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7章 保卫蓝果子  泡泡儿去旅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小虬已经不是育才小学的学生,这一点可别忘了。但大庸可忘了,所以大庸背上书包要走时跟小虬还恋恋不舍的,盘算着自己一个人可能拿不回蓝果子。小虬却说:我得跟你一起去上学。小虬还想去上学。大庸恍然大悟,对啊,去找背头校长,恢复小虬的合法身份。

    走在窄街上大庸跟小虬商量要不要像昨天放学时那样,在房顶飞。小虬摇摇头,不敢再引人注意了,他担心自己被窄街上的人们捉住关进笼子,像对待黑熊那样。大庸不懂小虬的顾虑,那么好的身体条件,不在高处飞,偏挤在这么窄的小街里,多闷啊。两人的话还没说完,有一阵风钻进来,经过窄街182的压缩,狂得要命,一下把小虬卷到空中,弄得小虬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大庸最羡慕小虬现在的行走方式。他又蹦又跳,只抓着小虬的一只鞋子。结果鞋子抓掉了,小虬仍在空中飞,慌乱之中抓住一个楼角才算停住。

    风仍在刮。小虬不想那样走下去,提出要帮大庸背书包。大庸不明白小虬的意图,千恩万谢把书包挎在小齔肩上。这回,几斤重的大书包把小虬坠住了,他的脚下也踏实多了,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地面的硬度。这下,大庸无法再看小虬的飞行表演,想要回书包小虬不还给他了。

    有了书包,又不在天上乱飞,小虬看上去像正常的小学生了,连大庸都看不出他能跟泡沫有什么关系。小级的气质,看上去像一位学习成绩不错,不太淘气但偶尔有点小动作的扫地组长,既不像班长也不像学习委员。

    余下的路,大庸和小虬商量如何让小虬成为合法学生。大庸有个绝招:偷偷潜回教室,只要背头校长没看见,没人知道花圃里发生的开除案。这个问题解决得多容易。最难办的是如何把蓝果子从背头校长手里拿回来。背头校长不十分狡猾,可他的办公室也不能随便进啊,就算进去了也不能随便翻他的抽屉啊!就是他的孙子木木也不能跟他那么不讲规矩。木木给大庸背过一首他写的诗:木木是耗子爷爷是猫木木一见校长抱头就跑就这么两句了。总之木木在爷爷那里没有特权。木木是帮不上忙的。

    大庸叹了口气说:说不定我要受点委屈当一回小偷啦!

    小虬不愿意让大庸受委屈,认真地对大庸说:还是让我受委屈吧。

    两人争来争去,还是看不到希望一一小偷也不万能啊。背头校长有个不好的习惯。每次离开办公室都不忘记锁门,他防备那些淘气学生偷回他们的破烂玩意,什么钥匙链啦,电子宠物啦,明星卡片啦。背头校长准备在他们毕业时再还给他们。

    无聊的上午

    小虬顺利混进教室,他又是育才小学的学生了。他们都在想蓝果子。临上课时小虬突然神秘地趴在大庸耳边说:我好像有办法啦!但是保密。

    这句话害得大庸又是一节课不知道Yes老师在说什么。下课后小虬果然守口如瓶,坚决不肯说出来。之后大庸和小虬度过了十分难挨的上午。算算,课间休息只够去趟卫生间,再就是在走廊里溜达,操场上肯定呆不够,往往是一个游戏刚开始,就得准备结束了。所以课间十分钟每个学生都心事重重地做些小游戏罢了。用这么点时间去实施那么难的盗窃,肯定不能成功。

    不过大庸没闲着,他只身去背头校长的办公室门口侦察了两回,目的是确定一下他的抽屉是不是朝着门。透过门缝,大庸看见了他的后背。大庸正要看仔细些,背头校长的椅子咯吱响了一下,他站起来了。大庸撒腿就跑。

    背头校长把门带上,走出办公室。一出办公室就把双手背过去。背着手走路这是他公开露面时的形象,很像有公司帮他做过形象设计。

    这个上午,还有五十分钟时,几个学生围着大庸谈昨天的电视新闻,提到黑熊和笼子里的人。大庸参与了一会儿,不过他没有多少兴趣儿,他们对昨天那个事故太无知了,个个像没见过世面的学前班孩子,包括木木在内。无知吧又不谦虚,明明讲了真相他们又都不甘心承认那样的事实。午休时刻一到,大庸终于等到大有作为的时候了:他和小虬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背头校长了。

    大庸的小动作

    不过大庸拉上小虬先来到操场上,远远地观察背头校长的办公室。

    小虬着急了:现在就去得了。这件事没这么麻烦!

    大庸说: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这件事最好一步一步做,像大盗贼一样。

    大庸说着嘘了一声,把小虬按下去在领操台后面藏起来,自己跳上领操台向教学楼张望。背头校长的办公室在二层楼的第二个房间。大庸看了一会儿叹气说:早晨上学带望远镜来就好了。来不及啦!所以大庸把双手蜷成两个筒做了架简易望远镜观察那间办公室,那表情非常严肃。小虬在领操台下面只蹲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也学大庸制造了一架望远镜朝教学楼那边看。他真不明白用这种简陋的工具有什么意义。

    这时大庸说:我看见啦,背头校长背着手出来了。哎,下楼了!

    小虬从领操台后面站起来,他举着拳头说:我也看见了,可是我没用这个啊,也看见啦?

    大庸似乎不爱听小虬这句话,不耐烦地说:这个你不知道,我有点进视,不用这个根本看不清。什么叫近视?

    就是眼睛病了,看不清远处的东西。唾,要吃白药片?不用,要配架眼镜。大庸从领操台上跳下来,他走了,我们出发,靠近目标!

    小虬一见他那副又神秘又紧张的表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事,他真怕自己的办法用不上。这样一来,小虬也神秘起来紧张起来,他想,要得到蓝果子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木木与大庸擦肩而过。大庸那副表情和姿势他太熟悉了。自从班里莫名其妙转来这位叫小虬的学生,他这位叫大庸的朋友喜新厌旧已经不怎么理他了。

    喂大庸,又搞什么名堂呢?木木问。大庸正紧张地靠近他的目标,心里没别的防备,被木木的问话吓得不轻,差点暴露行动计划,我,我想去……卫生间。

    木木嘟囔了一句,他了解大庸,唉!连上厕所都摆出这副模样,他实在是无聊啊……

    木木悄悄跟在爷爷一背头校长身后,回家吃午饭去了。

    正午的阳光很热了。谁也没注意到,春天已经悄悄退出,夏天正在一寸一寸占据这里。不过小虬最先体验到了炎热,炎热已经让他浑身发软了。大庸,快点进楼里凉快凉快吧,我受不了啦!

    大庸抬头看了看天,他没觉出不适。但小虬对阳光敏感他也不奇怪。他全了解了,小虬和小离是娇弱的冰淇淋贵族,一受热就融化变形。

    大庸担心小虬化成泡沫,简化了进军程序,忙拉小虬跑进教学楼。楼里很凉爽,小虬又恢复了体力,但望着外面耀眼的阳光,小虬隐约感到了不妙。要是在旷野里,大约该到了妈妈带他迁居的季节了……

    午间的泡沫

    背头校长办公室的门锁着,紧紧的连个缝都没有。大庸怀着盗贼一样的心理,早早摆出了鬼鬼祟祟的架势蹲在门口。目前小虬还无法使用他的办法。他只是感到麻烦:好好的门为什么要锁上呢?

    问题是窗子也是锁着的。只有一扇小小的通风窗打开着,不过它太小了,只能通过大庸的脑袋,肩膀和别的部分只能卡在外面了。大庸急得团团转。现在他成了无能为力的小偷了。现在他总算明白想当一位成功的小偷也不容易啊。

    发现通风窗后,小虬知道,该是他拿出自己的好办法的时候了。

    小虬说:让我试试。走,跟我到外面晒晒太阳。

    大庸问:你受不了,你要变成泡沫的……哦,晒成泡沫飞进办公室?

    大庸猜着了一半,不全对。小虬刚刚被阳光晒软,还没化成泡沫,便对大庸说:行了,把我背过去,把我从小窗子塞进去。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没有阅读完,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