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章 渔夫和他的妻子的故事 (2)  绿色童话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非也,非也,”妻子不耐烦地说,“我希望我的权力无边无际,什么都在我的统治之下。快去找比目鱼,告诉它,本王要当皇帝。”

    “唉,老婆呀!”渔夫无奈地说,“你干吗要当皇帝呢?”

    “老公,”妻子说,“那你就别管了。给我去找比目鱼,我非当皇帝不可。”

    “啊,老婆,”他说,“比目鱼没法让你当皇帝。再说,这种话我也说不出口呀!常言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他绝对不会让你当皇帝的。”

    “放屁!”妻子大声喝道,“我是国王,你只不过是我的丈夫。我让你去,你敢不马上去?既然他能让我当国王,也一定能让我当皇帝。我一定要当皇帝。马上给我去!”

    渔夫只好去了。他心里十分害怕,边走边想:“这可不对。她的野心太大啦,居然想当皇帝。比目鱼肯定厌倦了她的要求。”

    这样想着,他来到了海边。大海已经变得混浊一片,只见惊涛拍岸,泡沫翻涌,海面上吹来阵阵狂风,让人不寒而栗。渔夫心惊胆战地站在岸边说:

    “王子变的比目鱼啊,出来吧!我的老婆伊莎贝尔又向你提愿望了,唉!我真是说不出口啊!”

    “说不出口你就别说了,咱回见吧!”比目鱼不耐烦地说。

    “别介!别介!”渔夫说,“唉!比目鱼,我老婆想当皇帝。”

    “回家吧,”比目鱼说,“她已经是皇帝了。”

    于是渔夫回了家。他发现整座城堡都变成了用抛光的大理石建成的宫殿,宫殿里到处都是白色的雕像和纯金的饰物。宫殿门前,士兵们列队行进、鼓号齐鸣。宫殿内有许多公爵、伯爵、男爵走来走去,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爵爷们个个一脸奴才相,他们殷勤地为渔夫打开了纯金的大门,渔夫进大厅,只见他的妻子正坐在宝座上,那宝座足有六尺多高,是用一整块巨大的金砖雕刻成的。女皇——也就是他的老婆,头戴一顶金光闪闪的皇冠,皇冠有一丈多长,上面镶嵌着无数珠宝。她一手握着权杖,一手托着金球,金球上刻着帝国的版图。宝座两边站着两排手拿钢戟的卫士,一个比一个矮,最高的是个七英尺高的巨人,最矮的只有一根小指头那么高。她的面前侍立着许多亲王和爵爷。渔夫悄悄走上前说:“老婆,你真的当皇帝啦?”

    “是的,”她说,“我现在是皇帝了。”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的老婆,看了一会儿,他说:“啊,老婆,现在你该知足啦!你已经是皇帝了。”

    “老公,”她说,“你还站在这儿愣着干什么?朕现在是皇帝了,朕还要做罗马教皇。快去找比目鱼!”

    “哎呀,老婆,”渔夫说,“你还想要啥呀?整个基督教世界只有一个教皇。比目鱼没法让你当教皇。”

    “老公,”妻子说,“我就要当教皇!快去!我今天就要当教皇!”

    “不行啊,老婆,”渔夫说,“我可不能向他提这个要求。这样做不对,这样太过分啦!比目鱼不能让你当上教皇的!”

    “放屁!”她怒不可遏地说,“既然他能让我当皇帝,自然也能让我当教皇。你马上就去找它。我是皇帝,你只不过是我的丈夫而已。你敢不马上去?”

    渔夫吓得够戗,只得去了。他感觉头晕目眩、浑身瑟瑟发抖,腿和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海边狂风呼啸,将大树吹得只剩光秃秃的树干;乌云滚滚,将白昼遮得如同黑夜一般。海中白浪涛天,远处的船只在巨浪中上下颠簸、时隐时现。天空只在中间露出一点儿蓝色,四周都是火红火红的,仿佛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渔夫吓得浑身颤抖,说道:

    “王子变的比目鱼啊,出来吧!我的老婆伊莎贝尔又向你提愿望了,唉!这次的愿望,我真是更加说不出口啊!”

    “她这次又想要什么?”比目鱼问。

    “唉!”渔夫说,“她想当教皇。”

    “回家吧,她已经是教皇了。”比目鱼说。

    于是渔夫回到了家,他看见一座大教堂矗立在那里,周围环绕着几座宫殿。朝拜教皇的人们将大门挤得水泄不通,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挤了进去。教堂里点着成千上万支蜡烛,他的妻子穿着金线织成的圣衣,坐在一个更高更大的宝座上,头上戴着三层金冠。宝座两边点着两排蜡烛,最大的像宝塔一样高,最小的小得像截粉笔头。她身边簇拥着许多教中的长老。普天下所有的皇帝和国王都跪在她面前,争先恐后地亲吻她的脚。

    “老婆,”渔夫看着她说,“你现在是教皇了吗?”

    “是的,”她说,“我是教皇了。”

    他站在那儿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感觉她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神圣光辉。看了一会儿,他说:“啊,老婆,现在你该知足了吧,你已经是教皇了。”

    但她像神像一样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于是渔夫又说了一遍:“老婆,知足吧,你已经是教皇了。人间没有比这更崇高的啦。”

    “这个嘛,我还得想想。”妻子说。

    说完后,他们就上床休息了。但女人还不满足,她的贪欲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她不停地想呀想,思考自己还能成为什么更有权势的人,但她实在想不出什么人比教皇更有权势。渔夫白天累得要命,因而他睡得又香又沉,但他的妻子却辗转反侧、前思后想,整整一夜都没合眼。日出的时候,她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的曙光,只见一轮旭日正从海平面上冉冉升起。她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哈哈!难道我就不能让太阳为我升起,让天下人都听我的号令吗?”

    “老公,”她用胳膊肘捅了捅渔夫的肋下,说道,“起来!去告诉比目鱼,我要当上帝。”

    渔夫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听这话,吓得从床上滚落到地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揉揉眼睛问:“老婆,你说什么?”

    “老公,”她说,“如果我不能让日月星辰听我指挥,让全天下人听我的号令,我就时刻不得安宁。”

    渔夫惊恐地看着他的妻子,浑身上下都在哆嗦。

    “马上去找比目鱼!我要当上帝!”

    “唉!老婆,”渔夫跪在她面前说,“比目鱼没法满足这个愿望的。他只能让你成为皇帝和教皇。我求求你了,知足吧!就当教皇算啦!”

    妻子勃然大怒,她气得连脑袋上的头发都竖起来。她狠狠地踢了丈夫一脚,大声吼道:“我不满足!我不会满足的!你到底去不去?!”

    渔夫只得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发疯似的跑了出去。海边已是狂风呼啸、地动山摇,许多房屋和大树都被吹倒了,一块块巨石从山上滚落海中。黑色的巨浪像山一样高,浪尖翻涌着白色的泡沫。天空黑得像浓墨一般,云层低低地压在海面上,空中电闪雷鸣,吓得渔夫肝胆俱裂。他几乎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了,但也只得声嘶力竭地喊道:“王子变的比目鱼啊,出来吧!我的老婆伊莎贝尔又向你提愿望了,唉!这次的愿望,我真是更加说不出口啊!”

    “好吧,她这次想要什么?”比目鱼说。

    “唉!”渔夫说,“她想当上帝。”

    “回家吧,她现在又坐在你们的小窝棚里了。”

    于是渔夫回到了家,教堂、宫殿、城堡、金银财宝、仆人……一切都不见了。他的妻子又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坐在了那间破破烂烂的小窝棚里。

    就这样,他们在小窝棚里一直住到今天。
qiduwx.com提示您,本章阅读完毕,点击进入下一章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