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6章 忙碌的夜晚(2)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大庸说:这水是喝的,喝下去口里就不苦了。

    小离把水喝下去,口里果然不苦了。小虬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以为那东西是好吃的东西,也向大庸要。大庸告诉他那是病人吃的东西,他不能吃。小虬认为大庸小气,心里很不高兴,趁大庸不注意偷偷放嘴里一片儿。也学妈妈,嚼了,那样子很像女孩子嚼口香糖。嚼着嚼着小虬的嘴就大大地张开了,表情十分痛苦,不要啦不要啦!

    大庸很不耐烦,又去卫生间给小虬搞了一杯水。小虬喝了一杯水口里还是难受,于是反复喝水,总算治好了病。

    这回知道了吧?药不是好吃的东西。一个人要是不小心得了病,医生就发这种东西让他吃,惩罚他,惩罚他身体不好。大庸说。

    小虬望着小离:妈妈,我不想得病……

    小离说:咱不犯那错误。

    小离和小虬误以为病是一种错误。但这不怪他们,全是大庸误导的结果。

    热线电话

    大庸的作业险些写不完。大庸家的电话响个不停。

    最早打来电话的是木木。木木说很荣幸在电视新闻里看见了大庸,他想知道动物园那边的详细情况,比如结果怎么样,熊吃人没有。大庸便以一个目击者的身份详细介绍了当时的情况。木木却说:别瞎编了,人能跟黑熊成为朋友?我不信,黑熊不会同意的。大庸一再强调这是亲眼所见,大庸甚至都想把有关泡沫的事情讲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这可是个秘密啊。

    木木的电话刚断,又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大庸变得郑重其事,问您是哪位。原来是同桌小兰打来的电话,问动物园里掉进黑熊笼里的小个子阿姨怎么样啦,摆脱危险没有。大庸便又把他的见闻讲了一遍。小兰对这个结局表示满意,说:不错,很好的童话!然后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第三个电话打进来时大庸已经没兴趣儿讲得太细致了,反正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编的历险童话。第四个电话又响了,大庸蜷在沙发里已经懒得去拿话机了,但电话响个不停,成了噪音。大庸操起话机说:热线节目播完了!一听对方是爸爸。

    什么热线?是不是在跟同学聊天?大庸说:他们跟我请教点问题,我能不管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有学问啦?大庸说:今天下午……大庸不想告诉爸爸家里来了两位特殊伙伴,他们中的一个误入黑熊笼子,接着又变成泡沫飞了出来。他得为他的朋友保密啊!

    喂,别吞吞吐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真不知道这几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大庸如实汇报:也没做别的事情,主要是上学,放学以后主要是写点作业,看看电视。喂,爸爸,有一天我梦见自己变成泡沫飘走了,飘到另外一种地方,那地方长满植物……

    爸爸似乎想起什么,哦,从前我好像也做过那样的梦……泡沫,对,有泡沫!

    不过他们的通话很快被别的内容替代。你一个人行吗?你真没叫姑姑来陪你?没叫她来。你要是没给了电话,她现在根本不知道你出差了。将来我得一个人出去生活,不练练胆能行吗?对了,提前告诉你吧,将来我想独身,跟一个女人结婚这件事太俗气了,我想一个人去旅行……大庸这话显得少年老成。其实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大多数男人在小时候都立志独身或三十岁以后再结婚。当然了,往往是没等到二十岁就偷偷向一个女孩求婚了,一旦对方应允,便马上要酬办婚事,婚事刚结束便找一个有点品位的高人为自己的下一代预备有品位的名字了……别看大庸现在说得悲壮,将来一样无法免俗。

    爸爸想了想,告诉他:你不必想得太远,告诉我今天的作业写完了没有?

    纠正一下,现在减负了,不能叫作业。反正作业本铺好了,没有几道题。不用您老人家操心啦。对了,您什么时候回来?公事办得怎么样啦?

    大庸一问这个,爸爸口气很沮丧,不太顺利。哎,问这个干吗,快写作业。好了,我们都别废话了,再过一两天我就回去了,再见!

    蓝果子

    大庸懒洋洋跟爸爸说再见。大庸挂了电话以后小虬开始摆弄电话机。大庸呢,一边写着作业一边想向小虬和小离请教些问题。

    问题主要跟泡沫有关系。他们的交谈还算顺利,小虬把他们生活的秘密完全告诉大庸了,并且明确说出他去过那里,他看见的一切,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他离开的时候妈妈给他喝过一种蓝色果汁,蓝色果汁帮他忘掉了在那里的经历,所以大庸总以为那经历是在梦中。当时大庸走时把钥匙忘在草棚里,她和小虬估计这串丁丁当当的东西有用,便给他送来了,于是他们在大庸家中又相遇了……

    大庸简直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但这个故事确实跟他有关啊,再也不用怀疑了。我还想去一次……

    我说过你得先吃一颗蓝果子,完了变成泡沫飘过去。不过,我们的蓝果子只剩一颗了。小离说:别去了大庸,那里不适合你。你们想活下去得靠许多东西,电饭锅、公共汽车、电灯、钥匙,还得有那个东西。小离指着小虬正在玩着的电话机。

    提到蓝果子,小虬把大庸叫到卫生间,悄悄问他:我们什么时候把它从背头校长那里搞回来?大庸问:它真的非常重要?没它不行!

    天啊,当时我不该同意背头校长没收它!明天一定设法把它弄回来!

    大庸相信背头校长不喜欢吃零食。既然不喜欢吃零食就不必担心他会吃掉蓝果子了。要是被他吃掉他可要吓一跳的。他绝对不习惯让自己成为一个大泡沫飘来飘去的。就算去了小级的家乡,他也没心思荡秋千啊-他不在学校,那些淘气包子钯天捅破怎么办?他容忍不了。

    老天保佑,保佑蓝果子不被背头校长吃掉。

    大庸的梦

    大庸临睡觉的时候盘算明天该干什么。首先,设法从背头校长手里拿回蓝果子,办法嘛,极有可能是偷。一想到是要去背头校长的办公室盗窃,大庸有点兴奋。这个错误又够被开除一回了。所以大庸睡不好了,偷可太不体面了;另外还得陪小虬和小离去动物园看看黑熊,不能忘了它,它太孤单了。

    大庸失眠了,他能听见小虬和小离轻微的呼吸。

    大庸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那些沙发和椅子老老实实的,没有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假如它们开始活动了要不要叫醒小虬和小离呢?不叫醒他们,由它们活动吧,它们整天呆在那里供人坐着,晚上再不活动一下真要腰酸腿疼、得补钙了。客厅里还真的有了动静,声响好像来自那组老式沙发,咯吧……咯吧……难道它在活动自己的关节?

    大庸没感到恐怖。生命,各有各的方式,它们应该是动着的并且有自己的声音。

    大庸拉了拉被子,柔软的被子像一双手抚摸着他的胸脯……大庸睡着以后梦见一位女人。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看上去很熟悉。他的内心里温暖如初夏,他轻轻喊她妈妈。她微笑着答应了。大庸的心里一痛,流出泪来,泪水从梦里流出来淌在大庸头下的枕巾上,啪啪,有节奏,在寂静的夜里如山里的泉水迸溅。大庸想靠近妈妈,妈妈此时坐在洞口。一阵风吹来,她慢慢变成一团泡沫,随风飘散,无数颗泡沫在山谷里飞舞着。大庸用力喊妈妈!那些小泡沫一齐用力,发出微弱的声音应着。大庸的泪水大量地流出来,啪啪啪,枕巾湿透了。

    第二天早上,大庸醒了,迟迟不敢动一下。他怕一旦动了会忘掉妈妈的模样,所以要巩固一下才行。不过小离已经起床了,她基本上可以用这里的厨房为两个孩子做早餐了。早餐备好以后小离喊两头小懒猪起床但大庸紧紧闭着眼睛。起床啦起床啦!

    大庸的眼皮抖动着,小声说:等等,等等。

    可是没用,他必须离开那个泡沫飞舞的世界了。只一秒钟大门轰然关闭,她便离开了。大庸现在躺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