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章 顽皮小虬,荒唐事(2)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现在大事不好啦,他溜达到这间正在非法上音乐课的教室门口了。里边的声音太奇怪了,连鼓掌声都有节奏了。背头校长预感到他又有重要的工作要处理了。他就是这么一个负责任的校长。

    哆咮咪老师首先受到了背头校长有分寸的批评;又因为馊主意是小虬出的、大庸是第一个配合的,背头校长请他们到学校东北角的花圃里,罚他们拔这里的杂草。背头校长宣布决定后还在担心这处分可能太重了,可哪里知道,小虬和大庸都喜欢来这里受处分。特别是大庸,他总感觉这地方很像在梦里见过一样。

    他们蹲在花圃里拔啊拔

    蹲在花圃里拔草,比闷在教室里上课有趣儿。大庸说:我梦见过和你在另一个地方玩,那地方很大,也长着花草……别提了,现在也是在做梦,你在我做的梦里!

    小虬不打算再瞒大庸,大庸,不是做梦,你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大庸有点吃惊,把一棵草拔出来扔得远远的。

    我倒挂在你的吊床上荡秋千也是真的……喂,我想起不少事情!大庸的记忆恢复了很多。

    小虬知道小离喂给大庸的蓝果汁可能失效了,是真的,我发誓没骗你。

    不过大庸很快又放弃了恢复正常的记忆,他摇摇头,还是不完全相信,其实那是做梦,现在也是。

    小虬说:现在不是。

    大庸索性不拔草了,让我检验一下。

    小虬也不拔草了,怎么检验?

    大庸狠了狠心,打我一个嘴巴,狠点!

    小虬有顾虑,我下不了手,再说了,这办法行吗?

    大庸说:假如现在是做梦,你打疼我,我会醒的,我一醒你就消失了。

    小虬觉得大庸说得有理,他伸出手在大庸脸上打了一下,不太响亮,比不上拍肚皮响亮。

    大庸说:不行,醒不过来,你用点力气,疼了也不怪你。

    小虬狠了狠心,抡起胳膊,但手搫落在大庸脸上时还是轻轻的。大庸对这效果不满意。小虬说:主要是我不恨你,你得做一件事让我恨你。我恨你了,打得才疼。

    大庸想了想,从一棵草上摘一颗果子给小虬,吃吧,很好吃。

    小虬放到嘴里吃了,嘴角抽搐了一下。

    大庸说:它是酸的。我骗了你,你还不报复我?

    小虬无可奈何地说:碰巧我喜欢吃酸果子,我现在感激你呢!恨不起来。

    大庸没信心了,想让一个人恨也不容易啊。干脆自己打自己一个耳光算了。大庸出手时很用力,一落在脸上力气却又都跑光了。

    两人正为打嘴巴的事烦恼,背头校长又悄悄站在他们身后了。他溜达到花圃里来了。见两人工作没有多少进展,相反,那场面惨不忍睹。他愤怒了,准备开除两个不听话的小东西。为什么呢?瞧瞧吧,背头校长做的决不过分刚才大庸和小虬商量如何打嘴巴时,有时拔的是草,有时拔的是花。

    小虬不明白又发生了什么。他看出来了,这位背着手的大人一出现在身后就会出点意外的。小虬问大庸什么叫开除。

    大庸说:不许我俩再上学了。大庸用脚碾一根草……

    小虬自言自语:我刚上学才半天就不让来啦?小虬还是有点委屈,他上学的兴趣儿正浓哩!大庸小声告诉小虹:你该高兴才对。小虬说:我不知道。

    并不高兴

    大庸跟小虬不一样。大庸从前一直希望有一天被背头校长开除,开除以后的生活一定比想象得还要好。

    现在如愿以偿,被开除了。背头校长做出这个决定后两个从前的学生只能看见他的后背了。现在逃学是合法的了,没人管的。这是校长同意的,谁敢管!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离开这个地方,到外面去,外面有大街,有动物园,动物园有头脾气不好的黑熊。买点儿干粮给它送去,也许它一感动就成了朋友……

    不过,大庸有个不太好的感觉,这是他根本没想到的开除,不像他过去憧憬的那样快活。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高兴。努力啊!高兴点!大庸只努力两下就崩溃了。大堤崩溃的结果当然是淌水了,两股水哗哗从大庸眼睛里流出来。大庸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

    小虬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哪有高兴成这个样子的。

    你说,你是高兴的。大庸只是快速地点头,像饿了三天的喜鹊在啄草地上的种子。这场面小虬在家乡才见过。小虬也有怀疑,大庸,你好像不高兴啊?大庸还是像喜鹊一样点头,表情非常古怪。小虬想,也许这里的人们一高兴就成这副样子了。小虬用手捅捅大庸,大庸,你保重……大庸嘴里答应着,眼睛却盯着背头校长的背影追上去。下面是他跟背头校长的对话,小虬也跟在后面追上了,他听得一清二楚:校长,我错了,我把花当成草了,不是故意的。留下我吧……大庸的声音细得像草丛里的蚊子。

    你不是不喜欢学习吗?也不喜欢学校!背头校长的口气像刚才一样严厉。

    我喜欢。以前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心里话?背头校长表示怀疑。这孩子从前说过不少这个学校的坏话,还给他取过绰号,据说叫背头校长。

    嗯……大庸开始抽泣了,现在连鼻子里都要流出水来了。

    背头校长弯下腰,仔细看了看这个孩子的哭相,不像装出来的。他得小心上当。

    我想留下你,可是我得查查文件,看看刚被校长牙除的学生,他还有没有权力再把他留下……

    背头校长从上衣兜里摸出一个本子,不紧不慢地翻着。大庸焦急地等待着……

    本子上写着,可以再留下你。你又是育才小学的学生了……我挺激动,因为这是我亲自宣布的!这个决定应该由班主任通知你才对。

    太好啦!那小虬呢,小虬也留下呗?

    不行。他根本没哭,这说明他不留恋这所学校。

    小虬确实没哭。他还不懂得这所学校对他有多么重要,再说他不可能长期留在这里。对这个小虬心里有数。

    小虬没恳求背头校长留下自己。于是大庸留下,小虬被开除了。这恰好跟当初是一样的。不过大庸刚恢复育才小学的学生身份,放学的铃声就拉响了。大庸只好遗憾地背上书包,去花圃里找小虬一起回家。他很想多在这所学校磨蹭一会儿,哪怕一分钟也行。

    小虬见大庸这副样子,索性陪大庸多呆了两分钟。两人蹲在花圃里,只是两手离花草远远的。

    小虬突然对大庸说:明天我还想来这地方。有些东西,不管当初多么不喜欢它,一旦要失去了,还是觉得惋惜。看样子这句话确实不是废话。

    大庸特别理解小虬现在的心情,明天早上我俩找背头校长,他要是不答应,我俩就坐在他办公室里哭一上午。

    小虬说:是个好办法……

    蓝果子

    大庸带小虬回家,走的是一条窄街,窄街里没有像样的蛋糕店和大酒店。有一家小小的文具店是大庸经常光顾的。有一回他还在那里买到了电子宠物。大庸跟小虬说了一会儿电子宠物,小虬一句也没听懂,大庸也就不说了。大庸改说有一天早上他在文具店门前遇见一条黑色的小狗,小虬听得兴趣儿十足……

    小虬一旦发觉自己是在一条肠子一样细的窄街里走,全身都不自在。所以一缕风刚刚吹过来,小虬就跃起来,到了半空中。大庸正说不清身边小虬的去向,小虬已经在他头顶飞行了。

    天啊!大庸内心里跃动着难以忍受的飞行欲望。风过去以后,小虬不肯落回到窄街上,他抓住一根电话线,让自己飞起飞落在街旁的一排屋顶上。街旁是一排小楼,那上面比街道上宽敞多了。小虬在楼顶上行走,心情好多了。大庸的心情可糟透了。小虬在楼顶上走得又轻又快,他努力了好几次,只跳起巴掌那么高,连文具店前那条黑色的狗都不如呢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