容易遇见背头校长,有时候他去木木家教育这个不太听话的孙子,他不想一同上课。姑姑家呢太不自在,她会留双倍的作业给他做的。

    大庸拿不定主意,便敲了敲不可能自动打开的门。

    砰砰!谁料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了,门吱呀一声开了。大庸心想,敲错门了,刚要逃走,门里已经探出一个小脑袋来,说:大庸,走什么,进来吧!是小虬!

    大庸闭上眼睛用力拍脑门,自言自语:我怎么又梦见你了……你帮不上我,我就算进去了明早上一觉醒了也是睡在操场上。

    小虬把门推开更大的缝儿,进来算了,还让我怎么帮你?门打开了,真的!

    大庸相信那个跟小虬和小离有关的梦境又来安慰他了,他可不信那些虚幻的东西。

    我钥匙丢了,大概丢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