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章 忙碌的夜晚(1)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还是得说现在发生的事儿。现在大庸发觉天已经黑了,动物园里各种鸟兽的啼叫也停了。有时。一只鸟还鸣叫几声,不过听起来更像说梦话了。

    大庸对小虬说:今晚我们在这儿露营吧,四周全是鸟兽,就像睡在森林里。

    大庸说这番话时想象着真正的森林,表情也就痴迷迷的。小虬不屑一顾:我和妈妈常在森林里露营,森林里没有笼子。有一回我和妈妈在树上搭了个窝棚。第二天早上,妈妈怀里趴着一只小松鼠,松鼠还赖着不走了,差点成我的弟弟。可过了两天,它又连再见都没说就没了影儿。我还真想它呢!

    大庸只好承认,这地方并不像森林。小虬说:一会儿我进笼子里跟他们睡在一起。

    小虬开始喊妈妈了。大庸有点忌妒小虬和黑熊的友谊。他早看出来了,黑熊对他还有戒备心理。

    小离不同意他们在动物园露营,她发现这里的人们没有露营的习惯,她得为大庸考虑,不管大庸想怎么样,她都要离开了。她答应黑熊,明天还会来陪它。黑熊眼巴巴看着小离。

    去吧,拿点火,把我烤成泡沫。小离站在笼子里,口气很坚决。

    其实大庸还没亲眼见过小离和小虬变成泡沫的全过程。如果能看见这个,不在动物园露营也行了。大庸改主意了。

    小虬知道怎么办才能顺利让妈妈出来。需要一些干柴。小虬说。这让大庸为难。这个城市太干净了,大街上可以燃烧的东西几乎找不到。大庸第一次接触柴这个词,它在这里实在太陌生了。

    干柴被小离轻易解决了。黑熊送她一些谷草,它同意小离走了。小离把干燥的谷草从笼子里递出来。这就是干柴。

    大庸心花怒放,他们可以在动物园里开篝火晚会了。要是多来几个同学就更好了,比如木木他们,最好再来几位女生,比如小兰也可以来。女生围着篝火跳舞,一定会发出刺耳的尖叫。有了尖叫,气氛也就有了。

    大庸决定出去采集火种。小离和小虬以为要费不少力气才能采集到。但不一会儿大庸就回来了他在动物园对面买了一个打火机。

    开始吧。大庸汗淋淋地站在干草旁边。小虬,你躲远点,你没必要无故变化一次,那对你的身体没好处。小离提醒小虬。

    小虬走开了。离干草有十几步远了,小离让身子紧靠笼子贴近干草,好了,点燃它吧。

    火燃烧起来了。黑熊在笼子里不安地走来走去。这就对了,野兽往往都怕火的,所以探险者在森林露营时都点燃一堆火。篝火把小离的脸映得金灿灿的,整个笼子也在火光中一跳一跳的。

    大庸问小虬:我的脸是什么颜色的?

    小虬回答:红色。大庸喜欢这颜色,他兴奋得在篝火旁走来走去,还叫小虬走近些,一起跳个舞。小虬摇摇头,拒绝了大庸的邀请。而这时,小离的身体倚在笼子上,双腿好像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了。最初,小离的双手是握住笼子的,渐渐的胳膊丧失了力量,最后垂落下来。

    大庸不跳了,呆呆望着变形的小离,阿姨,用不用叫医生来……

    小离想摇摇头告诉大庸不思,可是头刚刚一动,便歪在肩膀上,再也不能动一下。为了不让这个一无所知的孩子紧张,小离只能尽力给他一个轻松的微笑,因为这用不了多大力气。你会不会记住:不用多少力气,就可以给别人一个微笑呢?

    小离的表情大庸看见了,可是还放心不下,您是不是很难受的?

    这回,小离连送给大庸一个表情的力量也没有了。猛地,她倚在笼子上的身体彻底滑落下来,整个瘫软在笼子里。黑熊蹲坐在旁边,喘着粗气,它认为它的好朋友出事了!

    大庸的心跳得飞快:小虬,过来看看,你妈妈可能不行了。大庸被面前发生的变故搞得手足无措。本来他知道火一点燃小离会发生变化的。但一旦这事故出现在眼前大庸还是慌了。

    小虬告诉大庸:很正常,一会儿她就是一团大泡沫了,完了大泡沫化成小泡沫。等小泡沫飘出笼子,妈妈就完全出来啦!

    大庸这才冷静下来。是啊,本来,他是知道的,小虬刚才给他讲过的。不过他担心事情不像小虬讲的那么顺利,要是小离化成泡沫以后永远是泡沫变不回来了可怎么办?大庸毕竟第一次目睹这个全过程啊!

    这时小离已经完全脱掉了人形,她几乎是一团大泡沫了。

    泡泡儿去旅行

    大庸趴近想仔细看看小离变的泡沫,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喂,你们干什么?我要报火警啦!一个老头儿出现在篝火旁。谁让你这么干的?大庸像没听见一样,盯住那团泡沫一它已经飘起来了。这回大庸绝对能肯定他正经历的事情不是在梦中了。

    大庸指着泡沫给老头儿看,看,它飘起来了!老头儿把老花眼瞪得大大的,但他只看见笼子里坐着一头黑熊。小孩,你可别吓着它,吓病了要花不少钱治呢!老头儿三脚两脚把火踩灭了。与此同时,大泡沫升到笼顶,然后分成无数颗小泡沫,飘出笼子。

    大庸抬头盯住那些闪着银光的小泡沫,不放心地问:阿姨,你真没事吗?

    大庸侧耳听着,有个微弱的声音在说:我很好……没错,这声音是小离的。

    见大庸和小虬盯住天上看,老头儿也抬头往天上瞧,他猜天上一定来了特殊的东西,听说天上有时来不明飞行物。只是他没看见任何不正常的东西。揉揉眼睛再看,还是什么也没有。

    这时大庸和小虬已经随着那些小泡沫出了动物园。老头儿再想抓他俩时他们已经走在大街上了。老头儿揉了揉又酸又疼的脖子,自言自语:嘿,让两个小孩给耍了!

    那时,黑熊正在掉眼泪。它一夜也没合眼,在宿舍外蹲了一夜。它是亲眼看见它的好朋友在眼前消失的。她说过没事它也听见了,可还是放心不下啊!

    详细过程

    后来,所有的泡沫没有了走向,四散飘去,一个一个在大庸视野里消失了。

    大庸望着被几幢高层建筑切割成碎块的夜空,对小离的未来还是不放心,问小虬:你妈妈真的能回来吗?

    小虬确信没问题,别担心了。我们先回家吧。妈妈可能得先回家乡一趟然后再飘回来。

    大庸不明白,家里有事啦?门忘锁了吗?大庸想当妈妈也真不容易,到处跑来跑去的。不过有个妈妈也许挺好的,就算丢了钥匙也不怕进不去房子,她那里一定还备有一串的。

    小虬解释说:她回家没事做。反正得先回家一趟才能再返回来。多麻烦。

    没办法,我们不管去哪儿,总得经过家里才能完成。大概是这样的。

    家就像车站,必须经过?对,我叫它小炉灶车站!小虬说着说着拉上大庸快跑起来,快回你家吧,妈妈要是返回来,我们帮她一把,她可能在阳台上。

    大庸不怀疑小虬这些话,三拐两拐,到家了。打开房门,阳台上果然正在聚集泡沫。小虬说:她回来了,真快!泡沫越聚越大,它可能带了磁性,正把附近散落的小泡沫也吸引过来。小泡沫一旦贴在主体上,便马上展开了消失了,成为大泡沫的一部分,同时发出轻微的爆破声……

    大庸仔细看着这个奇妙无比的演变过程。大庸还在想梦与现实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次小虬出现在阳台上时差不多也是这样的,还有那枚三角形的蓝信封,旷野里的草棚,秋千,挂在旗杆上的感觉……不都是梦吗?不过现在大庸对几天来做过的梦都产生了怀疑一一那一切可能真正发生过,只是自己不肯承认才把那些美妙经历当成了梦境。

    唉!谁能说清楚呢?梦一现实,现实一梦,它们相距有多远?

    大庸,快拿盆凉水来,像从前那样!好哩!

    大庸不去想那些糊涂事情了。他蹦跳着去卫生间舀水。他也模糊记得凉水对那团泡沫的用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