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章 顽皮小虬,荒唐事(1)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目前,小虬还不想从杆子上滑下来,他想先观察观察下面的情况再说。他还不知道下面的几个孩子会怎样对待他呢。小级对这里的孩子印象还不错,但那毕竟是从大庸一个人身上得来的结论。不过小虬清楚,刚才的所有不愉快都来自大人。

    所以小虬不想马上滑下来,并不是恐惧,他希望先得到别人的注意。

    有个小孩发现小虬了。

    再不发现的话小虬都在杆子上挂腻味了,像妈妈晒的鱼干儿似的多没劲。现在该有新鲜事发生了一只见那个小孩大叫一声,喊道:快看看,有个小孩挂备旗杆上了!像个死孩子!

    这话小虬可不爱听,他咳嗽一声,以此证明自己是活的,不是死孩子。

    那个小孩果然换了说法,喂,看看,旗杆上挂着一个会咳嗽的死孩子!

    可见小虬遇见的第一个人是笨小孩,喂,我不是死孩子。我会说话,听见没有?

    那个小孩把头向后仰着,不怀好意地笑了:你真行,怎么爬上去的?

    这时候又有别的孩子听说这边出事了,纷纷围上来。但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好像对小虬挂在旗杆上这件事不感到新鲜。他站在后面,瞄了一眼旗杆顶端,说:大庸!下来得了,别老干这种事啦,再干可没人当新鲜事了。

    别的孩子正兴奋着,这话谁都没在意,但小虬可听见了。小虬低下头问后面的那个高傲的家伙:你认识大庸?

    其他几个孩子都说认识,站在后面的家伙仔细看看小虬,自言自语:哦,看错了,不是大庸。

    小虬焦急地恳求他们:帮我找大庸来,我是他朋友,迷路了。风把我卷到天上,这根杆子挂住了我……小虬想一口气把自己的来历说清楚,他现在太希望别人了解他啦。这群小孩看样子不坏。

    站在后面的高傲家伙早挤到旗杆下面,他望着尴尬的小虬心想:自称是大庸的朋友。大庸可真绝了,净交些爱吹牛的朋友,把牛皮都吹到天上去了!他对小虬说:喂,我也是大庸的朋友,先别说自己会飞,你要是敢从旗杆上跳下来,我就服你了。

    小虬也不傻,他学会跟对方讲条件了,你要是把大庸找来我就跳给你看。小虬继续在旗杆上挂着。

    这个高傲的家伙说你等着,然后飞快地去找大庸。这节课是体育活动课。这里是育才小学的操场。去找大庸的高傲家伙就是木木。小虬不认识木木,在这之前他只认识一个大庸。

    木木气喘吁吁把大庸从花圃那边找来了。大庸这几天对植物感兴趣儿他一直在找他梦见过的那块生满植物的地方。他也知道那块花圃不是,不过它有点像那块地方。有点像也是很好的啊!大庸正沉浸于冥想之中,木木跑来了,他告诉大庸他有个朋友,像他一样也挂在旗杆上了;还嚷嚷着叫他过去,可能要跟他比赛。大庸一听,不服气了,叫喊着跟木木朝领操台跑来了。

    几个孩子见大庸来了,喊道:让开让开,大庸来了!

    小虬看见了大庸,大庸认出了小虬。大庸莫名其妙,喂小虬你怎么从楼里逃出来的?

    小虬手一松,从旗杆上轻轻落下来。全场一阵喝彩声。木木几乎五体投地,连大庸都觉得脸上有光:他的朋友身怀绝技!

    一阵春风现在又从两幢楼之间冲出来,跟进了育才小学操场。小虬正要给大庸和别的伙伴讲自己的委屈事,也没注意到风又跟来了,所以再一次被卷到空中。小虬都有点烦了,放我下来!我玩够了。还好,这阵风很快就过去了,把小虬又送回到地面上。伙伴们气喘吁吁跟上来。小虬本来要开口说话了,可再一看面前的几个伙伴,他们都傻呵呵瞧着自己,嘴巴大张着都闭不上了一一他们都做梦了,梦见了同样一件事:那个小孩刚才真的飞起来了!大庸自言自语:做这样的梦可真好。

    小虬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别做梦了。下一步我们玩什么?

    小虬上学了

    本来,这节体育活动课玩得非常开心,可是哨子吹响了,哨子吹响的意思是要自由活动的同学回教室集合。但领操台旁边这几个谁也不愿意立刻回去集合。特别是大庸,他得先把小虬安排好啊,不能再让小虬一个人留下了。几个人正磨磨蹭蹭的,木木还在向小虬请教轻功方面的技巧问题。谁也没注意背头校长已经来到他们身后。他坐在二楼的办公室里,早就注意领操台旁那几个在伸胳膊蹬腿的男生了。背头校长是一位又认真又胆小的校长,每天不找个学生批评一番他就担心学校的纪律会出问题,心里就不踏实。操场上的集合哨吹响了,背头校长往领操台一看,机会来了。恰好一上午没批评学生了,他正好去找那几个懒得回教室的家伙谈谈纪律问题。一分钟后背头校长赶到现场。背头校长语调不高但很有杀伤力:集合哨是做什么用的?

    背头校长在背后一说话,几位小违纪分子做贼心虚,浑身都抖了一下,都明白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大庸跟背头校长打过交道,也敢称老朋友了,大庸说:校……校长,您好!

    背头校长提高了声调,用不是对待老朋友的口气说:我不好!你们不遵守纪律我能好吗?回教室集合!

    大庸觉得自己在新老朋友面前丢了面子,脸涨得通红通红。木木最识时务,他了解爷爷,走吧,别惹校长生气了。总生气身体会生病的。

    领操台旁只剩下了小虬。大庸一边慢腾腾走开一边跟小虬挤眉弄眼,意思是让小虬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一下课他来安排他。小虬哪里明白大庸这套暗语。不明白就直接问呗,你说什么?

    大庸不敢直说,也不敢停下脚步。但背头校长发现了这个无动于衷的顽固分子。他可真生气了:你哪个班的?太不像话了!小虬说:我……

    背头校长叫住大庸:把他领到教室去,今天我先不处分他。

    大庸折回来,站在背头校长面前,他不是,他背头校长不耐烦了:不去集合就去校长办公室!

    大庸宁可带小虬去教室集合。在这个世界上他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最不愿去的地方是校长办公室。他拉上小虬朝教室走去。小虬只觉得这个头发亮亮的大人太不友好,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友好,他似乎非常霸道。不过他很愿意跟大庸走,大庸不会带他去不开心的地方。

    班主任Yes老师提前把同学们集合回来也不为别的事,他怕他的学生们玩过了头,不愿意上他的英语老师见大庸带来一个陌生的小孩,拦住大庸。这必须得问清楚。老师非常尊重背头校长,他经常要求自己按背头校长的思路去教育学生,但他总是做不好,一做就走样子。

    把你的朋友留在外面。Yes老师尽量用严厉的口气说。

    校长让他来教室上课。大庸有理有据。老师正怀疑大庸这话的真假,木木和其他几个学生七嘴八舌证实校长确实这么说过。Yes老师便相信了大庸,哦,新转来的学生!

    别怪Yes老师的判断力太低下,换了谁都能得出这个合情合理的结论。

    Yes老师这么一说,大庸兴奋地说:Yes。

    小虬眨眼间成了新转来的学生。小虬也不管刚才的对话对他以后的生活会产生什么影响,他没反对他们的说法。大庸在后面找来一对闲置的桌椅放在自己座位旁边,一按小虬的肩膀,让他坐下。小兰往一侧闪闪空出点位置,小虬也没说别的,挤进来往椅子上一坐,还学大庸的样子双手一背挺直腰板,完全像一位训练有素的学生。当然,在这间教室里,小虬显得有点小,小得不值一提。不过没过五分钟,各座位之间一咬耳朵一嘀咕,差不多所有的学生都知道了小虬的不寻常之处。也就是说他比大庸还有一套。这个班级从今往后要产生新的气氛了,而这新气氛肯定跟这个新转来的小男生有关他将充当比大庸还重要的角色。

    音乐课的新学法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